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聯絡我們
 
 
   「無漏行」及會後解惑 法音
       ~一九九0年二月十七日講於台北
 
● 無漏行
 一、修行的中心課題
 二、無漏行就是八正道
 三、正見與邪見
   (一)明鑑因果 (二)三法印 (三)了解四諦、十二因緣 (四)見性
 四、正思惟與邪思惟
 五、正語與邪語
 六、正業與邪業
 七、正命與邪命
 八、正精進與邪精進
 九、正念與邪念
 十、正定與邪定
 十一、安祥禪的禪定
 
●「無漏行」會後解惑
 一、反省懺悔才能忘掉往事
 二、用愛心教導學生
 三、安祥就是一切
 四、心如如不動,藝術創作會突飛猛進
 五、安祥禪比參話頭來得簡單又安全
 六、如何面對壞靈氣
 七、結語
  (一)在地球上建立淨土
  (二)禪不離開宗教、人生與科學
  (三)提升人類的素質就是純化人性
  (四)知識與快樂是人類的道德
  (五)佛法的基本綱要是「大智慧到彼岸」
  (六)禪是政治與人類的希望,是大同社會的明燈


  「無漏行」會後解惑

  藉這個機會,大家有什麼問題,無論在修行上、生活上、乃至人生,都可以提出來,我若不會答覆的話,可以請大家共同來答覆!

  下面有會友提出問題,恭請老師開示:

 一、反省懺悔才能忘掉往事

  問:反省懺悔與往事渾忘卻,二者應如何區別與調適?反省時要如何才不會陷入糾纏?

  答:這個非常簡單,說你若不反省、不懺悔,往事想忘記,是忘不掉的,你想趕都趕不走。只有真正地反省懺悔了以後,往事就忘掉了,這個是忘掉(忘卻),這是第一層解釋。第二層解釋,人的眼睛要往前看,要看明天,要看未來,不要看過去,有些人習慣於忘不掉過去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最遺憾的事他最忘不掉,最忘不掉也最容易使他陷入煩惱。所以不要去故意地、不要習慣於往後看,要養成往前看的習慣,這是第二個。我再重複一下,第一、「往事渾忘卻」是忘不掉的,要真想忘掉,就必須做一番由衷的反省、由衷的懺悔,我的答覆是這樣。

二、用愛心教導學生

  問:激勵學生上進是當老師的責任與義務,但在苛責的過程中常使自己的安祥度降低,請問 老師,兩者之間如何調適?

  答:如果你用愛心去教導他,你的安祥度不會降低,也不會喪失。如果你用不滿、失望、抱怨……的這種心態去教學生,對學生是一種傷害,因為他成為你發洩的目標;而對你是一種損害,因為煩惱與錯誤同步,你做錯了,所以煩惱就跟錯誤同在,因此你應該把操之過急、不滿、失望、抱怨去掉,要有愛心,不要對他失望,循循善誘。

  再者,我是個退伍軍人,從抗戰(也就是第二次大戰),在戰場上活了好多年;然後參加戡亂戰爭,然後隨著部隊撤離到台灣。我一生唯一的興趣、唯一關心的,不是什麼得失、是非、榮辱,而是說「生從哪裡來?死往哪裡去?人的生命意義究竟是什麼?」再說,我為什麼叫大家「把佛法當作唯一的興趣,而不是興趣之一呢?」我是自己說自己。我一生,假如說這一場仗打完了,部隊到後面整補,一到後方,有的人就開酒會慶祝了,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因為那個時候跟日本打仗,常常一個師到了第一線,部隊拉下來,只剩一兩個連而已,戰爭殘酷得很!所以大家慶幸不死,常常有人飲酒作樂,有人另外找消遣的目標,而我最大的興趣,那時候當軍官都有皮囊,牛皮做的,背在這邊,右肩左斜,那我把它拿出去;有的人是標準軍人,帶著《步兵操典》、《正宗勤務令》、《射擊教範》;而我帶的是《金剛經》、《楞嚴經》,帶這些經典,我看看,我就感覺精神有了寄託,生命獲得源頭活水。你若叫我講法,我是無法可說的,我都是亂蓋一通,我哪裡會說法?如果別人叫我說法了,我就說了;我說法以前,我就得到一個啟示───兩句話說:「你只問耕耘、不問收穫」、「你問心無愧,盡到自己的力量,結果如何,不要去問」,我十多年來就抱著這個目標在說法。如果說我這麼大的年紀了,已經是七十歲的人了,假如去說法,別人當作一種消遣,所說的法,沒有人去修,沒有人去學,也沒有人開悟,那我就洩氣了,我就不會再說法了。所以你當老師要抱著我這個態度,我盡了心了,我毫無保留,我帶著愛心,我用鼓勵的態度───多鼓勵、少責難,也用不著「恨鐵不成鋼」,因為鐵就是鋼,沒有鐵哪有鋼啊?為什麼鐵就是鋼呢?那個菜刀不快,把它燒一下,燒紅了往水裡一沾,就變成鋼了!為什麼?因為分子密度變大了,所以硬度提高了,如此而已呀!就是要鍛鍊,所以不要抱著一種不滿、失望的心態去教學生,否則對學生是一種傷害,對自己也是一種傷害。我的答案就是這樣。

三、安祥就是一切

  問:安祥禪的特色是老師能讓弟子當下識得本心,卻無法悟道,在紛擾的塵世中如何契入不二?

  答:你說這個話,我覺得你是愛說笑!你有了安祥,你還要找什麼?

  我在第一篇講詞就講:「禪的基本架構是正見與正受。」「正見」是無所見,若有所見,那就是計執(計較與執著),各位要了解這一點。什麼叫「正見」?就是無所見;《證道歌》說「了了見,無一物」,這就是正見。什麼叫「正受」?正確的感受。什麼叫正確的感受?你在西門町頂好市場附近……人煙密集的地方,你走來走去,好像一個人在走路一樣;你回到家,別人問你「看到什麼東西呀?」「什麼都沒有,沒有看到,也許有,我沒有看到。」不是你沒看到,是你沒有錄影,這個不就是正受了嗎?正受是正確的感受,也就是真實的受用。有了安祥,就受用了。你沒有安祥,你能講什麼呢?剛才有幾位站起來報告的,都是六十幾歲,你看看他們像六十歲的人嗎?不像!這個就是法的真正受用。

  假使說你有所見,說「有一篇大道理」,這個道理是放之四海而皆準、質諸鬼神而無疑、百世以俟聖人而不惑,你牢牢記取,那叫法執,又叫理障。學佛,還不能搞這些東西,這些東西叫做廢知識。什麼叫廢知識?就業考試不考這一門,煩惱來了,它也擋不住。

  你只要秒秒保持安祥,它就不煩惱,它就獲得生命的源頭活水。你看看我們的《安祥歌》。安祥是什麼?是幸福的泉源,是摩訶般若的體現。我為什麼要寫《安祥歌》呢?說到安祥禪,總要有個來龍去脈───它是什麼?所以你不要騎著馬找馬───什麼是法、什麼是道、什麼是有所得?有所得即是無所得,這就是不二法門。因為一切都是你的,整個大宇宙全是你,你更得什麼東西呢?一切都是你,你還得什麼?這是佛剛一出世,周行七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說:「天上天下,唯我獨尊。」這個就是一個示範。你若沒有這種覺受、沒有這種認知,你學佛法,你要去找道理,那不是禪、不是佛法。

  說到佛教,我再講清楚一點,它包含幾個部門,第一個是佛法,我在台南禪學會成立第一次講話,我就講:「佛法者,成佛的方法也!」沒啥道理(話),上海人這樣講,沒有道理,它是一種方法。如果道理可貴,為什麼佛教說二障───一個理障、一個事障?理障障菩提,菩提是什麼?是覺性。你道理多了,堵在你心裡,新的東西進不去了,所以你不可能見性了。事障長無明,你不要一天到晚唸多少佛、燒多少香、磕多少頭、幾點鐘做什麼,那個是助長無明,你越來越愚昧啊!

  我這個安祥禪,安祥就是理,安祥就是事。達摩祖師講的:「有兩條路可以入禪,一個是理入」,你必須到了道理的源頭,古人說「學道如鑽火,逢煙未可休」,像鑽木取火一樣,冒了煙不要停止;「直待金星現,歸家始到頭」,你若鑽木取火,要它燃起來。你要追求道理,也是個法門,但是要找到道理的老祖宗。道理從哪裡來?那我們的答案在每個歌詞裡頭都有,大家若不留意的話,你對別的問題興趣多,對禪的興趣少,而你又不把它當成唯一的興趣,只當成興趣之一,那你就當面錯過。我已經和盤托出,我現在都給了你了,你說更有的話,那是畫蛇添足,雪上加霜;眼睛裡不能摻沙子,佛講「金沙雖貴,在眼亦病」,你眼睛進了灰,很難過,金粉是值錢的,而且是經高溫處理消毒的,灑在眼睛,瞎得更快。所以《金剛經》說「法尚應捨,何況非法」,法都應該捨掉,「慈悲喜捨」──徹底的捨,沒有不可捨,不要有所執著,有所執著就是不解脫。你不要說有所得,得個什麼?你說「除了安祥以外,我沒有了」,你說得很對,除了安祥以外,我的確沒有別的。根據達摩祖師的話:理入就是思惟(思惟修),事入就是秒秒安祥。而正見與正受是鳥的兩個翅膀,鳥有兩個翅膀,牠才能飛,只有一個翅膀不叫鳥,鴨子、鵝雖然不會飛,但有兩個翅膀,否則不能列入鳥類。而且這兩個互為表裡、互相增長,當你正見加深了,正受就爆發了;當你正受很深、很純,正見就出來了。古人說「一切佛法自心本有」,都在心裡;「將心外求,捨父逃走」,你要到外面找佛法,等於不要你爸爸了,離家出走了。所以我給你的答覆就是:「安祥就是一切」,有了安祥,守住安祥,它就會寒灰爆豆,時節因緣到了以後,就能夠洞徹一切,徹見諸法實相,這是我的答覆!

四、心如如不動,藝術創作會突飛猛進

  問:從事藝術工作者,必須在專業上投注心力,激發創作潛力。若心如如不動,創作泉源從何而得?

  答:所謂「如如不動」,是講心的原態。而我剛才講的八正道,你去從事繪畫,這叫正業,而且佛經上說「治生產業,不違實相」,就是說你為了生活,你所從事的任何一個行業,都不違背佛法的真理。而且我們也講過八正道,你繪畫是一個正業,也是對人類有益的,提升人類生活水準,提高人類生活素質的一種藝術。

  藝術在真善美來講,它屬於美的範疇,那是一個充滿了詩情畫意的工作,那是一個創作。而離開禪,你的繪畫就只能表現技術的層面,沒有性靈之美。你若帶著一種安祥心去畫你的畫,它除了技術的成熟以外,還有了性靈之美。你看!中國八大山人開始,向上去追溯到蘇東坡,沒有一個不通禪而成為中國最偉大的藝術家的。因為禪承認一切而又超越了一切,它活在藝術裡,它又超越了藝術;活在宗教裡,又超越了宗教;它是哲學,又超越哲學。而一種既具象又抽象、既存在又超越,那就是禪境界的藝術,禪藝術的可貴在這裡。包括日本人,日本人說「有價值的作品,離開禪,那就不值錢了!」你說你畫得好,像電影院裏的廣告畫,那畫得多像!比如畫柯俊雄(影星),畫得一點都不差,那不可取,沒有生命嘛!所以你從事藝術工作來學禪,非常合適。

  「如如不動,了了常知」,那是寂然不動;當你要工作、應對接物時,感而遂通;感而不通,那就死了。你若不認知「如如不動」,你就不認知「本來面目」,一切學問就變成了沒有根本、沒有源頭,就不能斷惑。我們可貴的就是斷惑,因為我們活在未知裡,活在疑惑當中,最根本的個人生死苦樂都不知道,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

  我所講的法,從開始講到現在,都是在講一個入門的方法。真正禪的內容如何?你要進去才知道。你要如何進去呢?安祥就是一把鑰匙,你能保持安祥,你才能進入禪的智慧寶庫、無價寶藏。你若離開了安祥,你就沒有入禪,連邊都沒有挨到。所以你作為一個藝術工作者,研究藝術的藝術家,學禪使你的作品更閃爍性靈之美,更充滿了生命力,更充滿了詩情畫意,更能表達你心的力量。否則你境界雖然高,但力不從心,你透過禪,保持安祥的心態,這跟如如不動毫不衝突。釋迦牟尼說法四十九年,都是如如不動的。假如各位說,我從開始跟各位說法以來到現在,我並非如如不動,心亂如麻,那我要喊「天大冤枉!青天大老爺!天大的冤枉!我毋是按呢(我不是這樣,南語),絕對不是這樣子」。你保任久了才知道,你剛剛入門,還不大熟悉,慢慢來,不要急。你能保持安祥,我保證你的藝術會突飛猛進,邁入新的境界。我只能這麼答覆你!

五、安祥禪比參話頭來得簡單又安全

  問:弟子偶爾一二回在夜晚精神好時,專注而用力地參父母未生前的本來面目,內心感覺黑漆而且十分沉靜,令人心生恐慌,第二天早上思維旺盛,而安祥正受也降低。這是否方法錯誤?懇請開示。

  答:我時常跟大家講,我的安祥禪不是參話頭禪。何以安祥禪不是參話頭禪呢?因為參話頭像你那樣參,沒有上路。參話頭真正參到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吃飯忘了吃,睡覺忘了睡,就像虛雲老和尚一樣,倒開水往手上倒,那才叫參話頭!

  而那個參話頭是有學理依據的,我今天有很多話,我也不願意過早地預報氣象,太早不一定準確嘛!總而言之!你把所有的思想(千思萬想)、整個的妄念紛飛,集中在一個話頭上,久而久之,那你整個的意識集中到那個話頭,那個話頭你要參,參又參不破,放又放不下,結果就變成了無意識。無意識就是獨頭意識,把多頭意識變成獨頭意識,這個獨頭意識一打破,就到了客觀意識,客觀意識就是真無我。我們今天說「無我」,那是辦不到的。真無我是什麼?真無我就是真有我。何以這麼講呢?禪是不二法門,若有兩個,就不是禪了!今天我們所謂的「我」,就是我們生命的個別相,因為每個人表面意識不同,生長環境、遺傳因子、教育因素……等種種,造成了人心不同各如其面,構成了千千萬萬不同的人、不同的表層意識。我們把表層意識除掉,就是我們根本的、原本的心,它沒有六根(無眼耳鼻舌身意),那有六根哪?也沒有六塵。那個心是什麼心呢?那個心就是大家完全一樣的心!

  我為什麼不主張參話頭呢?今天參話頭要有大福報。什麼大福報呢?最起碼要有幾千萬塊錢,夠你來參話頭,因為參話頭有的是一年、兩年、三年,有的是三月、五月,有的是十天、八天。十天、八天若能悟的話,那一定是過去參了好多年了。所有的頓悟來自於漸修,你若不是漸漸的修,那有頓然的悟?天下沒有無條件的事,所以要有大福報。說我不上街,吃飽了飯專門在家裡參,還要有師父。沒有師父,你悟不悟,沒有人管你,到了你熟的時候,不給你粉碎你的獨頭意識,到時候你就變成白癡。而你沒有這個福報,你每天還要上班,還要上街,不能不出去,那你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見汽車不是汽車,見樓梯不是樓梯,你還沒有成佛,你先死掉了!事情就是這樣。而你參話頭未必能得到正受,得到正受需要十年、八年的。

  如果你沒有透過反省、沒有去掉心垢、業障還在的話,那物以類聚,你的想念跟魔相同,魔就來找你;跟鬼相同,鬼就來找你,你當然有恐怖感。因為你沒有徹底反省,你沒有正見,而你「我執」還在。什麼叫我執?要面子!說我沒有面子、我漏氣,這就是我執呀!我怕!我怕鬼把我打死,有個「我」,所以「怕」。若沒有我了,我怕誰?誰怕呀!現在有句話:「誰怕誰呀!」所以問題在這裡。

  所以你那個參話頭,是不對的,不是每天參幾個小時,而是如爐煉丹、如雞孵卵,熱氣不斷。你要參,你就一直參下去,不悟不休,以死為最後歇場,不死不休,那是參話頭!如果你參一參又做別的,那叫雜毒入心,摻雜了;就等於燒開水,快開了,停下來,冷了以後再去燒,燒到60度,再把它拿掉,不管到那一天也不會開,這壺水就是不能開了,所以你那個參是沒用的。

  如果參話頭比安祥禪簡單,那我何必去講安祥禪呢?在五家七宗的門庭設施、各種作略都不同,但是它的本質上跟安祥禪攏同款(都一樣,南語),沒有什麼兩樣,所以我勸你不要參話頭了。除非你有五千萬,蓋個房子,請幾個佣人,請個輔導員,請個老師,看到什麼時候打你一棒,你還不能告人家傷害,否則太冤枉!因此我勸你學安祥禪最好,我們學安祥禪見性的人很多。從民國到現在,我沒有看到那個因參話頭而見性的。除非有大決心、大毅力,否則你進不了獨頭意識那個狀態。我答覆到這裡。

六、如何面對壞靈氣?

  問:近年來會友間有一些現象,比如說菜市場靈氣欠佳,因此都不願進去買東西,天黑了,陰氣盛,又不敢出門,晚上要開燈才敢睡覺……等等。請問 老師,要如何面對這些現象才真正的正確?

  答:這個就是由於法執,這個就叫法執,這個是有所執著。你不到菜市場、醫院,因為菜市場、醫院靈氣不好,這是事實。但是你去了,它可能變好一點;它能變好一點,你就犧牲一點,又有什麼關係呢?所以不要執著這些事。至於說怕鬼,這個很可笑,警察局又沒有通緝你,你怕什麼?又沒有債主向你討債,又沒有人要綁架你、勒索你,你不用怕。什麼陰氣、陽氣,這是二分法,這是執著,這叫方便,這不叫究竟。它有的時候橫說豎說、左說右說、佛說魔說,都叫方便,你不要執著。如果你真的成為大器,你要當光的天使,你要散播安祥,那哪裡不好往哪裡去。像佛祖當太子不當,要開小差,跑到外面去吃苦、去討飯、去苦行。為了眾生,要發大心,不要計較這個。至於開著電燈睡覺,說這是陽氣,這個錯了,陰陽不在於外面,在你的心;你若黑白想(胡思亂想,南語),結果就落入想陰;你過於修行外道,強化肉體,那就是五陰熾盛,五陰都很旺盛,你就會產生一種過盛的悲哀,智力過盛,精力過盛,體力過盛,不要搞那個。開電燈睡覺的話,不但消耗能源、浪費電,最近電力都不夠,你還睡覺開燈?這個很不正確。你若說我怕鬼,那你一定是我執,連我都沒有,那鬼到哪裡去找你?經上說「無住意菩薩,魔王要追求他,追了三大阿僧祇劫,找不到他」,因為他是無相的。你說那我有肉體,怎麼會無相呢?那你搞錯了,不二法門───有相就是無相。你若說離開有相找無相,那是二法,那你修不成了!煩惱即菩提,這話怎麼講呢?菩提是覺性,你若沒有覺性,你怎麼會感覺煩惱呢?一個死人,你大罵他祖宗八代,他都不會生氣。由此,你就知道了,這個不二法門沒有那麼多分別、計較,百無禁忌,理無礙、事無礙,華嚴經講「理無礙,事無礙,理事無礙,事事無礙」。你看電視上那個賣速食麵的,什麼都不在乎,那才對。你什麼都在乎,那動輒得咎,處處執著,那就作繭自縛,拿繩子綑自己,我只能這麼答覆。

七、結語

  (一)淨土

  所以禪是超越的,既存在又超越,禪不離政治而又超越政治。耶穌說「我的宗旨實現了,天國在地球上出現」,這是耶穌說的,這毋是我講的(這不是我說的,南語)。如來說有西方、有淨土,說真正的,那只不過是一個假設(編者按:處處皆可開闢成淨土,並非專指固定的處所,關鍵處就在於人心的淨化)。西方有沒有淨土?的確有淨土,每一個佛菩薩都有祂自己的淨土,這是大宇宙的靈團。祂的淨土上的那些人,就是祂的眷屬,也就是祂的弟子、徒子徒孫。而佛真正的目的的淨土是在地球上,因為對最高級的人、最上根器的人來講,隨其心淨則佛土淨,我們的眾生品質都提升了,素質都提高了,當然淨土就實現。若大家都是壞人,那哪有可能有淨土呢?像台灣一天一天越來越亂,都想不勞而獲,大做白日夢,那哪裡來的淨土呢?政治也好,宗教也好,都牽涉到人的素質。所以佛教說「陰益王化」,就是說它沒有推行政令,但是它暗地裡已經幫助政令、教化眾生,所以在唐朝佛教禪宗最旺盛的時候,國勢最強盛,文化最發達。如果沒有了禪,就沒有姚江學派,就沒有;沒有了禪,就沒有既存在又超越、既具象又抽象的禪畫,也沒有「廬山煙雨浙江潮」的禪詩。這些詩很通俗,我叫XX譜了曲子,大家將來可以唱一唱,若發現他譜的曲子不好,也可以幫他修改。我自己譜的《自性歌》,最主要的缺點就是難唱,高低音相差度數太多,如果沒有一點點歌唱的基礎,就唱不準;而且C調也太高,你們也可以把它降調,唱起來容易。不能說老師都是對的,那不對,那是暴君思想,這不正確。

  (二) 禪是不離開宗教、人生與科學

  大家要知道,禪是不離開宗教,不離開人生,不離開科學,不離開藝術。你看看!我在《觀潮隨筆》寫的《宗教與科學》,它是可以調和的。科學如果有了禪,它就會向建設性的方向發展,而不做一種為戰爭的工具、毀滅的手段,它就從中道的思考,說利己利他而不損害別人,那它就不會產生了科學進步、物質文明的副作用,也不會造成環境空氣的大量污染。

  (三)提升人類的素質就是純化人性

  而孔子是主張儒家的人本主義,孔子有一句話非常有意義,值得我們思考,孔子說「繪事後素」,繪畫(畫畫)是選擇素材以後的事,這意思是說你的素材不好,你再會畫畫的人,也畫不出好畫。一個工廠擦機器的油布,拿來當畫布,你能畫出什麼好畫來?如果沒有好的畫筆與畫布,那畢卡索張大千也畫不出好畫來,對不對?所以一個國家要建設成一個好國家,基本的前提就必須提升人類的素質。素質也就是品質,講素又講質,就是純化人性。

  人性包含了很多,很多人說來很可笑,就像報紙上賣春藥的廣告──「孔子說食色性也」,愛說笑!孔子會說食色性也,那就不是孔子了,這是告子說的。孟子的學生告子是唯物主義,他的思想是唯物思想,他是心外有法,是外道。告子說「義外也,非內也」,他說真理在外面、不在裡面,外道嘛!他才說「食色性也」。食色若是性的話,那人性跟豬性有什麼區別?食色若是性,那人跟狗又有什麼分別?這樣說,那柳下惠是違反人性囉?所以有些無聊的人說柳下惠性機能不全。像這些人真是喪盡天良,所以一知半解,埋沒了。他們說的食色性也,那是本能,食色能也,是本能。什麼叫本能?不學而能,吃飯、睡覺、大小便都是本能。除了本能以外,騎腳踏車,那是運動功能,你要學;拿筷子,你不學,你怎麼會拿?你看,洋人第一次拿筷子,他要夾魚丸,絕對夾不起來,我打賭,所以思想混亂。

  (四) 知識與快樂是人類的道德

  我們的安祥禪與政治有關沒有?我們若不是希望社會進步、淨土在地球上建立,我們何必說禪?我們若不想別人活得安祥快樂、掃除煩惱,我們何必說禪?因為煩惱就是一種罪惡,安祥就是一種道德,我說喜悅是生命的陽光,為什麼呢?一個充滿喜悅安祥的人,他不會去殺人,他也不會去跟人家打架。那社會不就具有免於恐怖的自由了嗎?所以真正的快樂就是一種道德,知識與快樂是人類的道德,不快樂、愚昧無知的本身就是一種罪惡。

  我時常喜歡講這個故事,一個老太太七、八十歲了,天天埋怨自己的兒媳婦不會生,她說:「你看!養個雞,養上幾個月,牠都會下蛋,你到我們家幾十年,連蛋都不下一個!」她媳婦沒有人時就哭。因為他媳婦是在淡江文理學院教書,高級的知識份子,留的博士;他先生是作戰總署的中將,他先生是大陸清華大學畢業以後,再到美國西點軍校去受訓,這兩人是高級知識份子。他太太為了愛他先生,拼命地忍受,然後找了很多醫生作試管嬰兒,生下來了!那女的已經四十八歲了,她還剖腹生產生下來。兩口子都是知識份子,平常身體都很好,生的小孩身體很健康,他們就要請保母,說:「這個寶貝蛋,要請個保母專門照顧他。」他祖母說:「不行,都是祖母(阿媽,南語)帶孫子,哪裡需要請保母,又不是他生的,他會疼他嗎?這是我的骨肉,我當然疼他了!」兒媳婦說:「您不懂,這是專門學問。」她就大哭大鬧說:「你還侮辱我說我不懂,如果我不懂,那妳丈夫是哪裏來的呀?」結果她就去看小孩,到了第三個月,小孩就發燒,半年小孩就死掉了。到醫院,醫生說「來不及了」,為什麼?老太太有TB(肺結核病)。年老的人有太多游離鈣,因為骨質疏散了,鈣質容易游離,病灶容易鈣化,不用打肺結核藥,也容易鈣化,結果她抵抗力強,病灶不大;但小孩子剛生了幾個月,很脆弱,到了三個月,就開始發燒,就減肥了;到了半年,病灶擴大,肺都爛掉了,醫院說「太晚了,不行了」,死掉了。老太太就天天罵他媳婦說:「妳為了賺錢,都不來照顧我孫子。」兒媳婦說:「我要請保母。」老太太說:「我不放心呀!要妳看小孩,我才放心呀!你為了去教書,能賺幾個錢呢?把我們家的香火都滅掉了!」她兒媳婦被罵得不得了,她兒子勸也不聽,後來她兒子只好跟他媽媽講:「媽媽!這不能怪妳兒媳婦,怪妳!因為孩子要用奶瓶餵,餵奶就夠了,你還嚼餅乾給他吃,像小時候對付我一樣,那時候你還沒有肺病呀!結果到醫院檢查,是妳傳染了肺病;我們全家健康檢查,都沒有肺病,只有妳一個人有TB(肺結核)。妳還要嚼餅乾餵他,妳怎麼怪媳婦呢?」老太太一聽,愣了,呆了,就不講話了。等到他兩口子一上班,老太太上吊了。一上吊了,兒媳婦精神分裂了,感覺自己的婆婆很可憐,又懷念自己的兒子,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生的,他先生也辭掉了,中將也不幹了,要出家。他太太說:「你出家,我當修女。」這是家敗人亡啊!起因於誰?起於老太太,老太太是不是缺德有罪呢?她不知道,無心之過。她為什麼無心?無知。無知就是罪惡,所以現代的人多讀點書,是好事。

  (五)佛法的基本綱要是「大智慧到彼岸(摩訶般若波羅蜜多)」

  大家要了解,佛法的基本綱要是「大智慧到彼岸(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大智慧就是本心,就是一切智慧的根源;沒有它,一切智慧不能建立,不能成長。它是個什麼東西呢?就是本心,就是自性,就是菩提。佛教裡很多差別的名詞說的都是一樣的東西,兒子管它叫爸爸,老婆管它叫丈夫,祖母管它叫兒子,舅舅管它叫外甥,其實還是那個人。所以我們講名相,往往都會混淆,搞不清楚了,名相那麼多!所以我經常避免使用這種詞彙,我把它通俗化。

  (六)禪是政治與人類的希望,是大同社會的明燈

  我要特別跟你講,禪不即政治、不離政治,不即不離呀!而禪是政治的希望,是人類未來的希望,是大同社會的明燈。沒有禪,哪裡有大同社會?「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我們就斷章取義,丟掉其中一段,因為太長了,我們說「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這是說我們煩惱的是地上有很多東西浪費了,我並不是說想拿到我家裡去,給我自己用,而是我煩惱的是沒有機會貢獻自己的智慧能力,而不是要表現什麼、追求什麼,那是聖賢才做得到啊!所以「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大門都不要關了,那世界就是大同了。你今天不關大門,甚至你安上鐵窗鐵門,都沒用(沒路用,南語),很多人把鐵窗鐵門都給弄開了,那這個大同社會能實現嗎?那病在什麼地方?病在人的素質太混濁,不夠純淨。所以唯有禪才能提高人的素質。大同社會不就是政治理念的昇華、政治倫理的最高點?你要想實現大同理想,那不就是政治哲學的最高點嗎?你沒有禪,辦不到!

  各位還有什麼問題?機會難得,問得不對,也不受違警罰則的約束,不罰錢。若沒問題,就謝謝各位!

     下載

本站歡迎無償連結及轉載,共濟有情 。 瀏覽人次:
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2.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