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聯絡我們
 
 

恆毅師兄與程明師兄往來信

程明師兄,您好!
  有幸接觸到安祥禪快一年了,一年來基本上遵照您的指示去做,受益之大,只有一句話能表達我的感懷:「長恨春歸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
  雖早有心投稿,但自揣淺陋,一直不敢貿然動筆,可是我又很想為安祥禪做個現證。若用理論來證明安祥禪之殊勝,我只能說:「三藏十二部經正是它的注腳」,因此這方面的文章是寫不完的。
  現在我對修學安祥禪有一點點體會,特地向您作一次彙報,同時對於其中暴露的問題,也希望能因此得到明眼人的指點。若本文對於像我這樣的初學者有少許助益,就權且作為一篇投稿吧。
  我最喜歡讀 耕雲導師早期的講詞,那完全是祖師禪的作略,雖然當時為了照顧現代人的根基,已經對祖師禪作了稀釋。
  導師為了讓更廣泛的社會大眾從中受益,對祖師禪作了進一步稀釋,使禪更好懂了;但我也很遺憾地看到大陸有些人把 耕雲導師的講詞當佛法入門來看,實在有負深恩。我來自大陸,知道大陸佛友當中有不少人對於教理很熟悉,顯密各宗的知識很豐富,這已很難得,可惜沒有在理上或行上一門深入,以至對於安祥禪(當今稀有難遇的正法)當面錯過。
  去年5月,我初次讀到安祥禪時,發現平時許多問題不期然被輕輕點破,這是以前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沒弄明白的呀。平時我讀佛經常常有感應,所以對釋迦牟尼佛特別有信心,後來我對 耕雲導師的講詞漸漸熟悉以後,發現 耕雲導師的許多話與佛所說的相同,而且其中有些話是只有佛才能說的。我由此得出一個結論(這個結論連我自己也感到驚訝):「 耕雲導師是佛陀再來」。可以證明的例子太多了,只要是熟悉佛經和 耕雲導師講詞的人,一比較就知道。在這裏,我只講個人修學安祥禪過程中的一點點小體會:
  導師在《參學正眼》說:「你若問我:什麼是禪?我沒有趙州那麼高明,你們若問我如何才能得個入處,我有四句稀鬆話,你若能當下理會得,保你先斷法執,後斷我執,二執俱斷,圓證解脫,從此斷惑。我的方便就是:『熱了出汗,冷了打顫,渴了喝水,餓了吃飯。』」
  這四句話決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這是如何揭示宇宙人生唯一的真實的呢?我一年來反復研究,漸漸明白這與《楞嚴經》七處徵心、十番顯見如出一轍,再仔細分析,就發現,這裏凸顯了知覺作用,居然是能夠擺脫五陰,又是我們人人片刻不能離的。人若把五陰剝開了,似乎是一無所有了,但這四句話卻分明告訴我,還有一個剩下的,怎麼也無法剝落的,這不是唯一的真實,還能是什麼?
  5月19日下午,我準備第二天開始的11天休假,在忙碌工作之餘,我誠懇祈禱 耕雲導師為我傳心,同時祈禱觀音菩薩讓我早日開悟,我決定要在11天休假中專心參究「入禪四句話」。那天下午正在寫工作總結時,從未有過的安祥覺受源源不斷傳來,我停下工作專心保任,除了無比的輕安外,平時難以對付的分別心也似乎消融了,故意撥動它,也顯得動彈不得。保任了1.5小時左右以後,不得不處理繁雜事務,剛開始還管帶有力,後來漸漸地就被沖淡了。回家的路上又找回一部分,回到家以後就迷失了。
  我後悔極了,在這11天當中,若能專心保任此珍貴稀有的安祥心態,那是多麼美好的事情!再次祈禱,顯得不誠敬,只怪自己沒有拼命去保任。4天後的下午,發現自己頭腦很清醒,思想很集中,也顯得閒適輕鬆,就決定再做一次努力,於是想:「我何不安住在這冷來知冷、熱來知熱、又不受冷熱影響的自性本體上呢?」正要投入這「後臺運行的程式」時,發現她驀然進入前臺,遍佈眼前,與眼前一切相不相雜染,不動不搖,同時再次展現19日下午那難得的安祥心態,當時就對「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有了親切新穎的體會,煩惱來時,只要拿起這「尚方寶劍」,煩惱就會聽命,但是一忘了觀心,就會讓煩惱偷襲成功。所以我就胡謅了幾句話來描述這種情形:「冷來知冷,不為冷動;熱來知熱,無熱無汗;饑餐渴飲,知足知量;安住其中,遍滿常在。」
  這幾天只是保任,讀《 耕雲書箋》感應較以前大很多,本來無事,我想就這樣靜中保任到休假過後,大概就可以在動中保任了,不料今天冒出這樣的疑問:「此覺固然脫根離塵,不依賴任何條件存在,身心世界在此『覺』面前只是匆匆過客,如同幻化,但『覺』與『空』分明還是兩個;追究諸相本源,不過就是五陰,也就是妄心,這就變成『覺』與『心』還是兩個,且各行其是,這是怎麼回事?」這疑問來勢較猛,我應該不管它?繼續參究?還是繼續保任呢?
  期盼指教!
  恆毅敬上 04.4.27晨



恆毅師兄您好:
  接到您的來信,無比歡喜,想不到千里之外尚有知音,同時亦恭喜您最近的突破。雖然我的見地淺薄,但仍不惜野人獻曝,勉強與您相互研討,請勿見笑。
  一、您在無師的情況下,竟能自我突破,足見根器很利,真令人欣羨。尤其難能可貴的是您由理入,在理突破的當時,同時展現正受,這又是很多人所不及之處。我在孩童時代就已展現安祥,對理卻一無所知,當然安祥不會很深,而且當面錯過。拜見 耕雲恩師之後不久,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裏就展現金剛心,卻不知那是金剛心,事後還要 耕雲恩師來信指出才明白,當時對理也是一無所知,只知放下一切執著而已,當然這樣的心態也持續不了幾天就轉眼迷失了。
  二、我雖不是從理入,是從行入(耕雲恩師傳心),但在修行的過程中,卻也體會過從理入的妙處。真正從理入者,當下具足正受,因為它們兩個是孿生兄弟。但是從正受(須有人傳心)入者,就不一定會產生正見,這牽涉到「智慧」與「誠」的問題。有些人雖自認為已找到答案或見性,卻沒有正受,那不是真正的得「理」,只是表面意識粗淺的認知而已,因為尚未到達「知之真切篤實處」,無法讓身心頓時產生變化。而且從理入者,也須是心行高潔、業障輕微、宿植德本之人,否則是很難入的。
  三、溈山禪師開示:「理雖頓悟,事須漸除」,古德又說:「猶懷舊時嫌」,因此悟後保任及修正想念行為極為重要。
  四、如果我沒有猜錯,您的確已得安祥,也曾得到過離執禪定,但在正受的深度、純熟度及量上還要再加強。
  五、佛法的極致是不二法門,因此覺與心是不二,菩提與煩惱不二,因為波即水,水即波,一一皆從自性流出,一一皆匯歸自心。這個關鍵處就在於離執,若不離執,分明是兩個。若是離執,一切皆是自性之妙用,是故三祖說:「不惡六塵」。
  六、覺與空也是不二,當然此「空」非一般人的表面意識所認知的「空」,而是必須擁有安祥的高級大能量,才會產生出生命的昇華現象,自然就會體現與契入生命之空,屆時您自然就會明白為什麼「覺」與「空」不二。若沒有安祥(摩訶般若),談空,就很容易錯認頑空或無記空為真實,這點不得不慎。這也是我個人最喜歡談到安祥,不喜談及「見性」、「覺」、「空」……等,深怕別人錯認,因為若無安祥,這一切都是空談,很容易落入「知解宗徒」或「外道」。所以古德說:「暫時不在,即同死人。」
  七、很多人口中喜歡掛著「不二」,當然若用來放下執著,則是很好。若只用來逞口舌之利,則不好。其實若真正要進入不二法門,必須達到甚深安祥才行。若無甚深安祥,沒經過高級大能量的轉化,何能轉識成智?若無法轉識成智,就無法「使六識出六門,於六塵中無染無雜」,就無法達到體用不二。
  八、修行人悟道以後,儘可能韜光養晦,而且最殊勝者,乃歸依師門甚久,因緣不濟者才「水邊林下,長養聖胎」,所以有些古人悟道以後,入山唯恐不深。
  九、您可以繼續參究,但必須有個線索或入路,若有,可繼續參究,若無,恐怕還須等一段時間,保任安祥,讓它自然醞釀發酵。因為觀之禪宗古德語錄,縱使頓悟之人,日後尚有漸入之進步,為什麼?功到自然成。其實參究即是保任,保任即是杜漏,真實的參究是不會有漏洞的,最怕的是胡思亂想。
  十、您雖得安祥,但現在應是「力未充,果未圓,才一涉動靜,便成頹山勢」,因此用功之要則在於獨行道,盡量獨處,否則俗人見多了,安祥很容易淡化或退失。當然最好還要有良師益友的相互策勵,則如虎添翼,前程不可限量。
  以上拙見,聊供參考。謹此 敬頌
安祥日深
  程明敬上04-4-27
本站歡迎無償連結及轉載,共濟有情 。 瀏覽人次:
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2.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