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聯絡我們
 
 
  「禪者的立德立功立言」會後解惑
               ~一九九0年四月十五日講於台北市

 一、如何實踐去執禪定
 二、是非之心人皆有之
 三、是否應該向當事人發露懺悔、道歉
 四、無明就是生病的原因
 五、結語
  (一)活在責任義務裏
  (二)佛法不離開現實的人生
  (三)提起心力,認真修行
  (四)專心修學安祥禪,一門深入
  (五)要珍惜無上大法--安祥禪
  (六)供養、宏揚正法,功德無量
  (七)食療:小黃瓜、大蒜、花大豆、香菇
  (八)現在的心態跟佛祖沒有區別



一、如何實踐去執禪定?

  問:我們修行在還沒有達到去執禪定的時候,常常會感覺受到五陰、感官的擺佈,所以請問 師父,我們除了認真反省、懺悔以外,還有沒有更好的方便?

  答:沒有到達去執禪定,那就是你沒有辦法抗拒外界干擾的主要原因。所以我上次講《安分守己》時說過「禪有三個階段──離執禪定、去執禪定和無執禪定」。離執禪定跟無執禪定是一樣的,在本質上、感受上都是一樣的。因此,《指月錄》上禪宗的古德都講「途中即家舍」——說你雖然走在路上,但是你的感受跟你回到家鄉的感受是一樣的。途中,就是離執禪定;家舍,就是無執禪定。為什麼還要去執禪定呢?不錯,因為法的同化力可以使你感覺到安祥自在,如夢如幻,一如《楞嚴經》講的「如幻三摩地,彈指超無學」,就是說你到了這種如幻似夢、沒有喝酒而又有點飄飄然的心境,這個就是佛經講的「三昧酒」。

  為什麼叫「三昧酒」呢?什麼叫「三昧」?「三昧」就是正受──真正的受用。你若有了真正的受用的時候,你沒有喝酒,也像喝了酒一樣飄飄然,這就是離執。你用這種心態走到台北市西門町,或者是台北市東區最熱鬧的地方——頂好市場,那裏的人群、車輛……,五光十色,但是你走過去好像一個人獨來獨往,這就是《證道歌》講的「常獨行,常獨步,達者同遊涅槃路。」涅,就是不生;槃,就是不滅。外面的東西不能進入心裏來了,而自己並沒有喪失感覺,這是好境界。你若保持這種境界的話,不要三天,到了一二天,最長到了第三天,你到朋友、親戚家裏去,起碼看起來年輕了五歲,因為你跟生命力的源頭接通了,取得源頭活水。

  但是你不能保持它,為什麼不能保持它呢?佛經說「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這就是說,經過百劫、千劫,地球壞了又重生、形成,或者是地球壞了搬到另外一個星球,這樣的百次、千次,你所做的業不亡。什麼叫做「業」呢?就是思想行為的總和。若是正值,人家來還債,你收債了;若是負值,別人來討債,你要付出。所以你可以想一想「業,百千劫都還不會消失」,那麼你過去做的業不會平白消失的。因為有了離執禪定,你過去的業就因此沒有了,也不可能的。若可能的話,就有了特權,那你我大家都有了宇宙人類的特權了。做惡業不用受處分,天下有這麼好的事嗎?殺人都不要償命,這就太荒謬了。

  所以你一定要做去執禪定,要經常確實反省。因為最偉大的事業需要付出最可貴、最集中的心力。雖然你感覺到這個離執的狀態很好,但是平常吊兒郎當,所以你不能保有。「有德者居之」,「德」剛才我講過,「德」就是一種想念、行為的風範。你不具備這個高尚的風範,你沒有辦法保持離執禪定。你若想保持離執禪定,你就要把過去所欠的債、累積的業消除掉。我經常講,我們從出生到現在,都是在錯誤當中長大,當我們到了三歲以後,擺脫無記,那個時候以前有口無心,有我,但是並不執著——並不過於執著,那個叫做輕業;等到四歲以後,一直到八歲,我們的業就形成我們的一個性向——我們人格的雛形。根據這個性向,就製造不同的惡業。

  所以你若想得到離執禪定,那麼現在人人都進入離執禪定了,人人沒有喝酒,卻像喝了酒,而且人人容光煥發,這是極美好的事。這個不是一種描述、一種理論,現在人人感覺到自在,老師說話我在聽,老師不說話我也不聽,發現心裏是「找不到什麼東西」,這就是離執,沒有執著了。你修行一萬年,轉生一萬次,你如果沒有得到真正的離執禪定,那都是不相應,都是假的,欺人自欺,對生命是一種浪費。

  你若想保持這個心態,唯一的條件就是你肯付出;你不肯付出,你永遠不能獲得。你付出什麼?付出你過去的惡業,做一次確實的反省,把毛病都丟掉。毛病對佛法來講,是你我的電阻。我們把錯誤都丟掉了,電流就暢通。電流一暢通,那我們就有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能源,我們就有思考力,我們就有身體的健康,我們就有人生的通暢,我們在人際關係上就有了親和力,人際關係也就改善了很多。但是如果你不肯付出,也就是說你不肯丟掉那些不應該保有的東西,你沒有辦法始終擁有離執禪定。

  當你把去執禪定去得無可去,去到最後,那些掩蓋你、埋沒你、遮蔽你的東西都去掉,你馬上就能看到你本來的面目了。我是誰,就知道了,這個就到家。修好了去執禪定,就再也沒有執著了。如果有的話,還要去,去到不可去,完全沒有了,到了無執禪定——無執禪定就是「尼爾巴那」(涅槃的梵音),就是涅槃。

  涅槃就是不生不滅,這個涅槃心,它不動搖,它不死亡,這就是不生不滅了。但是它不是廢物,它可以思考,它可以講話,它可以工作,這是大涅槃。如果結婚、生孩子、工作、讀書……,都是涅槃,這是「有餘涅槃」。等到他的生命終了--這一生的使命終了,擺脫這個肉體,才進入「無餘涅槃」。

  「無餘涅槃」是什麼境界呢?就是你現在的境界。最初的就是最後的,途中即家舍,路上就是家鄉的風光,這是本地風光。本地風光就是你生命的故鄉、你生命的源頭的那種覺受。若是研究佛法不到相當程度,那不是「常見」就是「斷見」--說「生命是永恆的」、「人死如燈滅」,這完全是荒謬絕倫。沒有那回事!不修的生命不可能永恆,為什麼?它經常有「分段生死」。什麼叫「分段生死」?這一生死了,那一生又來了。

  談到「無明」,什麼叫「無明」?無量劫來你從來沒有認識你自己,從來沒有摸到你的本來面目,從來沒有把捉到你真實永恆的那一面,所以你就有「分段生死」,何以見得?你現在不知道前世的事!不要說你,連菩薩都有隔陰之迷。大菩薩到了肉體,色、受、想、行、識把他一包裹,就把前世的因緣給忘掉了,但是他的功德不會消失,所以他有緣遇到如來,他就開悟了。

  什麼叫「離執禪定」?你一天忙到晚,晚上往沙發上一坐,好像今天什麼事都沒有,這就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你心是生起的,事情也做了,但是你沒有停留,沒有執著,沒有污染。這也就是說「所過者化」——化掉了,「所存者神」——沒有化掉的是你的覺性。你若這樣去下功夫的話,要記得我那句話:「要付出」。付出包括去掉你的心垢,改正你的錯誤,戰勝你自己,因為最大的敵人就是你自己。你想打牌,要戰勝,要把那個癮丟掉;至於抽煙喝酒,也都要把它丟掉。凡是最執著的東西,你都把它作為付出的資本,包括你給禪刊多寫文章,像這樣的話,都叫付出,對於你離執禪定的保持跟無執禪定的證得,都有直接的關係。

返回目錄

二、是非之心人皆有之

  問:孟子說「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是非好惡由何而起?常有不以為然之心產生,請問 師父,如何面對?如何對治?

  答:孟子距離我們這個時代有兩千幾百年,不到三千年,他說「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我們不必懷疑。王陽明上承孔、孟,實在講,王陽明是私淑孟子王陽明最欣賞的、最佩服的、最願意效法的人是孟子

  「是非之心人皆有之」,人人都有,那就是說不需要學習的。不需要學習就知道,那就是「良知」,「不學而知謂之良知,不學而能謂之良能」。我們不能一言以蔽之地說「這是絕對的真理,這是普遍的真理」,這是不錯的。我們說太陽只是一個光明的來源,但是太陽表層有黑子;說和氏璧很可貴,但是它上面也有微瑕。我們若承認一般的,我們就必須承認特殊的;有普遍性的,也有局部性的。孟子講「是非之心人皆有之」,連小孩都知道「不該打媽媽,打媽媽不對」,這就是他的是非之心;稍為大一點的孩子都說「罵人不對」,他都知道。「哪個是對的?哪個是不對的?」如果連這個基本的智慧都沒有的話,那麼人類的進化就不可能發生,人類的進化也不可能進行。

  「是非之心人皆有之」,這個不要去懷疑。哪怕他沒有受過教育,他都知道愛自己的媽媽,不至於說不愛自己的媽媽,卻去愛別人的媽媽,這個是非之心人人都有。乃至於我們看二十四孝裏面的人,他們不一定都是知識份子,有的沒有念過書。佛法裏的大菩薩、如來,不一定都是受過高等教育或貴族出身。你看六祖是個樵夫,他是文盲,但是他所知道的,不是學來的。「是非之心人皆有之」,儘管那個「是」與「非」不是百分之百的,但是那是大眾都認可的、共同認同的價值,所以是非之心人人都有。

  雖然「是非之心人皆有之」,但是人並不是知道這個「是」就去做,那個「非」就不做,人的弱點就在這裏。人不肯堅持是非,不肯堅持不墮落,這是人最大的弱點。

  至於「是非之心人皆有之」,不必去懷疑,要懷疑的就是說:人為什麼不能夠拒絕「非」而自行其「是」?問題在這裏,而不在於認知的問題,是行為的問題。

返回目錄

三、是否應該向當事人發露懺悔、道歉

  問:弟子對他人起暗淡的念頭時,是否應該向當事人發露懺悔、道歉,還是寫在日記上發露?因為弟子對禪學會裏的師兄、師姐們會發露懺悔、道歉,但是對每天見面相處的同事、同學,恐怕得不到原諒而引起麻煩,是否應該向他們發露、道歉?請 師父開示。

  答:《大智度論》裏講到有發露、懺悔這種方法,就是在千萬人面前發露、懺悔。這個在過去大陸上佛教裏也發生過這種不太理想的事情:有一個和尚出家三十年,人也有五十多歲了,平常說法說得很好,在寺廟裏他也是上座,大家對他都很尊敬。他感到自己修了很多年,表面的意識是有調整,佛法的知識也有累積,但是心並不解脫,於是他就用《大智度論》所講的懺悔法門去懺悔。懺悔以後,大家都不理他了,平常見到他都問訊、都非常恭敬,現在都不理他了。說:「你這個人連狗都不如,你是什麼東西?禽獸!」他從此抬不起頭來,他要自殺。他師父說:「自殺免不了債呀,要還的還是要還,不能說自殺就了事了。俗話說『人不死債不爛』,那是世間的債,佛法的債是很嚴厲的——你死了債都不爛,百千劫都不亡。你應該感謝這些污辱你的人,《金剛經》講『若為人輕賤,先世罪業則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菩提。』阿耨多羅三藐菩提就是無上正等正覺,就是成佛。人家給你製造成佛的機會,你不感謝嗎?你為什麼難過呀?」經過他師父一開示,他就明白了,別人只要污辱他,他就歡喜;別人不理他,他就給他敬禮;別人看到他,當沒看見,他還是恭敬;大家一輩子還是瞧不起他。等到這個和尚走的時候——火化的時候,舍利無數,光輝燦爛。

  所以你若做錯了要向他當面道歉,這個不必。因為今天的社會不是個公平的社會,這個社會不太公平。現在的人包容力也不夠,現在的人常常以污辱別人作為取樂的最好的方式,你也不必這樣了。但是你起碼找一個你認為有道德的人,你寫好了,當面請他作證,跪在佛像面前發露懺悔,然後你再用觀想的方法--我對不起誰,就擺個椅子,觀想他坐在椅子上,給他磕頭,說:「以後我絕不會、再也不犯同樣的錯誤。」你這樣做了以後,你會感覺到心裏好了很多,這是立竿見影的。

  佛法不是純理論,純理論就是外道。什麼叫外道?外道也不是很壞,外道就是「心外有法」,說:「除了心以外,還有個永恆不變的真實。」其實,心以外沒有永恆不變的真實了,只有心是最真實的。

返回目錄

四、無明就是生病的原因

  問: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常常感覺到自己是活在無明中,雖然是深信因果,但就是不明因果,也就是說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會這樣?例如說自己生病,這個病的原因卻不知道;病好了,有時候不吃藥病就好了,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像這些除了逆來順受之外,如何知其所以?

  答:病有什麼原因呢?就是嫉妒、懷疑,再包括一點--對肉體的欲望太重視,就會得這種病。而病忽然好了,因為有人加持你,有人護念你,你就會好。但是這個是不究竟的,你自己還是要修。你自己不修,那個根還在,暫時把那個草的葉子給它砍掉了,但是根沒有拔掉,它過幾天還會生長。

  「假使百千劫,所做業不亡」,所以有人護念你,有人加持你,你的病會忽然好起來,那個人願意替你承當,答應替你轉帳,因為他力氣大,說「這個我給你兜了,我給你承擔了」,你就「沒有事」。若沒有人給你還債的話,那還是會有人向你討債呀。這個問題,我不能具體地說。

  病是什麼原因?天下沒有「沒有原因」的病,而且都是有條件的。因緣果,緣就是條件。你得了流行感冒,也是有條件的,因為有個人傳給你。他若不傳給你,這個病你就不會有了。至於說渾身痛苦,莫名其妙,不曉得是什麼原因,像這種病是心病;筋骨酸痛,都是由於懷疑、嫉妒得來的。懷疑、嫉妒,是諸病之源。

  有很多人說:「我修行,還有什麼病呀?」你講修行,那是騙自己的,你根本沒有修行。你還是看別人不對,你對。你沒事,還是話多、吵架、生氣。那叫什麼修行呀?那不叫修行。告訴你不要生氣,生氣就是無明,助長無明。告訴你少說話,話說多了心會亂,你不相信。你試試看,說完了,就有虛脫感。「怒火能燒功德林」,你還沒有功德,長一點苗,你就給它燒掉了。像這樣,你怎麼可能進步呢?

  一般人也不知道什麼叫做無明,所以助長無明。生氣就是助長無明。生氣、嫉妒、懷疑、不滿、憤恨,這個就是酸痛、風濕的一個原因。因為限於時間,我只舉出幾個例子,以前我在《安祥之美》的講詞上也舉過幾個例子,可知天下沒有「沒有原因」的病。

  我們常常想保持健康,乃至於保持青春,只有安祥、喜悅,那才會瀟灑自在。而你不肯付出,你不肯強制自己——付出一點心力,丟掉自己的毛病,你怎麼可能得到永恆的安祥自在呢?不可能。

返回目錄

五、結語

  大家還有沒有什麼問題?有問題要先寫出來。否則你坐在我面前,不可能有什麼問題。你坐在我的面前,你的心都停止活動了,它會有什麼問題呀?不會有問題的。

  我也希望各位對如何提升、改革禪刊,能夠提些寶貴的意見,這也是各位不虛此行的一種功德。

  (一)活在責任義務裏

  不肯放棄自我意識,不肯活在責任義務裏,這樣就不能修行。你如果說我做事一點都不偷工減料,不投機取巧,我一定要把它做得很好;這是一種道德,這就是修行。假如你每個月只拿了一萬塊錢,但是你卻做了兩萬塊錢的事,那麼上天會給你記錄。大家看過袁了凡的功過格,那是絕對不會錯的。我在《觀潮隨筆》裏寫了一小段,也提到「誰若是印送《了凡四訓》,功德無量」,那確實不是騙人的。你自己的行為決定你的人生,決定你的子孫,影響深遠。有些人都是投機取巧,偷工減料,假公濟私,不憑良心,這個就壞了。如果說「我一個月拿兩萬塊錢,我只做了一萬五千塊錢的事」,那五千塊錢你早晚要還。所以努力工作、愛你的工作、愛你的功課,那是一種天大的道德。

  (二)佛法不離開現實的人生

  你離開現實的人生談禪,就沒有那個必要。《六祖壇經》說「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又說「若無世人,一切萬法本自不有」,若沒有人的話,就沒有佛法了。而且這個社會一切的存在,都是根據需要而存在的;我們人也是一樣,你要不斷地提升自己的邊際效用。這是我一開始就跟你們講的「一個人的價值,跟他影響的範圍及大小和影響時間的長短恆成正比」,當然這個價值有正值、有負值。

  (三)提起心力,認真修行

   我們每個人共同的毛病,就是沒有心力,沒有心力!(強調)我不願意點明哪個名字。台南市有一個會友,每天跟我訴苦,說:「我的神經衰弱呀!每天中午睡兩個小時,晚上睡八個小時,還是無精打采。」我說:「你用倒立法。你若有鼻竇炎,就不能倒立,高血壓也不能倒立,青光眼也不能倒立,其他的病都可以倒立。」他倒立做了三天,休息五天,有的時候十天、半個月忘了做倒立,忽然想起來又做,這個沒用!沒有用!後來我大罵他一頓,我說:「你做了多少,我都知道,我寫個條子給你看,哪天立了,哪天沒立。」我問他:「對不對?」他說:「對!」我說:「你回到家裏去,如果你間斷一天,沒有任何理由而間斷一天,你也不要給我寫信,你給我寫信我也不回了,你也不要來找我。因為你沒有憐憫心,沒有慈悲心,你就不配做一個正法的佛教徒。」我為什麼天天強調正法,不說佛法呢?現在到了末法時期,最重要的是我們要恢復正法,從頭來過,其他的都是戲論,都是開玩笑。

  這個人咬緊牙關做了三個月,毛病完全沒有了,容光煥發,中午不睡午覺,到了晚上精神好得很。那我告訴你,你不做,你說你有肝病、有糖尿病、有心臟病,我講過方法,你做三個月永遠斷根了;而你不做,那我也沒有辦法。

  有很多人自己不修行,常常給我寫信。我的眼睛不好,抗戰時受過傷,勉強寫,眼睛會流眼淚,會發脹,一用眼睛,眼睛就發脹。每天都是我太太讀報紙給我聽,我自己都不看。不是說我看不到,我看得到,但是看了兩分鐘以後眼睛就脹了。他又不修行,他沒事就給你寫個信,他要找消遣,找不到了,寫個信消遣、消遣我,這個很殘忍。

  (四)專心修學安祥禪,一門深入

  還有一個人在高雄,他給我寫了一封信,說:「老師!我知道了,活在現在這一刻是最好的。」我收到他的信,很高興,回信說:「化這千分之一秒變成永恆,那就大事了畢了。」結果這位先生跑去打禪七,參加禪七。你參加禪七就是否定我的正法,認為我不夠好,不能解決你的問題嘛!你參加禪七,那麼人各有志,老師不埋怨你,老師感謝你。為什麼?少一個找麻煩的人呀!這很好。你不要參來參去,又給老師寫信,說:「請你儘快答覆。」問東問西,這個對你沒有幫助。你又不學我的法,你何必問這些東西?你從來沒有照著做呀。我也不怕你問,你問得越多越好,但是你就要照著去做。我也不怕眼睛脹,眼睛脹流點眼淚也很好,自然沖洗,免費沖洗眼睛,這有什麼不好呢?雖然痛苦,但再大的痛苦也沒有關係,我受過幾次傷,那沒有關係,我是不怕痛的。我拔牙的時候,我對醫生說:「你不要打麻藥,麻藥比痛還難過。麻木不仁的感覺比痛還難過,那個又是我的又不是我的,乾脆讓你拔掉。」醫生說:「這很痛喔!」我說:「沒有關係。」就拔掉了,我不怕痛。

  這位先生開我的玩笑,說我的法很好,他也感受到安祥可貴,但是他離開了,他又跑去打禪七。打禪七就是否定了我的法,認為我的法不夠,不能解決他的問題,那麼我就請他以後不要再囉嗦了。可是,他又寫信來,我給他回信,我說:「你好好修行,這樣很好呀,打禪七功德無量。」可是他又寫個信來,寫了一大堆,他說:「你為什麼寫得這麼簡單呀?為什麼不寫詳細一點呀?」又向我抗議了。

  我今天為什麼跟各位講這些呢?我是跟各位訴苦:我有苦難言,有苦難言(強調)。我訴苦的目的也是希望各位多花點心力修行,我們大家一起苦,不要叫我一個人苦(大家哈哈大笑),大家跟著我分擔一點苦。

  你們大家知道,我這個人沒有什麼學問的,我是個退伍的老兵,抗戰和大陸的內亂我都參加過。我從來不跟別人講假話,我一輩子沒有講過一句假話,乃至我做錯了,我勇於承認,我是這麼一個性格的人。所以我講的話,你們不必懷疑,我不會去浪費人家的生命,因為時間就是生命。把一些無聊的廢知識填滿別人的腦子裏,那會害了別人,使別人不解脫,反而更被埋沒。所以你們要去做(修行),可是你們卻不肯去做。有很多人斤斤計較,不包容別人,只寬恕自己,最會原諒自己;他從來不做,總是被外界的幻相牽著鼻子走。

  (五)要珍惜無上大法--安祥禪

  我為什麼說「禪是既超世又淑世」?淑世主義就是說要認同大眾共同承認的價值標準,不犯眾怒,不索隱行怪,這就是「淑世」。什麼叫「超世」?我們人活在現實的人生,心卻在金剛界,也就是說用金剛界的心、用宇宙的心,來過活這個短暫、渺小的地球生活。你若不這樣的話,沒有用的。

  對於安祥禪,我是斬釘截鐵的,我是很肯定的,如果你們大家不珍惜,那也沒有用。達摩祖師在嵩山等了九年——等二祖;五祖在東山半夜裏用袈裟圍住,跟六祖傳授《金剛經》,他不是講道理,他是傳心,若是傳道理,一文不值。那我跟各位傳心多少次?現在,你找到什麼?心裏有什麼?你找找看,找到了,你跟我說。古人說:

  十方同聚會——十方的人聚在一起。

  個個學無為——不是說學什麼本事,而是學不做什麼。

  此是選佛場——這不是選總統,也不是選縣長,而是選佛,誰當選?「心空及第歸」。

  心空及第歸——我當面給各位印心,你坐在我面前,心就是空的,那你就及第了——你就成佛了。

  你若懷疑,你再去找真理,縱使找到了,也是假的。為什麼呢?《六祖壇經》說「離道別覓道」——離開了真正的法,你另外去找,那都是假的;「終身不見道」--你一輩子也找不到真正的真理,因為真理只有一個;「波波度一生」——辛苦地活了一輩子;「到頭還自懊」——到死的時候手忙腳亂,非常遺憾。

  沒有比「以心傳心」更真實了。什麼叫做「心印」呢?就像一個圖章,蓋了一百個,全同,不是相似。若每蓋一次都不一樣,那你到銀行也拿不到錢了,因為每次都不同嘛!這樣的心印,你們在座的人最親切無比的了,因為人同此心,而又心同此理。「人同此心」——同此無念之心;「心同此理」——同此無理之理。真實的是原本的,原本有個什麼理?假如你們不珍惜老師的法,你們對不起老師,你們也辜負了自己。你若保持這個樣子,你們馬上彼此看一看,女孩子變成美女,男孩子變成帥哥,你們彼此可以參考參考,鑑定一下。你們若不珍惜立竿見影的法,那釋迦牟尼佛祂老人家親自來,對你也只有三個字:「沒辦法」--釋迦牟尼佛來了也是「沒辦法」,向你投降了,祂說:「我向你投降了。」所以你們大家一定要珍惜難得的正法。

  你看一般人的心態:興奮了以後就有消沈,刺激了以後就有落寞,就不要說歡樂以後有悲哀了,那個太殘酷了。你們不在我面前,你哪裡會有這樣美好的心態?真實的是原本的,你本心都呈現了;莊子講的「至人用心若鏡,不將不迎,應而不藏,所過者化,所存者神」也實現了,也在你面前得到親證了;孔子說「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的「寂然不動」,這個「不動」如同六祖講的「若覓真不動,動上有不動,不動是不動,無情無佛種」,而你們坐在我面前,雖然我說話,但是「語默動靜體安然」(證道歌)都可以證實的。這種心態,我傳心,完全給了你們了。你們若不修,你們對不起你自己,不是對不起我。「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假如你不珍惜,我也沒辦法。

  天下有兩件事別人無法幫忙:第一個是修行,別人沒辦法幫忙。說:「請你代我修行吧」──我自己「亂來」(胡作非為),你去幫我修;別人修了,你還是墮落了。第二個就是吃飯,說:「我現在很忙,沒有時間吃飯,你幫我吃飯」,他吃了三碗飯,你說「多吃一點吧!我還餓」,別人吃六碗飯都要得胃病了,你還是肚子餓。這個也是沒辦法,無可替代的。所以你們就要真修,真修也就是自己修,這樣才可以。你若辜負這個(安祥禪),天下沒有更好的法了。

  如果當面的現量,也就是證量,自己當面證實的這個心態、這個法的本質,你都還不珍惜,你還吊兒郎當,那你這個人很可悲,永恆不能再遭遇到正法了。

  (六)供養、宏揚正法,功德無量

  天下一切的事有因必有果,起善念,種善因,得善緣。這個話怎麼講呢?兩三年前,在座的一個會友,當時我還不認識他,他拿了一本《安祥之美》的小冊子,說他要印一萬本。我覺得他這個發心很好,我說「這個人能夠看得懂,非常難得。」這個「難得」不是說那本《安祥之美》太深奧、難懂,而是說他能從這本小冊子分得出真假、正邪、是非,這就難得、很好了。有很多人分不出來,他自己就沒有價值標準,他就找不出來真的假的、正的邪的、是的非的。我說「這個人功德不可思量」,但是後來別人對我講:「他這個人,我老早就認識了,在人面前雖然看起來很穩重,但那是裝的,實在內心也不安穩。」這一次我看見他,他完全改變了。我為什麼拿他開玩笑呢?主要的是要說明他因為這個殊勝的因緣,他的修行很快就會成熟。

  陳董事長跟我講:「文殊精舍要印老師的《安祥集》,我們要不要取締?」我說:「不取締。」法貴宏揚,我為什麼說「不取締」呢?因為人家是宏揚你的法,他是為了眾生,他自己品嘗到利益,才願意去印。他若是看了你的書很煩惱,他就不會印了,他因為看你的書很享受,他就去印了。這樣,我們不但不干涉,我們還要幫助他。

  我有什麼資格要求各位免稿費寫文章呢?因為我是從來不要稿費的。我在十年前要退休了,亞洲出版社來找我,他說:「你的一個朋友鄧先生介紹的,你的書可以把版權讓給我嗎?」我說:「多少錢?」「三十萬。」你們想一想,這是十五年前的事呢!我說:「這個小冊子值這個錢嗎?」他說:「值!我的發行量多,很快就回本了。」我說:「很遺憾,我已經同意一個和尚免費去印了。」他說:「給你多少錢?」我說:「他要我出一萬塊錢。」他說:「這個沒道理呀!我給你三十萬塊錢,你都不要,他還要你出一萬元,一萬元是你兩三個月的薪水的呀!」我說:「那沒有辦法,我只能做我該做的,我不能說做這個事對我有幫助,賺大錢,我就要。」所以他(一個和尚)印的時候我出一萬元,而人家(亞洲出版社)給我三十萬,我不賣。

  台南市禪學研究會剛剛出版我的講詞的當時,先生也對我說:「老師!這個可以定價,我保險你有銷路喔!」我說:「不能定價,這是法供養。」我說:「你若印這個東西,錢不夠,我出一點。我是個退伍軍人、老兵,但我還可以省吃儉用呀!」抗戰的時候,我們吃的是糙米,裡頭還摻雜有稗子,一天只吃一餐乾飯,晚上吃稀飯。吃稀飯更慘,為什麼?晚上都要起來解小便,連睡覺都睡不穩,也沒有營養,所以很多人得了夜盲,因為缺乏維他命A,也沒有油水,菜湯倒在身上,不用擔心,用清水一沖就掉了,那根本沒有油嘛!所以我有資格要求各位免費寫稿,這是說我始終是免費的,我不拿一分錢。當然我的文章不值錢,所以不敢開價錢,但是實際上你的文章再值錢,種瓜得瓜——你若種下這個善緣,我保證你福慧增長,你腦子一天比一天靈光,那你人生的福報也就能增加。

  (七)食療:小黃瓜、大蒜、花大豆、香菇

  大家還有什麼問題沒有呀?應該都沒有問題啦!我想你們很難有問題了。你們坐在我面前,不可能有問題。

  病從心生。中年以後的病多半是酸鹼不平衡,你吃什麼營養的東西都是不錯的,但是莫過於多吃天然的維他命C。維他命C有合成的,有天然的,效果是一樣,但是對生理上的反應不一樣。最便宜的就是吃點小黃瓜,多吃小黃瓜。臺灣的電器用品很便宜,你們可以買一個果菜機,弄些蘋果、蕃茄、蘆筍、小黃瓜,這四樣打成汁,這個並不奢華,你打一次可以喝一天,晚上喝一次,早上可以喝一次,放在冰箱裏不會壞。那些東西對疾病的預防和治療很有幫助。第二個、大家可以多吃些大蒜,大蒜吃的量不要太多,但是次數可以多。如果你吃得不習慣,你可以把它拿來蒸魚,或把它煮熟了再吃,都是一樣的。第三個、就要吃花大豆(做蜜豆冰的花大豆),這樣對預防疾病很有幫助。第四個、是釋迦牟尼佛喜歡吃的香菇,香菇不但可以預防癌症,而且對胃癌有治療的效果,又可以軟化血管,強化心臟,那是最好的。

  中國古時候第一次發明的醫學不是藥學,是食療。你們研究中國醫學就知道「最早先發明的是食療」。而且釋迦牟尼佛是大醫王,他也用食物給人治病。在釋迦牟尼佛的時候,我敢保證,祂並不禁忌吃蔥、大蒜,感冒的時候,祂叫你用蔥煮稀飯吃,放一點胡椒,很有效。

  (八)現在的心態跟佛祖沒有區別

  我希望各位知道,禪學基金會這個地方當下跟金剛界一樣,而且各位現在的心態跟佛祖沒有區別。若說佛祖有個更高尚的念頭或心態出現,都不可能。如來自覺聖智,那就是「覺」;碰你一下,你有感覺;我說話,你聽得清清楚楚,這個就對了。

  但是這個美好的心態,你保持不住,我鐵定你保持不住。第一個、你不太認真,因為你認為有很多事情都比你保持這個心態重要,所以你就無法保持了。第二個、你也忍不住「你要生氣」,你包容不了,你心量狹窄。一生氣,前功盡棄。古人說「怒火能燒功德林」,「貪、瞋、癡」的瞋就是發脾氣,三毒之一,這是毒性最大的,所以你保持不住。你若想保持它,一方面尊重它,說:「我就是佛,我不能再墮落了,我不能再自我否定,我要這樣地活下去,我跟天下所有的聖人無有高下。」

  「是法平等,無有高下」,一切聖人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聖人有什麼差別?就是「無為」得多少。你能夠徹底地「無為」,那你就是高級的聖人;小小的「無為」,是入門的聖人。而你必須搞清楚,「無為」不是坐在那裏什麼都不動,創造生命的負值。「無為」就是「無所不為」,「無所不為」名為「無為」,「為所當為」是為「無為」。

  你們各位要能尊重此刻的心態。什麼叫「以心傳心」?這個就是以心傳心,這個就是法印——心印,蓋一百個,一百個相同。在座的每個人的心都一樣,你若不珍惜它,你要知道:「你既然不尊重它,它也不留戀你,它也就溜掉了。」

  離執禪定的境界、覺受,跟無執禪定一樣。為什麼加上「去執」?因為你的病根不拔掉,因緣成熟時,果報還是有,它又干擾你了。你若懺悔,跟錯誤絕緣,那你就能安祥到底了。你能安祥到底的話,就即身成佛了。「但得本,不愁末」,修行就是根本。

返回目錄

本站歡迎無償連結及轉載,共濟有情 。 瀏覽人次:
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2.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