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聯絡我們
 
 
  唱禪歌就是修行
                         ~一九九四年二月六日對安祥合唱團開示
 

一、安祥合唱團的特色是唱出安祥
 
  首先祝各位未來的一年秒秒安祥、萬事如意。
 
  在過去這一年中,有兩件事情值得道賀:
 
  第一,各位在高雄的演唱會非常成功、表現得非常好。第一個「好」就是把平常老師教導你們的都充分發揮了出來,毫無保留地發揮。我相信老師一定很高興、很受用,沒有比這個更受用的了。她付出的心血完全呈現了出來,這是最高的受用。
 
  各位平常總是很謙虛,但過於謙虛,就有點兒像自卑,會喪失了信心;過於自大就故步自封,使自己不會再進步。
 
  我們安祥合唱團,今年跟去年完全不一樣,不管在技巧上、音色上、在合唱的調和上都是第一流。當然我們不敢講音色、技巧都是全世界第一,可是我們安祥合唱團的特色,在全世界上沒有第二個。別的合唱團唱得的確很好,可是給人們的感受,是少了一樣東西,那就是最稀有而珍貴的安祥心態。就像我們煮了一鍋豆腐白菜,別人燉了一鍋雞,可是他們的雞沒有放鹽,我們的豆腐白菜調味料調和得很好。也就是說他們的技巧、音色都不錯,有的合唱團人數還比我們多(我看過錄影帶就知道),可是唱出來的感受就是不一樣。
 
  我們那天的指揮固然是非常成功,而且在鋼琴的引導、烘托下,全體都是到達一個理想的境界,非常美好。我相信,各位演唱的人比聽的人更享受。
 
二、「唱而不唱,不唱而唱」就是入定
 
  我時常講「唱歌就是一種修行」,你們大家不相信,以為我是愛說笑,其實「唱歌就是修行」。我以前講這句話的時候,大家都認為我愛說笑,說這是一種戲論,這是一句開玩笑的話,現在你們一定都體會到這句話的真實性了。當你們唱得好的時候,就可以體會到「唱而不唱,不唱而唱」,你們一定有這個體會。我坦白地告訴你們,佛教「四禪八定」當中有一種叫「喜樂定」,當你唱歌唱得叫別人開心,別人開心而你自己也開心的時候,那就是入定了,唱的人入定了。什麼入定呢?唱得一點都沒錯,而且唱得還很理想,但是好像是沒唱──「忘了唱什麼,唱什麼也忘了」,又好像是「第一句唱完了,第二句就自己出來了」,這個就叫「修行」。
 
三、保持安祥就是光的天使
 
  為什麼說你們值得恭賀呢?因為你們唱禪歌度了人、救了人。我時常講:「只要你保持安祥,你就是光的天使,你就是佛的子民,也是上帝的兒女。」因為在我的認知上,佛就是上帝,上帝就是佛。上帝若不是佛,上帝就沒有生命;佛若不是上帝的話,那麼佛就沒有立足的餘地;因為上帝無所不在,佛的法身遍虛空;「佛者,覺也」,上帝不能沒有知覺吧!所以「上帝即佛,佛即上帝」。我們能夠保持安祥,用安祥心唱安祥禪曲,我們就在擴大上帝的光輝、散播上帝的仁慈。
 
四、緣生靈子線與報恩的關係
 
  有的時候大家對於我在講詞裏面講的話,感到莫名其妙。比如我曾說我們修學安祥禪就是「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又說我們「上報四重恩」就是「堪報不報之恩」,而且我們沒有做什麼,就報恩了。為什麼?因為我們彼此之間都有個緣生靈子線,它是看不到的一種聯繫,也可以說是生命的、心靈的、感情的一個聯繫。你說它是一種波也好,說它是一種心也好,或者說地球有根線也好,都沒關係,那根線跟父母、跟兒女都是連著的。當你心態最好的時候,你會發現你的父母比較健康,你的兒子、女兒比較活潑、天真;當你家裏吵架吵了幾天的時候,你會發現你的孩子都是了無生機、垂頭喪氣,再小一點的孩子晚上會作惡夢,他莫名其妙地坐起來哭一陣,你問他哭什麼?他也不會講,你打他,他還是哭。如果你能保持安祥的話,那你在世的父母固然是很健康、很喜悅,而去世的父母也會上昇天堂。
 
五、散播安祥就是上報四重恩
 
  四重恩就是天地、父母、國家、眾生這四重恩。那麼我們報眾生的恩是怎麼報呢?
 
  如果我們有安祥,我們走到那裏去,都是在散播安祥。因為你的心態不管是好是壞,它都會形成一個磁場;修行好的人就知道,每一樣東西都有磁場。「海市蜃樓」是它過去留下來的磁場,現在「主題重現」,展現雖不真實,但是並非沒有,我們人、眾生、萬物也是一樣。我這麼講不現實,我講個現實的。各位在高雄演唱的時候,有人聽了你們的演唱就入定了──得定,而你們並不是有心叫別人得定,也就是說你救人並不需要起心動念要救人,你自然就救了人,也不必下個決心、有一個意識要去幫助別人,只要你存在,只要你安祥,你就幫助了別人。
 
  有很多人對於這個安祥信不過,要學點功夫。禪刊裏曾刊登過,有位學了四十幾年氣功的大陸安祥禪友,他說「安祥才是真正的氣功」,為什麼呢?儘管我講的話變成錄音帶,錄音帶變成繁體字,繁體字再變成了簡體字,它排版、出版的過程,我們並沒有去接觸,但是它有訊息,這叫「心靈的訊息」。
 
六、成功的演唱會就是唱出安祥
 
  這是一大喜悅,各位在這次的演唱會非常成功,好到什麼程度呢?好到我們可以跟別人比一比,那天所有參加演出的合唱團,他們的水準並不差,除了有一兩個合唱團稍微弱一點以外,其他的團都很不錯,甚至有一個合唱團相當好。但是他們沒有安祥,他們唱不出安祥來,這是各位值得問心無愧;不但問心無愧,而且面對上天還是充滿信心的一件事──哪個合唱團能唱出安祥來?哪個合唱團能夠讓別人入定?沒有這回事,絕對沒有。各位唱得非常成功,成功的事實並沒有被大家過度的謙虛所埋沒。你們過度謙虛,沒有信心,覺得自己很差、很爛或者很菜,那都不是事實。你們很突出,你們是真善美的體現,一如你們唱的《安祥歌》一樣,所以值得我向你們道賀,非常成功,乃至於你們演唱的錄影帶在電視機播放時,都能散播出安祥的磁場,讓聽的人都很舒暢。
 
七、《心經》樂譜莊嚴華貴,利於散播安祥
 
  第二個值得我們恭賀的就是這一次教授寫的《心經》的歌曲,我看了以後非常感動,寫得太好了,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莊嚴華貴」──它不但美麗而且高貴,可以說是天籟、絕響。《心經》這首歌將來練唱成功以後,我們散佈安祥的功能一定會大大提昇,而我們沒有事在家裏唱的時候,對我們的修行有很大的幫助。每次我講「你們唱歌就是修行」,你們大家都不大敢苟同,為什麼呢?唱歌跟修行有什麼關係啊!大家都把修行看走了樣子。所謂的「修行」就是修正想念和行為,我們想念錯了,把它修正過來;我們的行為錯了,也把它修正。而廣義的想念就是行為,所以王陽明說:「知」到了「真切篤實處」就是「行」,所以這個又叫「言語道斷,心行處滅」。想念就是心行,雖然沒有做,也就是行為,想念跟行為差距不大。對於修行人來講,乃至於對於嚴格要求自己的人來講,想念就是行為;亂想就是黑白想(南語),黑白想就是黑白來(南語)。當我們唱禪歌的時候,想的是旋律,想的是歌詞,那我們這個想念和行為就是最正大、最光明、至真、至善、至美的。所以教授給我們寫的這首歌,值得我們恭賀。對教授我們十分感謝,對我們合唱團來說,則值得欣喜。因為有了這首歌,將來對我們修行的幫助更大;有了這首歌,我們散佈安祥的力量會更強。
 
  當然我還有個願望,我希望能夠把《心經》這首歌做成一個單獨的帶子,而我也盼望──我們能不能請教授把曲譜再加點工,這個話怎麼講呢?我希望這個帶子,第一個單元就是演奏,音樂演奏──鋼琴演奏……,什麼演奏都好,第二單元就是獨唱,第三單元就是輪唱,第四單元就是合唱,第五個單元就是齊唱。為什麼要齊唱呢?因為齊唱才能夠烘托出那種念經的氣勢。所謂念經就是莊嚴肅穆,齊唱有齊唱的好處,它顯得特別肅穆莊嚴。齊唱的要點就是說要有節奏,節奏一定要鮮明,加一點打擊樂器會更生色。這是我對我們安祥合唱團的兩大恭賀。
 
八、智慧與熱情是安祥合唱團的生命力及活力
 
  各位這次的演出非常成功,大家謙虛是種美德,但過於謙虛就是自暴自棄,不必太謙虛了。這一次的演出對指揮來講,是個最大的享受,因為平日的心血在那個時候全部呈現;對伴奏來講,也是一大享受,因為大家都照著妳的引導前進,而且經由妳的烘托,有了一種「紅花綠葉」的效果,這是很難得的,鋼琴那天伴奏得非常好,你們大概也察覺出來了。
 
  我們安祥合唱團能有今天,當然也要感謝董事長,因為這完全是他的構想,從策劃開始,他突破了很多的困難。很多事情並不是說「說一句」,它就會像變魔術一樣地出現了,不是的,那要花很多心血,突破很多的困難,需要智慧,也需要熱情。沒有熱情的智慧,冷冰冰的,沒有活力,沒有生命力。他把智慧、熱情融合在一起,就產生一種創造力,這種創造力也就是我們安祥合唱團的生命力及活力。所以我們要感謝他。
 
九、安祥禪沒有「作止任滅」四大法病
 
  最後,我就要解答一些問題。解答問題之前,我看了一下,各位提出的問題不太實際,也不太有深度,進步不大。這些問題輕飄飄的,與修行沒有多大關係。你若不知道那些問題,恭喜你很有福氣;你知道了,反而不妙!不妙!成了修行的障礙。我為什麼講這個話呢?有很多修行人,不管在家或出家,修行了三四十年,乃至於從十歲修行到九十歲,修行了八十年,他都不知道怎麼修行。
 
  你怎麼修呢?我在車上跟一位會友講到:「《圓覺經》上講的四大法病,也是四大禪病。」
 
  什麼叫四大法病?就是「作、止、任、滅」。
 
  作:你有所作為,說「我要做什麼──我要打坐、我要念經、我要看書……」,這是病。
 
  止:說「我過去很多習慣要不得,我把它停止」,這是毛病,這不是修行。
 
  任:說「我隨緣,隨便就好,環境叫我怎麼樣,我就怎麼樣,我不必刻意要做什麼」,這是病。
 
  滅:說「我的心裏有妄想,我把它停止、把它熄滅」,這也是病。
 
  由這四大法病,我們就聯想到佛陀最早先轉法輪的四諦──苦、集、滅、道,也是病。
 
  我這麼講,全世界的佛教徒都會罵我、打我。但是各位要知道,這是佛自己講的,《修多羅了義圓覺經》上佛自己講的。像這樣,你怎麼修嘛?動輒得咎,你怎麼修呢?只有我們的安祥禪是沒有病的,因為安祥禪既不要做什麼,也不要停止什麼。昨天做什麼,今天還是做什麼;昨天吃什麼,今天也吃什麼;不要增加什麼,沒有「作」,也沒有停止。昨天我在家裏做飯、做菜侍候先生孩子,今天我停止不侍候了,沒有這回事,我們還是跟過去完全一樣。所以真正的修行就是安祥,只要安祥在,你就是一個發光、發熱的人。
 
  說到「發光」,心眼開的人看得到;說到「發熱」,你就是一個熱心的人。有些認真修行的人,或多或少感覺到自己是「熱心人」。我講的「熱心人」不是一個形容詞,是寫實的。也只有安祥禪,沒有修行人一般的過錯。
 
十、唱禪歌得「心空」
 
  我剛才講合唱團,我並不是刻意指台北的,台中的安祥合唱團也是一樣的好。徐玉綢(指揮)他們都花了很多的心血,他們很謙虛,並不滿意自己的成就。這次我接到他們的信,我就知道了,不但聽歌的人得定,唱歌的人也得定。這個話怎麼講呢?那位鄭秋香團員唱著唱著,心空了,好像沒有在唱歌,誰在發聲啊?不知道,也沒有想到唱歌,但是就唱完了。技巧、旋律通通都忘掉,卻唱得蠻好的;唱了以後,這一個階段完全是空白。這個對參學有年的人來講,那就摸到鼻孔了。換句話說,妳要找的是本來面目,這就是本來面目;妳要找的是「空」嘛!這就是桶底脫落了,一個水桶的底脫落了,它若不「空」,又是什麼?就是「空」嘛!問題是說「萬象叢中獨露身,唯人自肯方乃親」,妳自己要肯定。妳說「我想保持久一點」,妳也很難保持,妳要走中道,中道是什麼?就是安祥。妳有了這次的經驗以後,對安祥就很容易保任,非常容易。
 
  我們台中合唱團團員對團隊的向心力,一天比一天強,何以見得?因為大家或多或少、或深或淺都獲得了法益,也都體認了安祥的美好。而且我們大家不是為了功利才來參加合唱團,大家是為了修行、為了興趣;但是參加了合唱團,卻對自己的身心有莫大的助益,對自己的修行有莫大的助益,對自己的家庭有莫大的助益。我希望各位以後加緊努力,我也希望各位把根器好、非常優秀的人介紹到合唱團裡來,來擴大我們合唱團的陣容,這個是很大的功德,這也是一種救人救世的功德。
 
十一、唱禪歌就是修行
 
  有人說「我們唱禪歌有助於修行」,這個話要糾正,唱禪歌不只是有助於修行,實際上「唱禪歌就是修行」。
 
  「鄭秋香!你把你唱歌的體驗向大家講一下。照實的講。」
 
  鄭秋香:「師父好!各位師兄,我今天感冒沒辦法講話。」(剛開口,即已泣不成聲)
 
  師 父:「好了,感冒好了!」(眾笑)
 
  鄭秋香:「我接觸安祥禪,將近兩年來(很激動,邊哭邊說),給我最大的感觸,是整個人都改變了。以前好勝心很強,每做一件事情都以為自己很能幹,可是自從接觸安祥禪之後,才知道強人是失敗的,只有謙虛、盡義務、盡責任才是最大的功能。我就講到這裏為止,謝謝老師。」(鼓掌)
 
  在沒有解答問題以前,我要再講兩句:「唱《安祥歌》就是修行,修行就是修正想念行為。」當我們全心唱歌的時候,我們的想念最好,我們專心唱歌的行為也是符合真、善、美的要求的。但是佛法講「制心一處、事無不辦」,你要想符合真、善、美的要求,你就「一心唱歌」。唱歌的時候不可以想別的事情,把全生命、全感情、全理智都投入唱歌,這個叫「一心唱歌」,「一心唱歌」就是修行。鄭秋香她很客氣,她一心唱禪歌,如果她過去是有修行的基礎,那可以說她因為唱禪歌而悟道,因為她都「空」了。
 
  佛法的最大的難處,就是說你不可以有作為──你修行不可以做什麼,你修行不可以停止什麼,你修行不可以適應環境,你修行也不可以熄滅自己的意識想念──也就是說不可以叫生命力降低,也就是說不能壓熄你生命之火,這個是修行最難的地方。那我們這個唱歌沒有做什麼,也就是說我們都沒有《圓覺經》講的修行的過患(作、止、任、滅的四種法病)。我為什麼叫鄭秋香報告呢?她很謙虛,她唱歌得到了很高的一種覺受。在這個地方,我看到各位現在和沒有參加合唱團以前,不一樣就是不一樣。就拿梁玉明來講,我們幾幾乎不認識了,是不是?
 
  梁玉明:「是的,謝謝師父。」
 
  「謝謝你自己。」(眾笑)師父不能替你修行,就像不能替你吃飯一樣。你講:「我現在肚子餓,沒有時間吃飯,請老師幫忙。」這幫不上忙的,老師肚子脹破了,你還是肚子餓,那叫「不能」。修行完全靠自己,修行沒有什麼神秘,修行毫無他力可以依靠。說「上帝保祐我,佛保佑我」,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世界有恆河的沙那麼多,眾生更是無量,佛和上帝不會一個一個地教導你、幫助你,不會的,要靠你自己。
 
  我為什麼叫鄭秋香出來報告一下呢?那就是證明一件事──「唱歌就是修行」。每位合唱團的團員就是典型的、標準的安祥禪的修行者,而你能夠唱到「唱而不唱,不唱而唱」,這是真正的禪的境界。你修行到心境好的時候,確實能這個樣子。但是有個基本的要求,修行人不可以跟任何人計較,不可以跟任何人講道理,不可以說「你對不起我,你不聽我的」……,也就是說修行人不可以狂妄到想改變別人,要別人合自己的意,這是狂妄。要想辦法如何合別人意,當你合別人意的時候,別人就合你的意。當你自己完成了自我改造以後,一切環境就會跟著你而轉,跟著你而變;不相信,試試看,你就知道,事情一定是如此,而且功不唐捐。我看在座的各位都能修行成功,我有這個信心,各位都會修行成功。
 
十二、耕雲導師給安祥合唱團的祝賀詞
 
  安祥禪曲是性靈之聲、天使之歌,
  因此,你們就是散播安祥的天使、心靈禁錮者的救星。
  你們那純潔、優美的歌聲,將──
    啟開人們的心扉,滌去人們的心垢,喚醒人們的夢魘,破除人們的無明,
    讓人們的心靈獲得解脫、提昇。
  你們那安祥離執的歌聲,將──廓清人心的陰霾,
    讓社會充滿了祥和,人間充滿著溫馨,世界醞釀出永久和平。
  你們在為大同的腳步加速,在為「人間淨土」催生。
  你們以無償之愛作為動力的耕耘,
  必將收穫到安祥、喜悅、幸福、青春以及生命的永恆。
  願你們秒秒安祥、事事順心。
  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八日
 
 
本站歡迎無償連結及轉載,共濟有情 。 瀏覽人次:
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2.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