首頁 | 聯絡我們
 
 

         丹桂飄香      掬 誠

  漫步於庭院,閑坐在窗前,靜臥於床上,只要稍稍留意便可聞到陣陣的香氣 ── 清新、寂靜、莊嚴。隨著座談會的進行,一種似曾相識的感受再次湧上心頭 ── 忽然憶起去年曾有過這個感受,只是我沒有留意。那種味道很難形容,因為我根本不熟悉,似乎又感覺咀嚼不盡。可以肯定這周圍的空氣中都彌漫著安祥。

  每次參加座談會,既歡喜又緊張,總是硬著頭皮前來,仿佛乞丐進入皇宮一般,自慚形穢,又無處遁形,精神高度集中,生怕萌生黑暗的念頭。當嚮雲師兄說到「尊重、肯定、承當」的時候,我不禁吐舌 ── 自忖自身見識、眼光、胸襟、氣魄、生活能力、待人處事都差強人意,連一般人都不如,還常常自以為是,並非修行根器,若非嚮雲師兄慈悲,根本無法品嘗安祥甘露,又該如何「尊重、肯定、承當」呢?

  曾親見一位老師兄剛來的時候臉色鐵青,座談結束後面色粉中透紅,仿佛年輕了二十幾歲,於是內心不住讚歎「不用神仙真秘訣,直叫枯木放花開」;又有一次,蒙嚮雲師兄提醒,發現在座的一位師姐,變得容光煥發,真讓人歡喜。我也看到嚮雲師兄的臉色卻有一層揮之不去的陰雲,心裡一陣難過。我自知自身業障深重,每次座談會期間,都會在法相前祈請 ── 「  耕雲導師慈悲,暫時拿掉弟子的業障,以減輕嚮雲師兄的負擔」。此次座談會期間,在座的每一位師兄都容光煥發,而我也感覺臉上發燙;一位誠敬信具足的師兄更是面色變得如白玉一般,非常的莊嚴美好。座談會結束的前一晚,我發現嚮雲師兄面龐細膩紅潤,在燈光的映襯下極為好看,真的可以用「吹彈可破」來形容,內心不住歡喜讚歎。

  此次非常幸運,再次有機會和眾師兄一起陪嚮雲師兄散步。靜謐的夜晚,伴著草叢中蟲兒奏出的小夜曲,溫馨而美好。我記起了朱師兄的提醒,要特別注意此時的心態,反觀自心,空空朗朗。只是我為了避免妄念侵襲,太過緊張,習慣性的全身繃緊。此時,我嘗試放鬆自己,發現在嚮雲師兄的庇護下,妄念全無,仿佛可以全身心融入,真是太幸福了。

  「自覺是真實的道場」,該如何自覺呢?我真的很茫然,坦白的說,每次座談會期間做自覺,都有點濫竽充數,裝裝樣子。這次依然如此,在自覺時妄念紛飛而無法察覺,忽聞一物落地,「啪」的一聲,思緒突然停止,的確是「沒有憂慮,沒有恐懼,沒有思慮,沒有攀緣,遠離一切相對」。座談會結束後,我很難再有當時的體會,這才意識到強力自覺的重要性。

  明天就要啟程了,叩別嚮雲師兄,回房休息。步入寢室,明顯感到室內光亮,  導師法相似乎變得紅潤和生動,於是我肯定了此刻的心態,內心不住讚歎,遂放棄了立刻就寢的打算,在法相前頂禮、祈禱、懺悔、發願,然後站立在法相前,深情地凝望……。

  屢蒙嚮雲師兄加持,安祥在心中悄然升起,一時間歡喜踴躍。仔細思索,世間最美的詞句都無法形容當時的感受。隔了幾日,在聆聽安祥禪曲的時候,心弦被撥動 ── 「安祥禪曲是性靈之聲,是天使之歌,我們就是散播安祥的天使,心靈禁錮者的救星……」,我驚喜地發現,安祥禪曲正是對安祥心態最淋漓盡致的表達,對安祥最直接的讚美。當天,我翻出《安祥之美》的講詞,將對安祥的描述和讚美的語句摘錄下來,反覆閱讀。在無比幸福和喜悅的心態下,內心湧出這樣的詞句:

    請允許我以最誠摯的心

    讚美安祥

    請允許我以最熱烈的情

    擁抱安祥

    我的導師

    我的慈父

  踏上歸途,隨著第一聲電話鈴聲響起,我仿佛看到 ── 那熟悉的人、事、物即將席捲而來,將我纏繞、裹挾的萬丈紅塵。以前我只是鸚鵡學舌,說說而已,而此刻只有苦笑的份。若非遇到安祥禪講詞,我將繼續陷入迷茫和徬徨,不知道如何做人,不知道人生該有怎樣的追求;若非遇到嚮雲師兄,我根本無法體會安祥為何物?生命會繼續沉淪墮落,無法扭轉生命的頹勢,繼續生活在痛苦和煎熬中。我知道,我的內心並沒有升起誠、敬和信心,即便是做功課,態度依然不嚴肅、很輕忽、很懈怠,並沒有把修行放到第一位,沒有真實修行的體會。面對工作和生活的重壓,面對人與人之間的隔閡與冷漠,面對自己的固有個性,面對情緒的驟然波動,面對自己的不謹慎而引發的煩惱,面對一時的清閒而寂寞難耐,面對心靈遭受污染之後的自我折磨,面對無法自拔的低落情緒,我將如何應對?

  耕雲導師曾開示「我法得者速證菩提,失者急墮三途」,我不幸應驗了後半句。在丟掉安祥後,故態復萌,甚至有過之無不及,表現為「難以克制的本能衝動和機械慣性」。由於缺乏誠敬信,對安祥心態不珍惜;沒有把修行放到第一位,修行懶散懈怠,無法提起心力,無法覺察心態的變化,轉眼迷失,連安祥的覺受都忘掉了,此時是真的迷失了,很難升起對安祥的希求之心。內心不再美好,不再充滿生之喜悅,抵抗力下降,人際關係變得艱澀,人也變得面目可憎,生命的熱度降低並呈現急速下降墮落的趨勢。

  當生命再次陷入煎熬,有一段歌詞恰好描述當時感受:「命運(生活)將我的健康與道德情操,時時摧殘,虛耗殆盡」── 這才是萬丈紅塵!有一次我在想,「我有何顏面再次拜見嚮雲師兄?我這不是自甘墮落嗎?難道我要虛度這一生嗎?」在當時極端心境的逼迫下,索性一切放下,拿起《禪宗祖師經典集》翻看,看著看著,不覺苦笑,一時間心境大變,妄念頓熄。我回憶起了座談會時的情景,回憶起了同眾師兄陪嚮雲師兄散步時的情景,不禁感歎,我迷失的太久了!可是第二天,依然轉眼又迷,繼續墮落,沒過多久再次陷入痛苦掙扎之中。

  就這樣反反覆覆,直到前不久,我開始反思自己,我何以無法保持安祥?

  是我的興趣太多,好高騖遠嗎?

  是我懶散懈怠,缺乏心力嗎?

  是我主觀自是,缺乏客觀理智嗎?

  是我不會安排工作和生活嗎?

  是我不懂得息養精神嗎?

  是我不夠謹慎嗎?

  是我不夠果斷和自信嗎?

  是我太在意別人的臉色嗎?

  是我不注重人際關係的調和嗎?

  是我不甘寂寞嗎?

  是我缺乏恆心和毅力嗎?

  是我缺乏愛和真誠嗎?

  是我……

  以上原因都是,但我想最根本的原因是缺乏對修行的興趣,對安祥沒有信心。前段時間,我意識到,安祥才是一切的基礎,只有內心安祥才能成就一切事業,否則生活就會變成一種折磨。我必須扭轉自己的個性和習慣,不能放縱自己,在寂寞難耐和情緒低落時必須提升心力,不然生命只會不斷沉淪。

  基於以上認知,調整心態,恭敬地捧起《金剛經》誦讀,渾身暖熱漸至汗流,甚至疑惑是不是暖氣太強的緣故。反覆幾次後,方敢證實,不禁淚流 ──蒙  耕雲導師慈悲,才得以業障減輕,誦經時感受法喜,絕非自身修行功德使然,多年來誦經都未曾有這樣的體會。仔細品味當時心境,我想還是淺淺的安祥。可是,這足以撫慰我遭受痛苦的心靈,減輕生活的壓力,重拾生活的勇氣,萌發對修行的熱情,對安祥的信心。

  回想這些年的境遇,無法逃避殘酷的現實生活,真的心有餘悸。能遇到安祥禪,遇到嚮雲師兄,何止是三生有幸?今後的人生,唯有呼喚安祥,熱愛安祥,保有安祥,才能不空過,不負師恩!

本站歡迎無償連結及轉載,共濟有情 。 瀏覽人次:
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2.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