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聯絡我們
 
 

懷恩師兄與入安師兄書信往來

懷恩師兄:

  您好,我是一名大陸的禪友,看了您的《自覺自在》一書覺得非常好,都是修行的切身體會,對我這樣的後學有很大幫助,感謝您的法布施。同時還有一些問題想向您請教,於是冒昧的寫了這封信。

  我最近一段時間每天抄寫 師父講詞至少兩小時,然後聽 師父說法的錄音帶、持頌金剛經、大悲咒等,目前還沒感到有什麼明顯的效果。對於觀心自覺還有一些疑問,現在觀心時感覺心裡是暗淡的,也能看到一些念頭,是斷斷續續的,也不是很清晰,觀久了頭有點不舒服,在這種沒有安祥的情況下觀心有用嗎?這樣做對嗎?一天要觀多長時間呢?另外像我這樣還沒有品嚐到安祥法味的人,在修行上應該注意些什麼呢?

  我現在所作的還都屬於修行的前方便,不知還要過多少時間才能品嚐到法味,有時候在修行中會感到有些無助,好像跋涉了很長時間還看不到盡頭一樣,我真的很渴望安祥,安祥是如此美好。聽很多師兄講都體會過或濃或淡的法味,我卻還沒什麼受用,真是覺得自己業障很重,很慚愧!

  囉嗦了一大堆,尚望師兄垂教,不勝感激!

入安 2003/3/7


入安師兄:你好

  你現在用功的情形,和我當年初學安祥禪的情形類似。我原是一個很外向的人,心習慣外馳。雖然在學禪之初就已得過安祥,但因為個性外向的緣故,所以就很容易失掉安祥,也不太可能保有安祥。因為安祥的覺受非常可貴,失掉安祥以後,我才發現沒有安祥的日子實在很苦。為了找回安祥,我下決心去做觀心自覺的功夫來扭轉自己習於外馳的個性,類似你現在所用的功夫。這個功夫我前後大約做了三年,心中大概就展現安祥了。所以你現在面臨的困苦及內心的冷暖,我是能夠體會的。因為你現在沒有法喜,做觀心的功夫,是一件苦差事,滋味不太好受。更何況念頭不斷,眼前一片黑暗,一片茫茫然,更讓你徬徨了。對於這個問題,我暫時只能這樣回答:沒有經過寒冬的蟄伏和蓄積,就沒有春天的百花怒放和盎然生機了,也就是說不經一番寒徹骨,那得梅花撲鼻香。至於你要花多久的時間才會相應,這牽涉到個人的根器及正見了,沒有一定的準則。

  當我修行比較進入狀況以後,我才發現其實修行要注意的地方很多,而且很多不是書本上找得到的,否則經典上就不會出現「福慧增長」、「定慧加深」的語句了。你現在修行最大的困境就是沒有人指導,也沒有修行的環境,只能依照 恩師的講詞去揣摩、修行,還處在摸索的階段,當然會很辛苦。 恩師開示過:「法離師難成」,真實的修行人不能一日無師無友,沒有良師益友,修行很難成功。這一點蠻重要的,但必須是很謙虛的人,才會有這個福份。

   觀心就是觀察自己的想念,不好的想念要當下克制。自覺就是自己覺自己,不要覺到外面去。若是這樣,功夫就沒錯。觀心和自覺就是為了得到安祥並保任安祥,所以非常有用。觀心和自覺的功夫是時時刻刻的,隨時都要做,所以沒有一天觀幾個小時的問題。動時做粗糙的觀心,獨處之時,做細膩的觀心和自覺。只是初學者因為心習慣於外馳,所以應該儘量利用獨處的時候來訓練觀心和自覺,讓功夫成熟,這樣就能在動靜之中自然而然地做觀心和自覺了。

  你觀久了,頭有一點不舒服,不是觀心和自覺產生的問題,應該另有原因,必須修行比較深入和細心之人,才會發現其原因之所在。

  你若想真實修行,日後若有任何問題,歡迎隨時來信共同研討。謹此 敬頌

安祥

懷恩敬上 2003-3-8


懷恩師兄:

  您好,沒想到這麼快就收到了您的回信,非常感謝!我感覺像注射了一針強心劑,否則我真不知該怎麼辦了。

  您說的非常對,我現在就是一個人在盲修瞎煉(無師也無友),我在1997、1998年就接觸安祥禪了,再早一點還可追溯到1990年,至今一無所成。很大的原因就是無師指點,以為修行是很簡單的事,結果卻是斷斷續續、進進退退,蹉跎到今天。雖然也知道良師益友的重要性,但是我這個人內向孤僻慣了,很少主動去尋師訪友,還常常拿禪是獨行道來自我安慰,以為按自己的路子走就可成功,現在也體會到若無法喜相助,修行很難堅持下去。如今蒙您不棄,願意提攜,自當珍惜與您的法緣,我將誠心的向您討教,我有任何做得不周到之處,就請您直接相告,不要顧及我的顏面。

  昨晚即開始觀心,感覺不錯,但上次信上提到的--觀久了頭不舒服的毛病還在困擾我,具體的說,頭有些漲,睡不著,觀完之後沒有睡意,在床上輾轉反側到凌晨,這個現象困擾我很久,也是我不敢放手觀心的主要原因。您說是不是有什麼魔障啊?還是方法有問題?不過早上起來感覺心態較好,精神也還行,於是趕緊給您寫了這封信。昨晚觀心時,有時能看到念頭連續的生起,一個接一個,一察覺之下念頭似乎就沒了,有時念頭又是斷續的,時有時無,中間有一段空隙.很多是前塵緣影,以前發生過的事在腦海中浮現,有的則是新冒出來的念頭。

  每天總是強迫自己在作。實在觀不下去時就默念大悲咒,比如坐車、等車的時候。我體會您的意思,這個階段還是要把觀心的功夫加強是嗎?如您所說,要全天候的觀,感覺很困難,如何才能深入呢?請師兄明鑒,我現在修行的時間、決心、誠心是有的,但好像還是有點不得法,望您不嫌愚鈍,多多指導!

盼覆

入安2003/3/9


入安師兄:

  接到你的回信,一來為你感到很高興,二來也為你感到可惜。從來信所述,證明「一個修行人不能一日無師無友」這句話,應該是正確的,同時也可看出你之前對於「獨行道」的領會仍不夠圓融,稍有偏差。如今你已醒覺,為時也不晚。

  頭有些漲,睡不著,了無睡意,這些都是好現象,這也是修行相應的佐證。永嘉大師有「江月照,松風吹,永夜清宵何所為」的詩句,這是因為生命力旺盛才會了無睡意。古德說:「名利食色睡是修行人的五蓋」, 恩師也曾開示:修行相應之後,會有「迥然不同的生活感受」。你今日既能得此,應該大加珍惜肯定,再上上增進,不可懷疑而停滯不前。當然你對這樣的生活感受,初期會很不習慣,但這就必須運用你自己的智慧,去調整生活的腳步,慢慢地去適應。我想以你的智慧,這個應該難不倒你才對。

  至於頭漲的現象,是個好現象,不必去在意。你若能再上上增進,這個現象就會自然消失。你現在的處境和我當初學習安祥禪一樣,都是犯了「葉公愛龍」的毛病,耽擱了一段青春,非常可惜。回想當初,我若無 恩師點醒,我不知要迷糊到什麼時候了。

  念頭能夠很清晰,這種心境和修行的功夫都已超過初學者很遠、很遠了。 恩師開示:「念念自知」,古德也有「了了常知」的開示,這不都是你目前的寫照嗎?至於想念的多寡及想念的品質等等,這都是修行人日後要著力的地方。 恩師在耕雲書箋開示:「一念不覺是陰界,瞬入夢境是陰界,一念舊恨新愁、前塵往事襲來悉是陰魔,煉之又煉,臻於純陽,即是如日處虛空,始是究竟處。」值得你細細參詳。也就是說從今以後要不斷地拋丟執著,淨化心靈。

  觀心和自覺必須貫徹整個修行的過程,是不可須臾暫離的功夫。古德參話頭悟道以後,還是須做觀心和自覺的功夫。至於應該如何才能更深入?請參考上一段 恩師在耕雲書箋上的開示。另外你還必須依照 恩師在「杜漏歌」上的開示去做,這樣才能保持生命的能量不會漏失,才能再上上增進。

  總之,你以後更須肯定 恩師倡導的安祥禪是無上大法,是最究竟的心靈救濟法門,只要有恆心、毅力持續下去,必能順利地邁向生命的圓滿。同時請你相信我,你的修行業已上路,若能再上上增進,必能得到生命的喜悅和幸福的。謹此敬頌

安祥

懷恩 敬上2003-3-10


懷恩師兄:

  您好,收到您的來信萬分感動。若不是有幸遇到師兄,蒙師兄指點,真不知還要糊塗到什麼時候,都是自己業重福輕,竟將殊勝稀有的無上大法當面錯過了,還在到處東尋西覓。「修行不可一日離師友」,這句話我可要記一輩子了。

  自從認識了您,我現在感覺更有信心了,現在的心態是一種有點空明的感覺,但還不是安祥,但比起以前那一段惡劣的心態好太多了。那段時間簡直就是生不如死,確實如 導師所說「生活對生命形成懲罰」,同時也體驗到「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道理,以後我更要爭分奪秒努力用功,爭取早日完成生命的覺醒。

  您的提醒很對,我在杜漏方面還要下功夫,比如就這兩天來說,我還會因為別人一句不中聽的話或態度不佳而大動嗔心的情況,明顯地看到嗔心在升起,但很難控制,雖然事後能夠覺知,但當下總有一種控制不住要發火的感覺,真是分分秒秒都不能放鬆自己啊。

  再次謝謝師兄的指點,以後遇到修行中的問題將多多向師兄請教。

順致問候

入安
2003/3/11


入安師兄你好:

  我回給你上一封信完後,原本打算就此暫時打住。不過看完你的來信後,我不得不再寫一封信來說明。

  如果以最嚴謹的尺度來看,你的看法是對的,你現在所得的心態,的確還不是最真實的安祥,純度和濃度都還不夠。因為安祥是佛的心態,是「釋尊拈花,迦葉微笑」的底牌,也是歷代禪宗祖師傳承的心印。為什麼「安祥禪是無上大法」,又是「百千萬劫難遭遇」,其主要的原因就在於此。但是 恩師曾開示:「安祥有深有淺」,如果以這個尺度來看,你的確已經獲得安祥了。乃至一個人善根發露,痛哭一場以後內心的舒暢感,或是一個人做事光明磊落、無愧心安,也都是在安祥的範疇裏。所以請你不必懷疑了,你已得到安祥了,只是純度和濃度的問題罷了。至於將來能否再加深,就要看你日後的行持了。

  為什麼我這麼地肯定你已獲得安祥了?因為在安祥裏面不但範疇很廣,同時還有很多的內涵和覺受。在安祥的覺受上,安祥具有百千三昧,如慈心三昧、勇猛三眛、金剛三昧、喜樂三昧、夢幻三昧、輕鬆三昧、禪定三昧等等很多。在安祥的內涵上,知足、感恩、幸福、祝福、調和、喜悅、溫暖、陽光等等,乃至萬千佛法、無量妙義都包含在安祥的內涵裏。無疑地,安祥是一切佛法的總持,也就是摩訶般若波羅蜜多。

  依我個人淺見,你能體會到空明的心態,這已經是相當高級的安祥心態,這對禪宗古德來說,是必須歷經數十年的古廟青燈、坐破多少蒲團、跋涉多少山水的參訪才能獲得。我想你為什麼還不能理直氣壯地肯定和承當的原因,應該是內心尚有很多的雜質和心垢混雜在這個空明的心態裏,慣性仍然很強,它不但沖淡你的覺受,同時也障住你的法眼,不能直下肯定,也無力直下承當。

  因為你還不是很肯定、重視和珍惜這樣的心態,而且它的展現並非你修行的功德所致,所以也只能暫時擁有。不過它對你卻是一項非常重要的提示,日後你若能再透過「佛法人格化的陶冶和熔鑄」的過程,精勤修行,才能再提升它的濃度和純度,同時也才有可能化成你生命中的內涵,然後再求上上增進。因此我建議你平日除了觀心自覺的功夫不可間斷外,有空的時候應該多做反省懺悔,找出人生的錯誤加以修正,這樣你才能夠邁向修行的坦途。我是這樣深深地祝福你。謹此 敬頌

安祥

懷恩敬上2003-3-12

本站歡迎無償連結及轉載,共濟有情 。 瀏覽人次:
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2.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