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聯絡我們
 
 

 

心泉潺潺集   耕雲
 
性天如皎禪師辭世偈
 
  「文章佛法空中色,名相身心柳上煙;唯有死生真大事,殷勤了辦莫遷延。且道如何了辦?良久曰:吾今無暇為君說,聽取松風澗水聲。語畢,怡然而逝。」
 
  「佛法無多子」。會得松風澗水聲,大事當下了畢。若實不會,切忌問人。
  
 
一念萬年
 
  參禪而罹「擔板」、「趁塊」之病,豈止是「泥跡失神」而已,甘露也將成為毒藥。
 

[第1頁]

  有等捫聲捉響之徒,聞說「一念萬年」,便乃斂目藏睛,空心枯坐,自謂修行,其實不是。
 
 
  若問如何即得?曰斯事甚明。只是自心自覺,自覺自心;若能覺心不二,斯則「非去來今」矣!又何止「一念萬年」?
 
 
法的人格化
 
  學法的唯一目的,應該是透過「行解相應」的「即知即行」,以完成法的人格的陶冶、熔鑄——讓法的生命取代以「業」為素材的靈魂。
 
 
  多數修學之士,都曾遇到過「深入經藏」辯才無礙的
 
[第2頁]
大德。此輩詞鋒犀利,氣勢逼人,的確讓人心折。然而歲月無情,十年、二十年過去了,再次相逢時,除了二執愈堅,二障愈厚,煩惱愈重外,了無進益,依然徒逞口舌,自負多知。何由陷此?無他,病在解行相背,言行分裂,致破壞了人格與心靈的統一而已。
 
 
  「因地不真,果招迂曲」。學法者倘使不能以法為人格的內涵並反映、貫注於生活的全程,則虛偽之因,必得幻滅之果。
 
 
 
閒道人
 
  修學到絕愛憎,離能所,泯人法,一物我,了無可了
 
[第3頁]
,得無所得時,恰若心似浮雲無所住,「事如春夢了無痕」。到此才真個是「無事無心無為閒道人」,也才堪稱是「參學事畢」。
 
 
我覺故我在
 
  讀「學道之人不識真,只為從前認識神;無量劫來生死本,癡人喚作本來人」。因聯想到笛卡耳氏「吾思故我在」語,非「認識神」而何?遂信口道出:我思故我在,電腦在作怪;我覺故我在,歷劫無更改。
 
 
末後句
 
  達源居士以「末後句」相問,攤手示之,伊罔措。因
 
[第4頁]
說俚句曰:欲知末後,須究最初;桶底脫落,打破葫蘆。
 
 
了了了
 
  某君讀「醒道歌」後,問其境界如何?余默然。伊一再相詢,遂借西竺本來禪師小參語答之曰:「了了了,一片長空光皎皎;休休休,雲自高飛水自流;豁眼通身無向背,十方沙界任遨遊」!
 
 
心即理
 
 
        陽明拈出了個「心即理」,可謂已臻理之極則。爭奈學者十九忽略,不肯究明,卻向心外覓道理,此輩何異「作繭自縛」?
 
[第5頁]

 

本站歡迎無償連結及轉載,共濟有情 。 瀏覽人次:
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2.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