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聯絡我們
 
 
   「牛的禮讚」會後解惑
         ~一九八八年元月廿二日講於台北市

 一、歸依自己就是歸依老師
 二、打破無明與觀心的究竟處
 三、大徹大悟的涵義及方法
 四、達到生命的圓滿的標準
 五、如何把觀心和工作合而為一
 六、興趣太多會破壞安祥
 七、上夜班的調適方法
 八、用「照」,不要用「看」
 九、反省的入處
 十、如何反省才能順暢、徹底
 十一、安祥心是至高無上、最上一乘



一、 歸依自己就是歸依老師

  問:有二位會友請求歸依 導師,是否允許?

  答:歸依自己呀!歸依自己就是歸依老師,是一樣的。歸依,也沒有什麼形式,就是發心。你念念以我為師,我就活在你心裏;你讓我活在你心裏,你就是我的弟子;而不是說鞠個躬,或者磕個頭,那個沒有用,那是形式。

  禪是「三無」的--無念,無住,無相。無念,即念離念;無住,就是不要讓任何東西停留在心裏;無相,即相離相。你的心不能像照相機,照相機的底版只能用一次,每一張用一次,用多了,裝滿了,照相簿貼不下了,結果就神經衰弱,多頭意識的結果,就精神分裂。所以,歸依不必有形式,現在很多人都是我的弟子了。為什麼?因為你接受了我的心了!你的心跟我同質,儘管不同量,但是質是相同了,量由你自己去發展。而你若離開我,把這個心態丟掉了,你就不是我的弟子了。我講的話,你除了錄音以外,你也記不了多少。你若是能夠記得住我講的話,表示你很差勁,你沒有做到「無住生心」。老師講的話,左耳進右耳出,這個高,這個很高,起碼你沒有被老師的舌頭所轉,這個可以用來測驗自己。

  「法就是心,心就是法;心外無法,法外無心」,歸依自己的心,就是歸依老師。要歸依哪個心?不是歸依你那個胡思亂想的心,是歸依你現在的心,也就是歸依你坐在我面前的心態。

  什麼叫做「以心傳心」?禪的本身就具備強大的親和力,也就是說你無法排斥它。如果你不能排斥你自己,你也不能排斥禪。

  什麼叫做「同化力」?你坐在我面前,你找不出妄想,你不可能有妄想出來,因為它不敢出來。為什麼它不敢出來?因為妄想是屬於陰的(五陰),你坐在我面前,雖然日光燈是低溫的,但是你的臉上會感覺到熱熱的,而陰性的東西見了陽,它就不敢出現,因此你的妄想就不敢抬頭;而且物以類聚,你內在的摩訶般若就抬了頭。摩訶般若抬了頭,你就「醉三昧酒」。

  什麼叫「醉三昧酒」呢?你沒有喝酒,但是感覺有點醺醺的、飄飄然,這就是「醉三昧酒」,也就是佛法講的「正定」。有了這種心態,使你飄飄然,過化存神--事情過去了,化掉了,現在保存的是你的精神,也就是說精神不死。因為這是修行者的真實受用,所以又叫「正受」。

返回目錄

二、 打破無明與觀心的究竟處

  問:觀心的究竟處是觀自在,我覺故我在,只剩下一個感覺,是否正確?而大悟小悟只是知見的深淺,真正的證悟,經上說必須打破無始無明。請問 師父,保持定慧圓明的安祥覺受,繼續向內看,是否就能夠豁然貫通?

  答:那是必然的,那是必然的。

  什麼叫「無明」?「無明」就是不知道,就是機械慣性,就是受機器操縱。我們每個人的肉體是由六十兆細胞堆積的,這個肉體是個化學工廠,它可能也製造毒氣、毒氣彈。你若一天到晚搞陰謀,想整人家、害人家,你就是毒氣、毒氣彈的化學工廠。你若一天到晚想幫助人家,使人家活得好,你就是那個清潔劑、殺蟲劑的化學工廠。但是它不是用第一義來說明的,它可以把澱粉變成糖,再轉化成甘醣,一部分變成脂肪;它可以產生性激素,可以產生細胞激素,可以產生白血球、紅血球……,那些東西很多。我們肉體有很多的功能是我們人類還沒有發現的,而人從生到死,他的腦力開發不到百分之一二,有太多的智慧還沒有發露出來。為什麼?障礙太多,裏頭擠滿了常識,認為「這樣就對」。其實,這樣就錯了,這怎麼對呀?你看這個東西是冷冰冰的、死的、靜止不動的,其實它是動的,所以你被眼睛欺騙了。人最大的敵人就是「六賊」──眼耳鼻舌身意,這六個賊當中最壞的就是我們的眼睛,常常欺騙我們。你說它是靜止的,它可能靜止嗎?所有的物質都是原子堆積的,所有的原子都有電子,所有的電子都不停地轉動,電子若一停止,質子就消失,它怎麼可能是靜止的呢?所以你被眼睛欺騙了。

  什麼叫「無明」?第一個就是你想什麼都不知道;你為什麼煩惱,你也不知道。你問醫生,醫生說這是情緒的週期性現象,這是情緒的低潮來了。那是亂講,愛說笑,沒有這回事,絕對沒有這個事!你若找出原因來,它就消失了。「一切的結果都有原因」,如果有了結果,你卻不知道原因,這就是無明。譬如你今天非常興奮,為什麼興奮?不知道;今天非常煩惱,找不到原因;乃至於自己想什麼都不知道。人不可能停止思念,除了參禪的人以外,如果你在頂好市場散步一小時,人家問你散步的時候想什麼?你說:「沒有想,根本沒有想。」不是沒有想,而是你想什麼自己不知道,這就是「無明」啊!第二個為假象所欺騙,你看到什麼東西,都認為假的是真的,都看錯了;有害的東西,你卻說是好的,往嘴裏放,這也是「無明」。總之,「無明」,往深處說,是不認識自己,往淺處說,為假象所欺騙。

  參禪要真參,不要追求那些廢知識,也不要淺嘗輒止。什麼叫假象?就是佛法講的「無自性」,就是沒有不變的自己。你看天下有沒有不變的東西呢?你看這房子,沙子歸還到河川,水泥歸還到山上的石頭,鋼筋歸還到山上的岩礦,人工叫他回去……,你分析到最後,找得到那一成不變、永恆存在的房子嗎?找不到。它只是一種條件的組合,所以佛經上說:「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原本沒有,而你卻看成是真實的,還認為「天長地久,海不枯石不爛」呢!其實海會枯、石會爛,天不長、地也不久。

  觀心的要領就是「秒秒自覺,念念自知」。這個要領還不簡單嗎?念念自知──你想什麼,你都知道;至於說你要如何排斥它,這個都不重要。這個賊(妄想),你若不知道,你就倒楣。你看他進來了,你說:「老鄉!請坐,喝茶。」他能偷你東西嗎?他說:「我不是來喝茶的,我是來偷東西的。」他會這樣說嗎?因此,你這個妄想來了,你知道了,你說這是妄想,至於你打不打它,都沒有關係,你只要知道了,它就不足為患了,就怕你不知道,就上了當。比方說有個小偷在摸你口袋,你說:「老兄!你的手放錯了地方吧?」他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對不起,對不起!」就走了;你若不知道,他就把你的錢扒走了。所以觀心的要領最簡單了──「秒秒自覺,念念自知」。

  而你若想到家,到家就是有結果,有結果就不變。什麼叫不變呢?要通得過考驗。別人罵你,你不生氣;你中了第一特獎,不是說你買六合彩中了第一特獎,而是說你的統一發票中了第一特獎,你沒有血壓上昇,也沒有興奮;你丟了一件東西,你也沒有因此就少吃了半碗飯,這個就叫有了結果了。有了結果,就定型了,就不再退失了。

  至於說你想要安祥,有了安祥就是「就路還鄉」。古人講的,乃至於所有的佛法講的,統統是安祥。什麼叫體用不二?我就是安祥(體),我做事是安祥在做事(用),這就是體用不二啊!什麼叫定慧不二呢?就是安祥;一個人如果偏定就無記,偏慧就掉舉,掉舉就是胡思亂想。但是你有了安祥,說話不會語無倫次,文章寫得絕不會陳腐,而且一心不亂,清清楚楚,沒有煩惱,心裏絕對沒有一個成見,也沒有一個固定的念頭存在,這個就叫做觀心。

  安祥就是高級的觀心,安祥也是牧牛,安祥也是不二法門,所以我提出這個安祥禪。因為在這個工業時代,叫各位去打坐觀心,那是強人所難;叫你去參話頭,那平常沒有參話頭,汽車常常都不讓路、都碰上你了,你若一參話頭,恐怕不要經過樓梯,從二十層樓一步就下來了。那的確是「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廢寢忘食,不捨晝夜,天黑天亮都不知道了。為什麼?參到那個境界,是心光發露,晚上不用開燈,你也可以看報紙了,但是你也沒有那個心情看報紙。所以,你只要守住安祥,你就到家了,再也沒有什麼東西了。如果你有二三,那麼就「成於一,敗於二三。」

  我不反對各位棄暗投明,因為我是「暗」,你們可以去投「明」──另投明師,我都歡迎。但是你們既然學我的法,就不要摻雜別的東西,因為兩種東西混在一起會起化學作用。棉花跟硝酸不在一起,各有各的用處,棉花一旦硝化了,就變成了火藥;甘油跟硝酸各有各的用途,甘油一旦硝化了,就是最敏感的炸藥。所以你們不要摻和,雜毒入心很難治。你跟我學法,又跟別人學,結果兩敗俱傷,我們兩敗,你一個人俱傷,那非常不好。

返回目錄

三、 大徹大悟的涵義及方法

  問:何謂大徹大悟?如何才能大徹大悟?

  答:大家把「悟」字拆開來看,「悟」字就是「我」跟「心」兩個字,拼成一個「悟」字。所謂大徹大悟,大悟就是明心,大徹就是看到一切事、一切理的起點、源頭。也就是說你要到了理未萌、事未生、眾生沒有出現(威音王)以前,看它是個什麼?你若肯定了,就見性了。你若是不肯定,就是入寶山而空手回,這樣的人很多。

  至於「見性」,就是見到了一切事物的屬性。我給各位做一個引子:你看水是濕的,不管它是氣體、液體、固體,氫二氧一不變,只要它的分子式沒有變,濕性就在,濕是水的屬性;火,不管是太陽表面的幾十萬度,或者燒了酒精的二百度,它都是熱的,不熱不能叫火。所以水性濕、火性熱,生命的屬性是什麼呢?你比我還清楚,你就是不肯用腦筋,也就是說你不願意付出,你只想獲得。「耕耘你去耕耘,收穫我來收穫」,那沒這回事,不可能的!你稍稍用點腦筋去想一想,你就找到了。別人參了三年,你回去參個三天吧!保證你能夠大徹大悟,都能夠見性。

  再說得詳細一點,大徹就是看得很徹底,找到一切煩惱的祖宗,找到一切生命的祖宗,找到一切真理的祖宗、始祖,而不是找到祖父或曾祖父而已,那不夠的,要找到萬事萬物的最初因。找到了最初因,你就看到了生命的永恆相,你就離生滅,就超越了一切的哲學,就超越一切的宗教了。所以禪的特色,就是一個「超越」--既存在又超越,既淑世又出世,既具象又抽象。

  至於有人說「我打你就是不打你,那我打你好了,因為我打你也是不打你」,那個就是矛盾,那就是開玩笑,那叫戲論。又有人說「有就是無,無就是有,我把你的錢拿走了,就是我給你錢了」,天下有這種事嗎?這叫戲論。「有、無、非有非無、非非有非非無……」,那叫「四句百非」。「有、無、非有、非無」這四句,發展成一百個「非」,那叫戲論,徒亂人意,搞這一套,愚不可及!

  怎麼才能大徹大悟?第一個,你就保持安祥,久了以後,它自己起變化。為什麼?「一切佛法,自心本有」,「從門入者,不是家珍」──那是外面來的,你本有的智慧若開發出來,一切具足,與佛無異。六祖大師沒有念過書,他說的法可以說是放之四海而皆準,沒有六祖就沒有禪宗;沒有禪宗,儒家的思想就僵化了。有了禪,才有了心學(又叫理學);有了禪,才有了中國藝術的獨特風格--既具象又抽象,既存在又超越,既寫實又寫意;有了禪,才有了中國特有的文學--禪文學。

  大徹就是徹見宇宙實相,我再指給你一個要領,就是找到一切事、一切理的源頭是什麼,萬生萬物從哪裡來?找到了,你就對了,你要肯定。什麼叫大悟呢?徹底認識了永恆的自己。而你現在的肉體,這是一部機器,日本高橋先生說,這是個「緣生之舟」,禪宗也說:「無量劫來賃屋住,不知誰是主人翁?」你是主人翁,這個肉體是你租的房子,用完了,還要還給人家,這不是你的!就是這樣。

  總之,大徹就是認知宇宙萬事萬物的最初因,大悟就是徹底認識原本的自己、不生不滅永恆的自己。認識了自己,生就是不生,滅就是不滅,念就是離念,假的就是真的。為什麼?「我是法王,於法自在」,既然是假的,就是不存在,不存在,當下假的本體就是真的,因為冰是水,泡沫也是水,所以即假即真,一真一切真。徹悟了以後,就很好。

  你若能夠守住安祥,三年兩年,你的安祥不變,我老實地跟你講,它自己會發酵、會膨脹,會把你內在生命的潛在力引發出來,它會讓你強迫中獎,無法拒絕。

返回目錄

四、 達到生命的圓滿的標準

  問:什麼標準才算是已經達到生命的圓滿?

  答:這個沒有標準的,這個不能用秤去稱,也不能用尺去量。你說你達到生命的圓滿,你到我這裏來,我來給你衡量、衡量,掂一掂你的分量,就知道你是真圓滿還是假圓滿。

  其實,這也很簡單,你生命圓滿了,你一定是污垢去盡了。圓滿不從外得,不需要從外面補充什麼東西才能圓滿,而是你原本就是圓滿的,只是你被埋沒了。被什麼東西埋沒?被心垢、罪垢埋沒了,因為你常常明知故犯,所以被一切的錯誤、罪惡所埋沒。王法無私,還有貪官污吏;佛法法爾如此,有業必有報,連佛也不例外,沒有特權,沒有例外,是最公平的。你要達到生命的圓滿,就必須把諸陰銷盡。你能夠消掉百分之七十,剩下百分之三十,那你就具備了相當大的同化力,你就能夠做「法的現證」,就能使人品嘗到法的甘露滋味,而親自感受到無住、無念、無相,親自感受到空空朗朗、秒秒安祥,這證明你是圓滿的。如果你沒有親和力,沒有同化力,那你還差得多。

返回目錄

五、 如何把觀心和工作合而為一

  問:日常生活當中如何把觀心和工作合而為一?

  答:你這個問題問得很好,如果你這麼問:「我太太如何把買菜和帶孩子合而為一?」那這個答案就更好答了。就像你太太買菜牽著孩子,不要鬆手,稍稍注意這孩子,一鬆手就溜走,他在哭(找媽媽),你太太在急(找孩子),所以禪宗對這個事叫「管帶」,也叫「牧牛」。

  剛才我講了半天的《牛的禮讚》,各位聽了《牛的禮讚》,答案都在裏邊。你要像帶孩子一樣,不要鬆手,一鬆手,孩子就丟掉了。管帶,不妨礙你做什麼事,只要你隨時照顧腳下,腳是走路的、行的,實際上是要你照顧心態。古人是很幽默的,他說「照顧腳下」,實際上就是要你照顧心態,秒秒照顧自己的心態。這樣你就成功了,你也能夠保任安祥了。你看指月錄,有個人專門炸油糕討生活,結果在炸油糕的時候她悟道了,所以工作不妨礙修行。

  人要工作,活在責任義務裏,而且人要把工作當享受,從工作當中發掘樂趣,工作就會給你智慧、給你榮譽、給你成就。你若帶著無可奈何、厭煩的心態去工作,工作就給你懲罰、給你羞辱、給你失敗、給你打擊。有個人告訴我說:「我的錢夠用了,我不工作了。」我說:「你若不工作,有錢吃飯而不做事的話,你以後不要叫我師父了,除非你出家當和尚,不要上班了。」還有個人說:「我不要結婚。」我說:「你不結婚是很偉大的,但是你晚上會夢遺,這就不好了,倒不如結婚算了。」問題就出在這裏,所以各位要走中道。你脫離了中道,就不對。

返回目錄

六、 興趣太多會破壞安祥

  問:對於工作專業化的追求,如何適可而止,而不至於變成對名利的追逐?興趣太多,好奇心太強,是否會破壞安祥?

  答:好奇心太強,那絕對破壞。天下本來平淡,有什麼奇?無奇。

  你到處追求、研究一門學問,這是好的。不管研究哪一門學問,你專業的深入,那不叫追求名利,因為名和利是工作的副產品。你的努力是真實的,而你工作的成績是主產品,名利是跟著來的,你把它看作碾米廠的糠,就對了。你有名利,但是你不追求名利。

  學正法的人,參禪的人,許多東西是不求自來的。你說「我想開悟」,你要開悟就開悟,那大家都要開悟,大家都開悟了,那不是這回事。「你要收穫,請先耕耘;你要獲得,請先付出;你要成功,請先努力。」我不是無的放矢,我為什麼開頭講這幾句話?這是人活在現實相對人生當中,可以保證修行成功的基本前提。你若不肯這樣,你沒有辦法修行成功。

  你的興趣廣泛,就不對,我時常講:「如果你把參禪當作生活的唯一興趣,而不是興趣之一的話,假以時日,功到自然成。如果你把參禪當作興趣之一,還有更多興趣的話,那參禪不會成功。」因為參禪是最偉大的事業,這是生命開發一勞永逸的事業,一次成功永不退轉,一次開悟永斷無明。這樣大的事業,哪是附帶地辦一辦就能夠辦得好的?不可能的。所以,你若不想參禪,一樣地,你也可以去做個好人。禪的基礎是做一個光明磊落的人,佛有十個名號,其中一個名號就是「丈夫(大丈夫)」,這種大丈夫用孟子的註腳也可以用得上:「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簡單地說,「不可告人的事斷然不為」,光明磊落,也就對了。

  如果你興趣多多,結果注意力、生命力、精力都分散了。如果你說「十八般武藝我樣樣精通」,實際上是樣樣稀鬆。如果十八般武藝你專攻一項的話,你可能就會精通。所謂「成於一,敗於二三」,也就是說把你的情感、智慧、注意力集中到一點上,讓它形成一個焦點,在那個焦點上就會爆發出智慧的火花,開放出生命的花朵。你若不能形成一個焦點,就違反了佛說的「制心一處,事無不辦」,就違反了佛的明誨。所以你一定要集中,集中才能發揮生命力。凹面鏡必須形成焦點,才能發光發熱。如果它的投影很大,那它凝聚的溫度就很低,所以要集中。

返回目錄

七、 上夜班的調適方法

  問:因工作上的關係,常常需要熬夜,生活不正常,體力益顯不足,在此狀況下,原本紛亂的心態更加無法控制,是否有解決方法?

  答:像這個難題,應該你自己解決,你不能把燙手的山芋丟給我,但是問題也很簡單。上夜班的人很多,例如報館的排字坊、新聞工作者,乃至於電信局的人跟軍隊的通訊工作人員……,他們都上夜班;他們不但上夜班,而且不固定,這一週一、三、五上夜班,下一週二、四、六上夜班,都不一定。如果你能保持秒秒安祥,你不睡覺都沒事。人長了嘴巴可以隨便講,但是我說的話是可以通得過實驗的,如果你聽《安祥歌》、《自性歌》,聽得高興了,聽到早上四點鐘,你再睡覺,早上六點鐘就起來,你照照鏡子,容光煥發。如果那一夜,你是給禪學會寫文章而沒有睡覺,你第二天容光煥發,你很擔心氣色不好、精神不佳,結果你的同事都說你今天氣色非常好。

  你上夜班並不是影響健康的絕對因素,而是在於你的心態,你沒有辦法約束、管理你自己的心,想念太多,先有成見,說「我上夜班,所以影響健康」,自我催眠,它就影響了,那叫自我催眠。有很多人悲觀地說「我這個事要倒楣」,結果就倒楣了。你天天想倒楣,天天禱告,就真的倒楣了。所以你心裏不要想,你說「這個很好,白天睡覺最好了,起碼不必怕鬼嘛!這最好」。你若抱著喜悅的心情,管著自己的心,不要胡思亂想,躺在床上把一切的念頭停止,你若有這種毅力的話,那健康馬上就恢復了。

  你每天有機會就多唱唱《自性歌》、《安祥歌》,保證好像太陽照射你的臉一樣,會感受到法的光。你說「老師講法的光,我看不到」,人對於光,眼睛能接受的只有百分之一,百分之九十九不能接受,紫外光、紅外光……都看不到,但你會感覺到熱輻射。你能夠常常唱歌,唱到心窩發熱,你就會容光煥發。一個容光煥發的人,他健康的表徵已經出現了,哪會不健康?當然會健康。

返回目錄

八、 用「照」,不要用「看」

  問:做事時難免要對外在認同,這算不算取相認同?

  答:對外界認同,難免可免。雖然是難,並不是不可能,難免並不是不可免。

  你不要用「看」,因為禪宗不是用「看」,而是用「照」。用鏡子去照那個東西,清清楚楚,用「照」就平等了。不管是七十歲禿頭的老太太跟十七歲美麗的小姐,都打同等的分數,每個人一百分,皆大歡喜。你若用肉眼看,那老太太打三十分,小姐打九十分,那就有了差別了。

  你們要用「照」,口說無憑,你們現在看我,就是用「照」,說我這個人似幻似真、若有若無,就是這樣的感覺。用「照」,不影響你工作,我們都是通得過實驗的,你不妨試試看。試試看,現在講是沒有用的,你用「照」,你不用去取相,用「照」的效果是一樣的。古人說「省力處即是得力處,得力時即是省力時」,你若用「照」,省心省力,效果奇佳,比你那個「執著的(取相)」要好多了。

返回目錄

九、 反省的入處

  問:反省沒個入處,不知從何開始,請老師提示。

  答:反省沒個入處,就是反省不夠由衷,馬馬虎虎,隨隨便便,沒有就算了,那就不用反省了嘛!

  要由衷,發心,發大心,然後說「我不反省、不改過,煩惱永遠與錯誤同在,毀滅永遠與罪惡同步,當我走向罪惡就是走向毀滅,當我製造錯誤也是在製造煩惱。我要想不煩惱,瀟灑自在,一定要找出快樂無憂的原因來。」你不把這些因子抽換,事情永遠不會改變。而抽換這些因子的努力,就是修行。

  修行只是改變自己,很多人搞反方向了,總想改變別人,說「這小子怎麼看就是不順眼,這小子拿掃把怎麼這種拿法?不對!那個小子吃飯怎麼嘴巴直響,像個豬……」這都是你生氣的原因、誘因。可是你沒有想到,你不但吃飯嘴巴響,而且你睡覺時聲音更大。

  人要向內收斂。人決心要瞭解自己,決心要改過遷善,那是個決心的問題,所以要有心力,心力跟反省有直接的關係。若沒有心力的人,那麼反省就要由衷。什麼叫由衷?這不是勉強,這不是一種工作、一種負荷,而是一種享受,這是一種自我開發,比三溫暖還享受,你要有這種想法。然後你說「我若不反省,就不能認識自己。連自己都不認識,還說能了解別人,那是欺人自欺,我應該先瞭解自己是什麼樣的人。」

  我們若反省、認識自己以後,就會發現這個宇宙有太多不公平的現象了──什麼人為萬物之靈啊?其實人比狗都不如。這個話說得好像太過分?其實不過分。你看那個狗,牠的主人再窮,牠都不會棄暗投明,牠一定跟著你;你不餵牠,牠也跟著你;來了生人,牠還是在叫,盡忠職守。人則不然,人很現實,人很追逐名利,不講道義。人雖為萬物之靈,多出一個思維能力跟智慧的成分,但是人在本能上超過所有的動物,狗一年發情一次,人不要說每天發情,有些人甚至每個小時都在發情,這個可惡得很。人若不管住自己,人就會毀滅自己。你看你這樣子活著,你怎麼能說你光明磊落呢?愛說笑,沒這回事,那怎麼可能呢?

  所以透過了反省,你才認識自己。找到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你再不會洋洋自得──「高人一等」。當你看到你赤裸裸的真相時,你說「我實在不是個玩意兒,不是個東西」,那你就一切的罪惡瓦解冰消。但是你必須有個基本前提,就是不再犯。你若明知故犯,明明知道這個是壞的,還去做,你若硬說「罪性空」,空不空?你試試就知道,不會空的。

返回目錄

十、 如何反省才能順暢、徹底

  問:每次在反省時總感到窒礙難行,無法反省得順暢、徹底,是否因業障太重?應該如何才能進步?

  答:你首先要合掌,說「我今天確實沒有什麼事情了,家裡沒有事,工作上也沒有事,不會找到我,縱使找到我,也不會有什麼重大的問題。」而且,你不必說我馬上由現在反省到前五年,不必。你可以把它拉長到一年的時間,也可以用一個禮拜來完成,要看進度。

  你反省不下去,就是由衷度不夠──你一提到反省,頭大了,怎麼反省呀?感覺這個麻煩。你若是怕麻煩,就沒有辦法了。所以你要由衷,先合掌禱告,這個禱告也是自我催眠,也有外力幫助。你不妨說「既然是自我催眠,不妨自我打氣,自我欺騙,好在於己有益、於人無損。」你也可以禱告說「老師!請您幫助我反省,啟發我反省的樞紐,給我開開發動機,讓它發動吧!」然後自己把心裏的念頭先掃光,然後以時間為經,以對人對事為緯,寫出來。就像打麻將一樣,打出來你要收回去--見光死,你不能打出又收回去,這不可以。打橋牌也一樣,牌拿在手上就拿在手上,不能再換。最大的罪惡就是「你做了壞事,別人不知道,還把你當君子」,那這個人罪更大。最大的功德是別人不知道你做了善事,還認為你不做善事,為善不求人知的功德最大。怕人知道的罪惡也是最大,而你把它寫出來,它就曝光了,見光死。然後你看看哪些是可以補救的?比方說我小的時候偷了我舅舅五塊錢,連本帶利算算看多少,我還給他,我還寫封信道歉。某個人我打他的小報告,捏造謠言,他這個人死了,我就觀想他坐在這裏,我給他頂禮磕頭,請求他寬恕;他這個人若還活著,我就直接去了。本來你偷東西,別人不知道,認為你還是個君子,你若說「我偷了你的東西」,那你不就是小人了嗎?人家就因此看不起你!打了不罰,罰了不打。金剛經說:「是人受持讀誦此經,若為人輕賤,先世罪業則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所以一個人曝光是一件好事。有人侮辱你,若不是沒有原因的,而是有事實根據的,要感謝他。你自己經過別人侮辱幾次以後,你自己感覺心裏輕鬆多了,心頭那塊石頭搬走了。

  所以反省要由衷,要自己先作醞釀,做任何事情,預先作準備是很重要的。你先對自己說「反省很重要,我不反省就不認識自己。自己尚且不認識,怎麼能認識佛、認識摩訶般若呢?所以反省是必經的,而且反省是一種享受,這是偉大的心靈改造工程,對我來講,也不費事。」你先自我醞釀一個階段,等到自己很清閑了,一切事情都放下時才做。如果你是太太、小姐,先把瓦斯爐關上,你不要在反省、反省……的時候,廚房在冒煙,這就不對了。諸如此類,就是事先要有妥善的準備,把一切的干擾因素、限制因素排除了以後,再作反省。如果心掛兩頭,乾脆不反省,這個事情並不要求進度,沒有人強迫你要訂進度。你一年反省完畢也可以,一週反省完畢也可以,當天就反省完畢了,那超音速,更好。

  你若不反省,也沒有人把你送法院起訴,你不反省也沒關係。但是反省是一件好事情,是一種徹底認識自己、糾正自己偏執個性的不二法門,也是降低修行障礙、消除障礙的不二法門。

返回目錄

十一、安祥心是至高無上、最上一乘

  總而言之,在這個末法時期,弘揚最上一乘的佛法是很難的,第一個你理解力不夠,不是法執,就是我執。我執──我必須得個什麼好處,這個沒有什麼好處,只是發掘出自己,你也沒有得到任何東西。《法華經》說,一個富家子流浪他鄉,兵慌馬亂,臨走的時候,他的母親在他的衣領縫了個夜明珠,他卻不知道。母親忘了告訴他,本來想告訴他,賊人來了,說「快跑!」他藏著夜明珠到處要飯,去給別人做勞動,做最低級的工作,回到家裏才知道有個夜明珠,好高興!你高興什麼?這原本就是你的,你並沒有得到什麼。自己原本是佛,只是你多了一些東西,把它去掉,佛就抬頭了。你若不去掉,你就把佛埋沒了,你自己埋沒你自己。

  真實法是信願行證,是可以驗證,可以證實,通得過實驗的。你們問的那些問題都是枝節,不是重點。真正的重點是:「你坐在我面前,心態改變了沒有?是不是空空朗朗?有沒有熱輻射的感覺?」如果有,那表示你相應了,請你保持現在的心態,那就「就路還鄉」,就到家了。你若保持不住,那表示你的障礙很深,你要反省,因為你牧牛的功夫不夠,你沒有拿著個杖子守著牛,不要讓牠亂跑、亂吃、亂破壞。如果你坐在我面前還是心猿意馬,亂想一通,那表示你不相應,你以後也不必來了。你來了,浪費你的時間,也增加我的歉意。

  如果你相應了,那請你保持你現在的心態。因為佛、菩薩、阿修羅、魔鬼、上帝……,他們的差別不在於外形,而在於他們的心態。而這種心態就是孔子給《易經》寫的《繫辭》:「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也是莊子講的:「不將不迎,應而不藏」,把持自己的心就像鏡子一樣,也是唯識法相宗講的「大圓鏡智」。

  你坐在我面前的心態是至高無上的,是最上一乘的,這就是「以心傳心」。「以心傳心」不只是說說而已,你已經實驗到了。如果你還不能夠發長遠心,盡形壽--全生命、全感情、全人格、全理智投入的話,是你埋沒你自己,沒有人埋沒你。你是甘願放棄生命的開發,甘願永恆被埋沒。你原本是佛,你只是被埋沒了,你若要東找西找,找些道理,那就是反其道而行。為什麼?你之所以不能恢復你的佛性,是因為你裝的東西太多了,而不是缺少什麼。你再往裏面填,你原來是被埋沒,填多了就被壓死掉了。佛性固然不死,但你勉強壓它,它也受不了,說不定就給你壓得變形了。

  這是非常殊勝的法緣,所以大家要珍惜緣生。

返回目錄

 

本站歡迎無償連結及轉載,共濟有情 。 瀏覽人次:
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2.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