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聯絡我們
 
 
誌公十二時頌
平旦寅,狂機內有道人身。窮苦已經無量劫,不信常擎如意珍。
若捉物,入迷津,但有纖毫即是塵。不住舊時無相貌,外求知識也非真。
 
日出卯,用處不須生善巧。縱使神光照有無,起意便遭魔事嬈。
若施功,終不了,日夜被他人我拗。不用安排只麼從,何曾心地生煩惱。
 
食時辰,無明本是釋迦身。坐臥不知原是道,只麼茫茫受苦辛。
認聲色,覓疏親,只是他家污染人。若擬將心求佛道,問取虛空始出塵。
 
禺中巳,未了之人教不至。假使通達祖師言,莫向心頭安了義。
只守元,沒文字,認著依前還不是。暫時自肯不追尋,曠劫不遭魔境使。
 
日南午,四大身中無價寶。陽燄空花不肯拋,作意修行轉辛苦。
不曾迷,莫求悟,任你朝陽幾回暮。有相身中無相身,無明路上無生路。
 
日昳未,心地何曾安了義。他家文字沒疏親,不用將心求的意。
任縱橫,絕忌諱,長在人間不在世。應用不離聲色中,歷劫何曾暫拋棄。
 
晡時申,學道先須不厭貧。有相本來權積聚,無形何用要求真。
作淨潔,卻勞神,方認愚痴作近鄰。言下不求無處所,暫時喚作出家人。
 
日入酉,虛幻聲音不長久。禪悅珍饈尚不餐,誰能更飲無明酒。
勿可拋,勿可守,蕩蕩逍遙不曾有。縱汝多聞達古今,也是痴狂外邊走。
 
黃昏戌,狂子施功投暗室。假使心通無量時,歷劫何曾異今日。
擬商量,卻啾唧,轉使心頭黑如漆。晝夜舒光照有無,痴人喚作波羅蜜。
 
人定亥,勇猛精進成懈怠。不起纖毫修學心,無相光中常自在。
釋迦,越祖代,心有微塵還窒碍。放蕩長如痴兀人,他家自有通人愛。
 
半夜子,心住無生即生死。生死何曾屬有無,用時便用無文字。
祖師言,外邊事,識取起時還不是。作意搜求實無蹤,生死魔來任相試。
 
雞鳴丑,一顆圓光明已久。內外推尋覓總無,境上施為渾大有。
不見頭,亦無手,天地壞時渠不朽。未了之人聽一言,祇者如今誰動口。
本站歡迎無償連結及轉載,共濟有情 。 瀏覽人次:
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2.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