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聯絡我們
 
 
「禪者的立德立功立言」及會後解惑 法音

~一九九0年四月十五日講於台北市

● 禪者的立德立功立言

    一、法供養最珍貴
    二、中國的倫理最講求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
    三、立德
    四、立功
    五、立言
    六、禪者的使命
    七、為禪刊寫文章,心力、心靈、精神、正見都會提升
 
●「禪者的立德立功立言」會後解惑
 
 一、如何實踐去執禪定
 二、是非之心人皆有之
 三、是否應該向當事人發露懺悔、道歉
 四、無明就是生病的原因
 五、結語
  (一)活在責任義務裏
  (二)佛法不離開現實的人生
  (三)提起心力,認真修行
  (四)專心修學安祥禪,一門深入
  (五)要珍惜無上大法───安祥禪
  (六)供養、宏揚正法,功德無量
  (七)食療:小黃瓜、大蒜、花大豆、香菇
  (八)現在的心態跟佛祖沒有區別
 

一、法供養最珍貴、最實際

  各位有的是從遠道而來,非常可貴,非常可貴。我們禪刊的慧命,完全由各位來支持,我感覺到這是非常可貴,對各位也是感覺非常可敬。我們的禪刊如果沒有各位的支持,它就不能夠維繫下去,因為我們又沒有太多的經費來付稿費,完全是靠各位的發心。

  因為最近各位也許是忙,稿源就不如過去那麼豐富,因此我們的禪刊也不像創刊的第一年、第二年,也不能夠按季在第一個月出刊,過去我們第一季都是在元月出刊,最遲是二月上旬;現在我們一年,恐怕三個月一期,都出不完四本。

  我們各位都知道,國父孫中山先生說:「人者,心之器。」───人,只不過是心靈的容器而已。人,是絕對受認識指導和認知支配的,如果沒有正確的思想,就沒有正確的行為;而無意識的行為,那是瘋人的行為、瘋子的行為。我們各位把正確的、正法的觀念、正法的思想,把擺脫煩惱、擺脫無奈的這些認知,傳播、擴散到人類當中,這就是「法供養」,而這個供養是非常珍貴,非常實際的。我們要扭轉國運,要開拓世運,就要靠一種新的思想。沒有一個新的思想,不能夠掃除這些烏煙瘴氣──這些錯誤、混亂的思想,我們個人和國家都不可能「明天會更好」。

  今天是個物慾橫流的社會,物慾橫流的社會就是工商社會,在工商社會裡,支配人們生活的主要思想就是功利思想。在功利思想的支配下,我們可以看得到,有的人要錢不要面子,一切榮譽、自尊談不上,有錢就好。有的人要錢不要命,只要現在能抓到一綑鈔票,不管是銀樓、銀行……任何有錢的地方、下手方便的地方都可以幹啊,儘管發現這些錢都還沒有用,人就被槍斃了,這是要錢不要命。還有的是要今天不要明天,把所有的錢拿來搞賭博性的營利。所謂賭博性,那就是短期炒作,六合彩、大家樂……,結果大家活不下去,大家不樂了。功利主義也就是說「只管今天不管明天」,他既不關注、既不在意、既不珍惜、既不祈求一個更好的明天,因此他也就沒有明天了。像這樣是「天如人願」,你不要明天,你也就沒有明天了。

  我時常說:「煩惱跟錯誤同在」──你只要有錯誤,你沒有辦法擺脫煩惱,乃至於在大家聊天的時候,你說錯一句話都會招來煩惱,你若不粗心大意,你會體會得到。最重要的,我們要拋掉一切錯誤,因為「毀滅與罪惡同步」──你走向罪惡的同時就是走向毀滅。如何攔阻這些錯誤的腳步,就要靠我們大家共同集中心力,來作這種轉移世風、拯救心靈的工作。

二、中國的倫理最講求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

  中國歷史上,也就是說在中國的倫理觀點上,最重要的是講求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我們禪者是反功利的,禪的本身就是不朽,生命的本體就是永恆,沒有什麼另外的三不朽;但是作為一個禪者的觀點來看,人生的確有三不朽。禪,若把它分開來看,三不朽是成立的。經國先生有一句話非常好:「計利應計天下利,求名應求萬世名。」這句話講得很好。所謂「立功」就是為眾生求利益,最大的立功就是拯救眾生的心靈,使眾生都能夠「除苦得樂」。

三、立德

  很多人認為「立德」很好,把「德」字看成是個最好的字,所謂「有德者居之」,認為「德」很好。其實,「德」有好有壞,好的就是美德,壞的就是惡德。既然「德」有好有壞,那麼我們就明白:「德」是一個由內到外個人獨特的風範。所謂「風範」就是生活言行的表現。表現著獨特的壞,那就是惡德;表現著獨特的善,那就是美德。我們禪者雖然不必執著什麼,但是禪的本身,它自然就表現出一種風格、一種風範,表現出一種不可形容的親和力,表現出一種沒有動作、超越一切的同化力。禪的同化力,就是把別人的心同化掉跟自己的心一樣,這就是同化。禪若是沒有同化力,禪就不可能「以心傳心」。

  禪雖然不要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禪的本身就是不朽的。我們若用三不朽的角度去看,禪者就是「立德」。他有獨特的風格,他有離分別的、不假修飾的一種不可形容的風範和情操。所謂的「立功」,天下的功,大禹的永恆,他的功德在於治水。他若不治水,誰都會忘掉大禹秦始皇他有兩個德,一個惡,一個美。美的是他能夠修萬里長城,惡的就是焚書坑儒。所以一個人沒有獨特的、不變的、永恆一貫的自我,就稱不上是德。德就是獨有的、不變的、一貫的一種風範和風格。

  我們禪者人人具備有獨特的德性,這種無為、無我、無私的,這種「為而不有、善而不居」的,這種擴大的、包容的心力,就是禪者的「德」。

四、立功

  若講禪者的「功」,夏禹王最大的功在治水,伏羲的功是創造中國最早的文字,他還沒有超過中國,而孔子釋迦牟尼的偉大,就是說他們的親和力、解脫力、指導力,很普遍地到達人群當中。而像嚐百草、教民稼穡,功不可沒,但是人的苦、苦的根是來自於心,所以佛祖的偉大,在於他能從根本上,使人在心靈上、在生命的根源上得到解脫。而作為一個禪者,與釋迦牟尼佛來說,他是最親密、最直接的,是直接承當的正法的行者,所以叫禪者。

五、立言
 
  談到「立言」,「一言可以興邦,一言可以喪邦」,一句話說得好,可以使國家、社會興隆旺盛;一句話說得不好,一個錯誤的思想,一個創造負值的思想,可以使一個社會、一個國家走向毀滅。所以立言比立功、立德更可貴。人都是思想支配人生、認識指導行為的。人為「萬物之靈」,就在於人有思想,而思想形成一種聲音,就是語言,把聲音用符號紀錄下來,就是文字。所以立言是永恆的,只要地球在,我們的思想不滅,我們的影響力就不滅。而人的苦樂、賢與不肖、聖人與魔鬼的差距,就是在心靈的狀態,能夠改變心靈狀態的、能夠直接影響大眾心靈狀態的就是語言。

  對於一般的語言,我時常說,如果沒有尼采的超人哲學,可能就沒有希特勒,若沒有馬克思可能就沒有今天的共產主義。我們為什麼加個可能呢?我們不要太鐵定,天下事不是一成不變的。如果沒有孔子的教誨,就沒有中華文化的特殊光彩。所以立言非常重要。

  普通的立言,你看哲學家的哲學著作、自然科學家的著作,對於我們的人生、對於人群都有貢獻,使我們取得生活的基本知識,在這個基本知識的基礎上然後再開展。最可貴的立言應該是「無言之言」,「天何言哉?」最可貴的語言是一切語言的老祖宗,所以佛說法四十九年,「沒有說到一個字」,因為語言的功能有限,文字的老祖宗即是「非文字」。大家都知道雞從蛋來,沒有蛋就沒有雞,再往下反過來看,沒有雞就沒有蛋,蛋就是一種循環。人的思想都可以交互影響,我們說車子製造噪音,污染空氣,而一種錯誤的思想會污染我們的心靈,一種錯誤的言論會侵蝕我們的社會和國家。我剛剛在車上跟李德良講,我說一切的價值因需要而產生,而每個人生命的價值就跟他影響的空間的大小、影響的時間的長短恆成正比。所以孔子釋迦牟尼等,他們的價值是正值,當然有些人錯誤的觀念向外散播,就只能產生負值。正值則「一言興邦」,而負值則一言危害眾生,危及人類。

  有一天,陳維滄董事長跟我講,有個人伸手向他要錢,還指定要多少錢,說沒有飯吃,他就給他了。他給他以後,他連個謝字都沒有,就往馬路邊跑,馬路邊有個人正等著他,一同走進餐館了。他跟我講完,我說一個人的善惡是講動機的,你有這個動機你就得到這種滿足,滿足你為善的動機,至於說他如何,那你就不要管。但是你也可以得到一個教訓,說要救濟一個人最有效的莫過於心靈的救濟。「一切結果都有原因,一切原因都有結果。」他為何沒有飯吃?為何很苦?他一定有原因,你若能夠釜底抽薪把他的原因改變了,他將來的結果就會改變。我說最大的救濟就是心靈的救濟,最有效的救濟是永恆的救濟、是心靈的救濟。心靈的救濟就是以正確的觀念取代他錯誤的觀念,一種解脫的思想取代他的自我執著、自我纏縛的思想。這樣我們才能救他,否則的話,我們行善,假如說這個人每天向我們要五百塊錢,那你每天給他五百塊錢,以後說「不要囉唆了,每個月給你一萬五千塊錢」,那這個人就不要工作了,到時候他拿錢就吃飯,吃飯以後他就逍遙自在,乃至於「閒居不善」,搞那些低級興趣,那你救了他沒有?沒有,你害了他,你腐蝕他的這一生,腐蝕他的生命。

六、禪者的使命

  我們講這麼多,歸納起來也就是說,我們是修行人,我們有自己的願力。我們不僅願月常圓、花常好;我們更願人人解脫,人人自在,人人活得無罪一身輕,走上光明的道路。所以我們提出來,用古人三不朽的尺度提出來,我們要樹立獨特的生活,由內在的人格內涵到外在的生活規範。我們要以心靈救濟普渡眾生,做為我們終身的職志。我們要作佛祖的孝子賢孫,也就是荷擔如來家業,我們要用正確的思想來洗刷眾生心靈的污垢,來做徹底的、有效的心靈救濟,一勞永逸的心靈救濟,使人人活得自在瀟灑,使人人擺脫罪惡錯誤。這是每一位修學正法者的使命,所謂「荷擔如來家業」,就是說如來沒有完成的志業,我一肩承當;對禪刊的作者來講,這更是最基本的要求。如果只立德不立言,那是人格分裂,言行背離;立了德又立言,那就是最偉大的功業,最永恆的功業。所以我今天首先提出這三點與各位勉勵。各位努力朝著這個方向去做,就是己立立人,我們的禪刊就能非常興旺。

七、為禪刊寫文章,心力、心靈、精神、正見都會提升

  在今天這個工商社會,我們不必諱言功利,我們不必太清高了,功利兩個字不屑一提,用不著如此。有些真正的功利是不求自來的,我時常講,任何人若為禪刊寫文章,他的心靈一定會提昇,他再忙,他能找出時間為禪刊寫文章,他的心力都會增進,而不會感覺到太疲勞。你若是跟那些不相應的人談那些言不及義的話,聊天聊晚了,第二天上班實在是沒精神;你若跟志同道合的人討論正法,第二天雖然昨天晚上睡覺少了一點時間,可是精神很好。各位常寫禪刊的人,他自己會進步,他的正見會提昇,常常寫禪文字的人,他會容光煥發,健康條件會好轉。這些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各位如果不持續地、主動地為禪刊貢獻心力,那我們大家共同的願望就會受到阻攔,也就是受到障礙,就會產生不好的影響。

  我們看了最近一期的禪刊,可以看到大陸很多讀者讀了我們的資料,他們也寫了很多文章,由此我們也認為很值得安慰,也就是說大陸同胞很容易追求正法、很願意追求正法,也就是說他們的心靈空虛,需要精神的寄託。各位從大陸讀者寫的文章,也知道基金會這一年來努力朝向大陸發展,從《安祥之美》的小冊子到《安祥集》,在大陸上發行的次數很高。很多大陸同胞接到這個小冊子,關山萬里寫一封信來,要求皈依,要求參加。要求作為基金會的會員,要求皈依老師,尤其是浙江的和湖南的另一位先生,他們都寫信赤裸裸地講:我們研讀其他的東西感覺冷冰冰的,讀了你們禪學會的文章之後,立刻感覺心態轉變,馬上有個非常美好、非常難以形容的一種感受。他們說這的確是立竿見影的。從這些地方,我們也知道,基金會一年來做了很多弘法的工作,而最直接顯現的,就是各位的寫作,透過我們的禪刊,推廣到大陸上了,而我們沒有要求他們寫作,他們也自然貢獻他們的力量,表達他們對法的誠敬。由他們的文章來看,不管是語意、詞彙,跟我們沒有什麼兩樣,也就是說從大陸讀者的反應,我們可以看得到,我們各位對於荷擔如來家業,推展心靈救濟的使命沒有落空,已經開花,很快就有結果了。

  各位難得有一個假日、假期,老遠把各位請來,這非常抱歉,尤其各位有些是工作沒有完成需要加班的,也都把各位請來了。但是,我也希望藉這個寶貴的機會,大家溝通、溝通觀念,提供一些寶貴的意見,使我們的禪刊能辦得更好,更能滿足讀者的需要,更能發揮佛陀心靈救濟的精神。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希望各位能多多表達對禪刊更革新、更提昇的寶貴意見。謝謝各位!

   「禪者的立德立功立言」會後解惑

一、如何實踐去執禪定

  問:我們修行在還沒有達到去執禪定的時候,常常會感覺會受到五陰、感官的擺佈,所以請問 師父,我們除了認真反省、懺悔以外,還有沒有更好的方便?請 師父開示。

  答:沒有到達去執禪定,那就是你沒有辦法抗拒外界干擾的主要原因,所以我上次講「安分守己」時說過,禪有三個階段:離執禪定、去執禪定和無執禪定。離執禪定跟無執禪定是一樣的,在本質上、感受上都是一樣的。因此,《指月錄》上禪宗的古德都講:「途中即家舍」——說你雖然走在路上,但是你的感受跟你回到家鄉的感受是一樣的。途中,就是離執禪定;家舍,就是無執禪定。為什麼還要去執禪定呢?不錯,因為法的同化力可以使你感覺到安祥自在,如夢如幻,一如《楞嚴經》講的「如幻三摩地,彈指超無學」,就是說你到了這種如幻似夢,沒有喝酒,而又有點飄飄然,這個就是佛經講的三昧酒。

  為什麼叫三昧酒呢?什麼叫三昧?三昧就是正受,真正的受用。你若有了真正的受用的時候,你沒有喝酒,也像喝了酒一樣飄飄然,這就是離執。你用這種心態,走到西門町,或者是台北市東區最熱鬧的地方——頂好市場,那裏人群、車輛……等等,五光十色,但是你走過去好像一個人獨來獨往。這就是《證道歌》講的:「常獨行,常獨步,達者同遊涅槃路。」涅,就是不生;槃,就是不滅。外面的東西不能進心裏來了,而自己並沒有喪失自己的感覺,這是好境界。你若保持這種境界的話,不要三天,到了一二天,最長到了第三天,到朋友親戚家裏去,起碼看起來年輕了五歲,因為你跟生命力的源頭接通了,取得源頭活水。

  但是你不能保持它,為什麼不能保持它呢?佛經說:「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這就是說,經過百劫、千劫,地球壞了又重生、形成,或者是地球壞了搬到另外一個星球,這樣的百次、千次,你所做的業不亡,什麼叫做業呢?就是思想行為的總和。你若是正值,人家來還債,你收債了;你若是負值,別人來討債,你要付出。所以你想:「業百千劫都還不會消失」,那你過去做的業不會平白消失的。因為有了離執禪定,你過去的業就沒有了,也不可能的。若可能的話,就有了特權,那你我大家都有了宇宙人類的特權了。做惡業不用受處分,天下有這麼好的事嗎?殺人都不要償命,這就太荒謬了。

  所以你一定要做去執禪定,要經常確實反省。因為最偉大的事業需要付出最可貴、最集中的心力。你平常吊兒郎當,又感覺到這個離執的狀態很好,所以你不能保有。「有德者居之」,德剛才我講過,德就是一種想念、行為的風範。你不具備這個高尚的風範,你沒有辦法保持離執禪定。你若想保持離執禪定,你就把過去所欠的債,累積的業消除掉。我經常講,我們從出生到現在,都是在錯誤當中長大,當我們到了三歲以後,擺脫無記,那個時候有口無心,有我,但是並不執著——並不過於執著,那個叫做輕業,等到四歲以後,一直到八歲,我們的業就形成我們的一個性向——我們人格的雛形。根據這個性向,就製造不同的惡業。

  所以你若想離執禪定,現在人人都進入離執禪定了,人人沒有喝酒像喝了酒,而人人容光煥發,這是極美好的事。這個不是一種描述、一種理論,現在人人感覺到自在,老師說我在聽,老師不說我也不聽,發現心裏是「找啥米,攏無了」(找不到什麼東西,南語) ,這就是離執,沒有執著了。你修行一萬年,轉生一萬次,你如果沒有真正的離執禪定,那都是不相應,都是假的,欺人自欺,對生命是一種浪費。所以你若想保持這個心態,唯一的條件就是你肯付出,你不肯付出,你永遠不能獲得。你付出什麼?付出你過去的惡業,做一次確實的反省。你把毛病都丟了,毛病對佛法來講,是你我的電阻。我們把錯誤都丟掉了,電流就暢通。電流一暢通,那我們就有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能源,我們就有思考力,我們就有身體的健康,我們就有人生的通暢,我們在人際關係上就有了親和力,人際關係也就改善了很多。但是如果你不肯付出,也就是說你不肯丟掉那些不應該保有的東西,你沒有辦法始終擁有離執禪定,當你把去執禪定去得無可去,去到最後,那些掩蓋你、埋沒你、遮蔽你的東西都去掉,你馬上看到你本來的面目了。我是誰,就知道了,這個就到家。修好了去執禪定,就再也沒有執著了。如果有的話,還要去,去到不可去,完全沒有了,到了無執禪定——無執禪定就是尼爾巴那,就是涅槃。涅槃就是不生不滅,這個心它不動搖,這個心它不死亡,這就是不生不滅了。但是它不是廢物,它可以思考,它可以語言,它可以工作,這是大涅槃。如果結婚、生孩子、工作、讀書,這都是涅槃,這是有餘涅槃。等到他的生命終了───這一生的使命終了,擺脫這個肉體,進入無餘涅槃。

  無餘涅槃是什麼境界呢?就是你現在的境界。最初的就是最後的,途中即家舍,路上就是家鄉的風光,這是本地風光。本地風光就是你生命的故鄉、你生命的源頭的那種覺受。若是研究佛法不到相當程度,那他不是「常見」就是「斷見」───說「生命是永恆的」、「人死如燈滅」,這完全是荒謬絕倫。沒有那回事!不修的生命不可能永恆,為什麼?它經常有分段生死。什麼叫分段生死?這一生死了那一生又來了。

  談到無明,什麼叫無明呀?無量劫來你從來沒有認識你自已,從來沒有摸到你的本來面目,從來沒有把捉到你真實永恆的那一面,所以你就有分段生死,何以見得?你現在不知道前世的事!不要說你,連菩薩都有隔陰之迷。大菩薩到了色、受、想、行、識把他一包裹,把前世的因緣給忘掉了,但是他的功德不會消失,所以他有緣遇到如來,他就開悟了。

  什麼叫離執禪定?你一天忙到晚,晚上往沙發上一坐,好像今天什麼事都沒有,這就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你心是生的,你事情做了,但是你沒有停留,沒有執著,沒有污染。這也就是說「所過者化」——化掉了;「所存者神」——沒有化掉的是你的覺性。你若這樣去下功夫的話,要記得我那句話:「要付出」,付出包括去掉你的心垢,改正你的錯誤,戰勝你自己,因為最大的敵人就是你自己。你想打牌,要戰勝,要把那個癮丟掉;至於抽煙喝酒,也都要把它丟掉。凡是最執著的東西,你都把它作為付出的資本,包括你給禪刊多寫文章,像這樣的話,都叫付出,對於你離執禪定的保持跟無執禪定的證得,都有直接的關係。

二、是非之心人皆有之

        問:孟子說: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是非好惡由何而起?常有不以為然之心產生,請問 師父,如何面對?如何對治?

  答:孟子距離我們這個時代有兩千幾百年,不到三千年。他說「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我們不必懷疑。王陽明上承王陽明實在講是私淑孟子王陽明最欣賞的、最佩服的、最願意效法的是孟子。是非之心人皆有之,人人都有,那就是說不需要學習的。不需要學習就知道,那就是「良知」,「不學而知謂之良知,不學而能謂之良能」。我們不能一言以蔽之地說「這是絕對的真理、這是普遍的真理」,這是不錯的。我們說太陽只是一個光明的來源,但是太陽表層有黑子,說和氏璧很可貴,但是它上面也有微瑕。我們要承認一般的,我們就承認特殊的;有普遍性的,有局部性的。他(孟子)講是非之心人皆有之,連小孩都知道,不該打媽媽,打媽媽不對,這就是他的是非之心。我們稍為大的一點的孩子都說:罵人不對,他都知道。哪個是對的?哪個是不對的?如果連這個基本的智慧都沒有的話,人類的進化就不可能發生,人類的進化也不可能進行。

  是非之心人皆有之,這個不要懷疑。哪怕他沒有受過教育,他都知道愛自己的媽媽,不至於說不愛自己的媽媽,卻去愛別人的媽媽,這個是非之心都有。乃至於我們看二十四孝裏面的人,他們不一定都是知識份子,有的沒有念過書。佛法裏的大菩薩、如來不一定都是受過高等教育、貴族出身。你看六祖是個樵夫,他是文盲,但是他所知道的,他不是學來的。「是非之心人皆有之」,這個不要去懷疑,儘管那個是與非不是百分之百的,但是那是大眾都認可的、共同認同的價值,所以是非之心人人都有。

  雖然「是非之心人皆有之」,但是人並不是知道這個「是」就去做,那個「非」就不做,人的弱點就在這裏。人不肯堅持是非,不肯堅持不墮落。這是人最大的弱點。

  至於「是非之心人皆有之」不必懷疑,懷疑的就是說:人為什麼不能夠拒絕「非」而自行其「是」?問題在這裏,而不在於認知的問題,是行為的問題。

三、是否應該向當事人發露懺悔、道歉

        問:弟子對他人起暗淡的念頭時,是否應該向當事人發露、懺悔、道歉,還是寫日記上發露?因為弟子對禪學會裏的師兄、師姐們發露、懺悔、道歉,但是對每天見面相處同事、同學,恐怕不原諒而引起麻煩,是否應該向他們發露、道歉?請 師父開示。

  答:《大智度論》裏講到有發露、懺悔這種方法,就是在千萬人面前發露、懺悔。這個在過去大陸上佛教裏也發生過這種不太理想的事情:有一個和尚出家三十年,人也有五十多歲了,平常說法很好,在寺廟裏他也是上座,大家對他都很尊敬。他感到自己修了多少年,表面的意識是有調整,佛法的知識也有累積,但是心並不解脫,於是他就用《大智度論》所講的懺悔法門去懺悔。懺悔以後大家都不理他了,平常見到他都問訊、都非常恭敬,現在都不理他了。說:「你這個人連狗都不如,你是什麼東西?禽獸!」他從此抬不起頭來,他要自殺。他師父說:「那個自殺免不了債呀,要還的還是要還,不能說自殺就了事了。說人不死債不爛,那是世間的債,佛法的債是很嚴厲的——你死了債都不爛,百千劫都不亡。你應該感謝這些污辱你的人,《金剛經》講:若為人輕賤,先世罪惡即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就是無上正等正覺,就是成佛。人家給你製造成佛的機會,你不感謝嗎?你為什麼難過呀?」經過他師父一開示,他就明白了,別人只要污辱他,他就歡喜,別人不理他,他就給他敬禮,別人看到他,當沒看見,他還是恭敬,大家一輩子還是瞧不起他。等到這個和尚走的時候——火化的時候,舍利無數呀,舍利無數,光輝燦爛。 

  所以你若做錯了要向他當面道歉,這個不必。因為今天的這個社會不是個公平的社會,這個社會不太公平。現在的人包容力也不夠,現在的人常常以污辱別人作為取樂的最好的方式,你也不必這樣了。但是你起碼找一個你認為有道德的人,你寫好了,當面請他作證,跪在佛像面前發露懺悔,然後你再用觀想的方法───我對不起誰,就擺個椅子,觀想他坐在椅子上,給他磕頭,說:「以後我絕不會、再也不犯同樣的錯誤」。你這樣做了以後,你會感覺到心裏好了很多,這是立竿見影的。

  佛法不是純理論,純理論就是外道。什麼叫外道?外道也不是很壞,外道就是心外有法,說:「除了心以外,還有個永恆不變的真實」。其實,沒有了,只有心是最真實的。

四、無明就是生病的原因

        問: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常常感覺到自己是活在無明中,雖然是深信因果,但是不明因果,也就是說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會這樣?例如說自己生病,這個病的原因卻不知道;病好了,有時候不吃藥病就好了,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像這些除了逆來順受之外,如何知其所以?請 老師開示。

  答:病有什麼原因呢?就是嫉妒、懷疑,再包括一點───對肉體的欲望太重視,就會得這種病。而忽然好了,有人加持你,有人護念你,你就會好。但是這個是不究竟的,你自己還是要修,你自己不修,那個根還在,暫時把那個葉子——草的葉子給它砍掉了,但是根沒有拔掉,它過幾天還會生長。

  「假使百千劫,所做業不亡。」所以有人護念你,有人加持你,你的病會忽然好起來,那個人願意替你承當,答應替你轉帳,他力氣大。說這個我給你兜了,我給你承擔了,你就「無代誌」(沒有事,南語)。若沒有人給你還債的話,那還是會有人向你討債呀。這個問題,我不能具體地說。

  病是什麼原因?天下沒有「沒有原因」的病,說到這個,都是有條件的。因緣果,緣就是條件。你得了流行感冒,也是有條件的,有個人他傳給你,他若不傳給你,這個病你就不會有了。至於說這個渾身痛苦,莫名其妙,不曉得是什麼原因,像這種病是心病;筋骨酸痛,都是由於懷疑、嫉妒得來的。懷疑、嫉妒,是諸病之源。

  有很多人呢,他說:「我修行還有什麼病呀?」你講修行,那是騙自己的,你根本沒有修行。你還是看別人不對,你對。你還是沒事還是話多、吵架、生氣。那叫什麼修行呀?那不叫修行。告訴你不要生氣,生氣就是無明,助長無明。告訴你少說話,話說多了心會亂,你不相信,你試試看,說完了就有虛脫感;怒火能燒功德林,你還沒有功德,長一點苗,你就給它燒掉了,像這樣你怎麼可能進步呢?

  一般人他也不知道什麼叫做無明,助長無明。生氣就是助長無明。生氣、嫉妒、懷疑、不滿、憤恨,這個就是酸痛、風濕的一個原因。因為限於時間,我只舉出幾個例子,以前我在《安祥之美》的講詞上也舉過幾個例子,可知天下沒有「沒有原因」的病。

  我們常常想保持健康,乃至於保持青春,只有安祥、喜悅,那才會瀟灑自在。而你不肯付出,你不肯強制自己——付出一點心力,丟掉自己的毛病,你怎麼可能得到永恆的安祥自在呢?不可能。

五、結語  

        還有什麼問題?有問題先寫出來。你坐在我面前,不可能有什麼問題。坐在我的面前,你的心都停止活動了,它會有什麼問題呀?不會有問題的。

  我也希望各位對如何提升、改革禪刊,能夠提些寶貴的意見,這也是各位不虛此行的一種功德。

        (一)活在責任義務裏

  不肯放棄自我意識,不活在責任義務裏,這樣不能修行。你就說我做事一點都不偷工減料,不投機取巧,我一定要把它做得很好;這是一種道德,這就是修行。假如我每個月拿了一萬塊錢,我做了兩萬塊錢的事,那上天會給你記錄。大家看過袁了凡的功過格,那是絕對不會錯的。我在《觀潮隨筆》裏寫了一小段,也提到「誰若是印送《了凡四訓》,功德無量」,那確實不是騙人的,你自己的行為決定你的人生,決定你的子孫,影響深遠。有些人都是投機取巧,偷工減料,假公濟私,不憑良心,這個就壞了。如果說「我一個月拿兩萬塊錢,我只做了一萬五千塊錢的事」,那五千塊錢你早晚要還。所以努力工作、愛你的工作、愛你的功課,那是一種天大的道德。

  你離開現實的人生談禪,就沒有那個必要。《六祖壇經》說:「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又說:「若無眾生,佛法本自不有。」若沒有人的話,就沒有佛法了。而且這個社會一切的存在,都是根據需要而存在的;我們人也是一樣,你要不斷地提升自己的邊際效用。這是我一開始就跟你們講的「一個人的價值跟這個人影響的範圍的大小,影響時間的長短恆成正比」,當然這個價值有正值、有負值。

        (二)提起心力,認真修行

  所以我們每個人共同的毛病,就是沒有心力,沒有心力!我不願意點哪個名字。台南市有一個會友,每天跟我訴苦,說:「我的神經衰弱呀!每天中午睡兩個小時,晚上睡八個小時,無精打彩。」我說:「你用倒立法。你若有鼻竇炎不能倒立,高血壓不能倒立,青光眼不能倒立,其他的都可以倒立。」他倒立三天,休息五天,有的時候十天、半個月忘了,忽然想起來又做,這個沒用!沒有用!後來我大罵他一頓,我說:「你做了多少,我都知道,我寫個條子給你看,哪天立了,哪天沒立。」問他:「對不對?」他說:「對!」我說:「你回到家裏去,如果你間斷一天,沒有任何理由而間斷一天,你也不要給我寫信,你給我寫信我也不回了,你也不要來找我。因為你沒有憐憫心,沒有慈悲心,你就不配做一個正法的佛教徒。」我為什麼天天強調正法,不說佛法呢?現在到了末法時期,最重要的我們要恢復正法,從頭來過,其他的都是戲論,都是開玩笑。

  這個人咬緊牙關做了三個月,毛病完全沒有了,容光煥發,中午不睡午覺,到了晚上精神好得很。那我告訴你,你不做,你說你有肝病、有糖尿病、有心臟病,我講過方法,你做三個月永遠斷根了;而你不做,那沒有辦法。

  有很多人自己不修行,常常給老師寫信,老師眼睛不好,抗戰時受過傷,勉強寫,眼睛會流眼淚,會發脹,一用眼睛,眼睛就發脹。每天都是我太太讀報紙給我聽,我自己都不看。不是說我看不到,我看得到,但是看了兩分鐘以後眼睛就脹了。他又不修行,他沒事給你寫個信,他要找消遣,找不到了,寫個信消遣、消遣老師,那個很殘忍。

        (三)專心修學安祥禪,一門深入

  還有一個人在高雄,我也不講他的名字,他給我個寫信,說:「老師!我知道了,活在現在這一刻是最好的。」我很高興,化這千分之一秒變成永恆,那就大事了畢了。結果這位先生跑去打禪七,參加禪七。你參加禪七就是否定我的正法,認為我不夠好,不能解決你的問題呀。你參加禪七,那麼人各有志,老師不埋怨你,老師感謝你。為什麼?少一個找麻煩的人呀!這很好。你不要參來參去又給老師寫信,說:「請你儘快答覆。」問東問西,這個對你沒有幫助。你又不學我的法,你何必問這些東西?你從來沒有照著做呀。我也不怕你問,你問得越多越好,但是你就要照著去做。我也不怕眼睛脹,眼睛脹流點眼淚也很好,自然沖洗,免費沖洗眼睛,這有什麼不好呢?雖然痛苦,再大的痛苦也沒有關係,我受過幾次傷,那沒有關係,我是不怕痛的。我拔牙的時候,我對醫生說:「你不要打麻藥,用麻藥比痛還難過。麻木不仁的感覺比痛還難過,那個又是我的又不是我的,乾脆讓你拔掉。」醫生說:「這很痛喔!」我說:「沒有關係!」就拔掉了,我不怕痛。所以這位先生開我的玩笑,說我的法很好,他也感受到這個(安祥)可貴,但是他離開了,他又跑去打禪七。打禪七就是否定了我的法,認為我的法不夠,不能解決你的問題,你就不要再囉嗦了。可是,他又寫信來,我給他回信,我說:「你好好修行,這樣很好呀,打禪七功德無量。」他又寫個信來,寫一大堆,他說:「你為什麼寫得這麼簡單呀?為什麼不寫詳細一點呀?」又向我抗議了。

  我今天為什麼跟各位講?我是跟各位訴苦──有苦難言,有苦難言(重覆)。我訴苦的目的也是希望各位多花點心力,我們大家一起苦,不要叫我一個人苦(大家哈哈大笑),大家跟著我分擔一點苦。

  你們大家知道,我這個人沒有什麼學問的,我是個退伍的老兵,抗戰和大陸的內亂我都參加。我從來不跟別人講假話,我一輩子沒有講過一句假話,乃至我做錯了,我勇於承認,我是這麼一個性格的人。所以我講的話,你不必懷疑,我不會去浪費人家的生命,因為時間就是生命。把一些無聊的廢知識填滿別人的腦子裏,那害了別人,使別人不解脫而更被埋沒。所以你要去做,你卻不肯去做。有很多人斤斤計較,不包容別人,只寬容自己,最會原諒自己;他從來不做,被外界的幻相牽著鼻子走。

       (四)要珍惜無上大法───安祥禪

  我為什麼說禪是既越世又淑世?淑世主義就是說要認同大眾共同承認的價值標準,不犯眾怒,不索隱行怪,這就是淑世。講超世呢,我們人活在現實的人生,心卻在金剛界,也就是說用金剛界的心、用宇宙的心,來過活這個短暫、渺小的地球生活。你若不這樣的話,沒有用的。

  我是斬釘截鐵的——我是很肯定的,如果你們大家不珍惜,那也沒有用。達摩祖師在嵩山等了九年——等二祖;五祖在東山半夜裏用袈裟圍住跟六祖傳授《金剛經》,他不是講道理,他是傳心,傳道理一文不值。那我跟各位傳心多少次?現在,你找什麼?心裏有什麼?你找找看,找到了你跟我說。人家說:

  十方同聚會——十方的人聚在一起。

  個個學無為——不是說學什麼本事,而是學不做什麼。

  此是選佛場——這不是選總統,也不是選縣長,而是選佛,誰當選?「心空及第歸」。

  我當面給各位印心,你坐在我面前,心就是空的,那你就及第了——你就成佛了。你若懷疑,你再找真理,找到了,是假的。為什麼呢?《六祖壇經》說:「離道別覓道」——離開了真正的法,你另外去找,那都是假的;「終身不見道」───你一輩子也找不到真正的真理,因為真理只有一個呀;「波波度一生」——辛苦地活了一輩子;「到頭還自懊」——到死的時候手忙腳亂,非常遺憾。

  沒有比「以心傳心」更真實了。什麼叫做心印呢?說一個圖章,蓋了一百個,全同,不是相似。若每蓋一次都不一樣,你到銀行也拿不到錢了,那都「無同(不同,南語)」呀!。所以你們在座的人最親切無比的了,因為人同此心,而又心同此理。「人同此心」——同此無念之心;「心同此理」——同此無理之理。真實的是原本的,原本有個什麼理?你們假如不珍惜老師的法,你們對不起老師,你們也辜負了自己。你若保持這個樣子,不但你們馬上彼此看一看,女孩子變成美女,男孩子變成帥哥,你們彼此可以參考參考,鑑定一下。你們若不珍惜立竿見影的法,那釋迦牟尼佛他老人家親自來,對你也只有三個字:「無法度」(沒辦法,南語)───釋迦牟尼佛來了也是「沒辦法」,向你投降了。他說:「我向你投降了」。所以你們大家一定要珍惜難得的正法。

  你看人的心態:興奮了以後就有消沈,刺激了以後就有落寞,就不要說歡樂以後有悲哀了,那個太殘酷了。你們不在我面前,你哪裡會有這樣的心態?真實的是原本的,你本心都呈現了;莊子講的:「至人用心若鏡,不將不迎,應而不藏,所過者化,所存者神」實現了,也在你面前得到親證了。孔子說:「寂然不動」───「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這個不動,如同六祖講的:「不動是不動,無情無佛種,若覓真不動,動上有不動。」而你們坐在我面前,雖然我說話,但是「語默動靜體安然」(證道歌)都可以證實的。這種心態,傳心完全給了你們了。你們若不修,你們對不起你自己,不是對不起我。「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假如你不珍惜,我也「無法度」(沒辦法,南語)。

  天下有兩件事別人無法幫忙:第一個是修行,別人沒辦法幫忙。說:「請你代我修行吧」,我自己「黑白來」(亂來,南語),你去幫我修,別人修了,你還是墮落了;說:「我現在很忙,沒有時間吃飯,你幫我吃飯。」他吃了三碗飯,你說:「多吃一點吧!我還餓。」別人吃六碗飯都要得胃病了,你「嘛是肚子餓」(還是肚子餓,南語)。這個沒辦法,無可替代的。所以就要真修,真修也就是自己修,這樣才可以。你若辜負這個,天下沒有更好的了。

  如果當面的現量,也就是證量,自己當面證實的這個心態、這個法的本質,你都還不珍惜,你還吊兒郎當,那你這個人很可悲,永恆不能再遭遇到正法了。

        (五)供養、宏揚正法,功德無量

  所以一切的事有因必有果,起善念,種善因,得善緣。這個話怎麼講呢?你看我在前兩三年吧,我不認識張克帆,他拿了一本《安祥之美》的小冊子,說他要印一萬本。我覺得這個很好,我說這個人能夠看得懂,不是說那個太深奧的、難懂,而是說他能從這本小冊子分得出真假、正邪、是非,這就很好了。有很多人分不出來,他自己就沒有價值標準,他就找不出來真的、假的、正的、邪的、是的、非的。我說這個人功德不可思量,然後別人對我講:「張克帆這個人呀,我老早就認識,面前雖然看起來很穩重,是裝的,實在內心也不安穩。」這一次我看見他,他完全改變了。

  我為什麼拿你開玩笑呢?而是說這個因果,近的話很快就成熟。董事長跟我講,他說:「文殊精舍要印老師的《安祥集》,我們要不要取締?」我說:「不取締。」法貴弘揚,我為什麼說「不取締」呢?因為人家是弘揚你的法,他是為了對眾生,他自己品嘗到利益,才願意去印;他若是看了你的書很煩惱,他就不會印了,他因為看你的書很享受,他就去印了;這樣,我們不但不干涉,我們還要幫助他。

  我有什麼資格要求各位免稿費寫文章呢?因為我從來不要稿費的。我在十年前要退休了,亞洲出版社來找我,他說:「你的一個朋友先生介紹的。」說是先生(鄧永芳先生)介紹的,「你的書可以把版權讓給我嗎?」我說:「多少錢?」「三十萬。」你想一想,這是十五年前的事呢!我說:「這個小冊子值嗎?」他說:「值!我的發行量多,很快就回本了。」我說:「很遺憾,我也同意一個和尚免費印了。」他說:「給你多少錢?」我說:「他要我出一萬塊錢。」他說:「這個沒道理呀,我給你三十萬塊錢,你都不要,還要你出一萬,一萬元的話,那個時候是你兩三個月的薪水的呀。」我說:「那沒有辦法。」我說:「只能做該做的,我不能說做這個事對我有幫助,大賺錢(賺大錢,南語)我就要。所以他印的時候我出一萬。」而人家給我三十萬,我不賣。

  台南市禪學研究會剛剛出版我的講詞的那時候,公也對我說:「老師!這個可以定價,我保險你有銷路喔!」我說:「不能定價,這是法供養。」我說:「你若印這個東西,錢不夠,我出一點;我是個退伍軍人、老兵,但我還可以省吃儉用呀。」抗戰的時候,我們吃的是糙米,裡頭還雜有稗子,一天吃一餐乾飯,晚上吃稀飯。吃稀飯更慘,為什麼?晚上都要起來解小便,連睡都睡不穩。也沒有營養,所以很多人得夜盲,缺乏維他命A,沒有油水,菜湯倒在身上,不用擔心,用清水一沖就掉了,那根本沒有油嘛!所以我有資格要求各位免費寫稿,這是說我始終是免費的,我不拿一分錢。當然我的文章不值錢,所以不敢開價錢,但是實際上你再值錢,種瓜得瓜——你若種下這個善緣,我保證你福慧增長,你腦子一天比一天靈光,那你人生的福報也就能增加。

        (六)食療:小黃瓜、大蒜、花大豆、香菇
  
   大家還有什麼問題沒有呀?都沒有問題啦!我想很難有問題啦,坐在我面前不可能有問題。

   這個病呀,從心生。中年以後的病多半是酸鹼不平衡,你吃什麼營養的東西都是不錯的,但是莫過於多吃天然的維他命C。維他命C有合成的,有天然的,效果是一樣,但是對生理上的反應不一樣。最便宜的就是吃點小黃瓜,多吃小黃瓜。臺灣的電器用品很便宜,你們可以買一個果菜機,弄些蘋果、蕃茄、蘆筍、小黃瓜,這四樣打成汁,這個並不奢華,你打一次可以喝一天,晚上喝一次,早上可以喝一次,放在冰箱裏不會壞。那個東西對疾病的預防和治療很有幫助。第二個、大家可以多吃些大蒜,大蒜不要吃的量太多,但是次數可以多。如果你吃得不習慣,你可以把它蒸魚,把它煮熟吃,都是一樣的。第三個、就要吃花大豆(做蜜豆冰的花大豆),這樣對預防疾病很有幫助。第四個、是釋迦牟尼佛喜歡吃的香菇,香菇不但可以預防癌症,而且對胃癌有治療的效果,而且可以軟化血管,強化心臟,那是最好的。中國古時候第一次發明的醫學不是藥學,是食療。你們研究中國醫學就知道「最早先發明的是食療」,而且釋迦牟尼是大醫王,他也用食物給人治病。在釋迦牟尼的時候,我敢保證,他並不禁忌吃什麼蔥呀、大蒜呀,感冒的時候他叫你用蔥,用蔥煮稀飯吃,放一點胡椒,很有效。

        (七)現在的心態跟佛祖沒有區別

  我希望各位知道,禪學基金會這個地方,現在跟金剛界一樣,而且各位現在的心態跟佛祖無別(沒有區別)。說佛祖有個更高尚的念頭出現,都不可能。如來自覺聖智,那就是「覺」。碰你一下,你有感覺,我說話,你聽得清清楚楚,這個就對了。

  但是你保持不住,這個你保持不住,我鐵定你保持不住。第一個、你不太認真,有很多事情你認為都比你保持心態重要,所以你就無法保持了。第二個、你也忍不住「你要生氣」,你包容不了,你心量狹窄。一生氣,前功盡棄。古人說:「怒火能燒功德林。」貪、瞋、癡,瞋就是發脾氣,三毒之一,這是毒性最大的,所以你保持不住。你若想保持它,一方面尊重它,說:「我就是佛,我不能再墮落了,我不能再自我否定,我要這樣地活下去,我跟天下所有的聖人無有高下。」

  「是法平等,無有高下」,一切聖人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聖人有什麼差別?聖人就是你「無為」得多少。你能夠徹底地「無為」,那你就是高級的聖人;小小的「無為」,是入門的聖人。而你必須搞清楚,「無為」不是坐在那裏什麼都不動,創造生命的負值。「無為」就是「無所不為」,「無所不為」名為「無為」,「為所當為」是為「無為」。

  你們各位要能尊重此刻的心態,什麼叫「以心傳心」,這個就是以心傳心,這個就是法印——心印,蓋一百個一百個相同。在座的每個人的心都一樣,你若不珍惜它,你要知道:「你既然不尊重它,它也不留戀你,它也就溜掉了。」

  所以離執禪定的境界、覺受跟無執禪定「同款」(一樣,南語)。為什麼加上去執?因為你的病根不拔掉,因緣成熟時,果報還是有,它又干擾你了;你若懺悔,跟錯誤絕緣,那你就能安祥到底了,安祥到底的話,就即身成佛了。「但得本,不愁末」,修行這就是根本。

下載

返回頁首

本站歡迎無償連結及轉載,共濟有情 。 瀏覽人次:
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2.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