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聯絡我們
 
 

          彩雲追月     掬 誠

  《彩雲追月》是我非常喜歡的一首歌曲,哀而不傷,最能撥動人的心弦。每當聆聽這首歌曲,內心便充滿了溫馨、寧靜;回憶起座談會的情景,內心充滿了感動。

  「彩雲」── 那是樓簷上點綴的裝飾燈,層層疊疊,尤其在傍晚,遠遠望去,仿佛天上宮殿的再現。第一次看到「彩雲」,我有些震驚 ── 於得知要召開座談會之後的一日午間,忽然憶起昨夜的夢境 ── 在充滿霧霾、噪音、雜亂、壓抑的世界,突然仿佛開啟了一扇窗,在那窗外有座巍峨的宮殿,光芒照得好遠;碧空如洗,萬里無雲,無比悠遠、寧靜。

  據聞 耕雲導師生前,曾經到天上看天女跳舞,舞姿曼妙,無比地詩情畫意;於是我每次經過看到人們跳廣場舞時,都會停下來欣賞,想像著天上的天女翩翩起舞的美妙情景。

  座談會結束後,踏上歸途,既高興又難過 —— 高興的是,從未體會過生命是如此的舒展、自由和通暢,行走間竟然不自覺地哼唱起「安祥是幸福的源泉,喜悅是生命的陽光」;難過的是,即將面對萬丈紅塵,鐵定保任不住安祥,浪費了在座談會時吸收到的寶貴心光。

  座談會開始前,本然師兄問我:「什麼是安祥?」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問,腦中一片空白,我原本想取巧地搬出 耕雲導師的講詞來對答,安祥是……,可這都不是自己證得的。「什麼是安祥?」我依然愣在那裡,給不出答案。本然師兄說:「在座談會當中,所得到的美好心態就是安祥。」這句話,我花了半年的時間才終於消化和認同。

  第一天座談會後,我的心態依然沒有明顯的變化,心裡一驚 —— 難道我是一闡提嗎?於是獨自黯然心痛。本然師兄對我講:「要特別注意在座談會時所感受的心態。」於是第二天,我的心不再隨著大家的聊天而轉,強力觀心。當嚮雲師兄講到要破除執著的時候,一下子緊繃的心靈得以鬆綁;座談會後,嚮雲師兄回頭問我:「是不是很輕鬆?」我答道:「輕鬆百倍,非常的舒暢!」其實,當時除了輕鬆舒暢的感覺之外,還有信心、勇氣和喜悅。這樣的感受,讓我日後恭讀講詞讀到「安祥有許多的內涵」時,產生了共鳴;只可惜我的業障深重,未能體會更多。

  這裡要特別感恩師姊的安排,讓我與嚮雲師兄同乘一輛車。愚笨的我昨天才醒悟,當時我已經進入了嚮雲師兄安祥的磁場。當下的感受,可謂刻骨銘心,歎未曾有,讓我在今後的日子裡,一直反覆地體會,反覆地品嚐。於去的路上,大家在車裡聊天,我一言不發,顯得很不禮貌,可是如果浪費了近距離接觸嚮雲師兄的機會,則遺憾終生。於是我鐵了心,全然不顧大家的聊天,閉目攥拳,強力觀心。慢慢的,心窩發熱的感覺漸漸增強,仔細體會,胸口、面部有點微灼的感受 —— 大火聚!我是又驚又喜,我的心觀向嚮雲師兄,一片虛空;我的心觀向緊挨的本然師兄 —— 無念!並且有源源不斷的溫暖傳來。到達目的地,一下車,頓感渾身輕盈無比,一股暖流自胸口直通腳底。回來的路上,我依然做強力的觀心,此時黑暗的念頭,仿佛水泡一般汩汩上湧,我咬緊牙關,使勁甩頭,試圖止住這些想念,可是無濟於事 —— 後來我才突然醒悟,當時進入嚮雲師兄安祥的磁場,我的生命發生了「昇華」的現象。

  「有人獲得必然有人付出」,每每想到此處,都心痛不已;第一次見到嚮雲師兄,同眾位師兄、師姐圍坐在他身旁,突然想通了一個問題:佛法的營養即是生命的光與熱,即是法乳,類比世間的母乳,而法乳則是由佛身血所變化而得;吸收了 耕雲導師恩賜的安祥,卻不知道珍惜、努力保任、認真修行,則罪逾出佛身血。

  座談會的大部分時間,嚮雲師兄都在和我們聊天,表面上看他好像很輕鬆,但實際上他一定是累壞了,而我生命的感受卻發生了劇烈的變化;每想到此,不禁哽咽。座談會前,我為了趕進度以得到領導准許的一個假期,已經連續加班了好久,真是疲憊至極;而座談會短短的兩天,於安祥心光的照耀下,我卻由奄奄一息,轉變為輕鬆百倍。

  安祥之美!我第一次遇到安祥禪的小冊子,名字就叫《安祥之美》,而聆聽 耕雲導師的法音《安祥之美》,也記不得聽了多少遍。可直到參加了座談會,才真正深切地體會到安祥的美好:

  安祥是高級的生命能量

  安祥使人充滿生命的活力

  擁有安祥,人生將無比通暢

  擁有安祥,將百病全消,脫胎換骨

  擁有安祥,一切問題都將迎刃而解

  擁有安祥,人際關係會非常調和

  安祥堪報不報之恩

  以上,都是參加座談會之後的體會,直接的感受,並且深刻的認同;現在,我終於認知和體會安祥的美好!

本站歡迎無償連結及轉載,共濟有情 。 瀏覽人次:
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2.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