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聯絡我們
 
 
與務禪師兄書信往來
 
雲開師兄您好:
 
  耕雲導師《禪、禪學與學禪》中開示:「受持《金剛經》不能執著正受,而是要使金剛心抬頭作主。」「金剛心」是甚深安祥的心態吧?表層意識已全部同化,本心完全發露了才是?所謂「掄刀上陣,只此一念」。
 
  淺淺的安祥,表層意識還會起作用,也能發光。當然,我尚無力看見佛光,覺得只有在離執禪定的狀態裏,才能感受到金色的氛圍。
 
  如是淺見,不知是否如法,懇請開示。敬祝:
 
安祥!
務禪敬上 2012年7月5日

 
務禪師兄您好:
 
  你目前尚在修行的中途,安祥尚未穩固,因此持誦《金剛經》,若能生起正受時,應該要全力保任正受。也就是說你目前要非常執著安祥,讓安祥成熟,以到達秒秒安祥。 恩師在《心經釋疑》中開示:要執著一個不執著的(就是安祥),所以你目前要非常執著安祥,全心保任,才能讓安祥成熟。等到安祥成熟了,到了趕都趕不走時,方能忘記安祥,用來掃除微細的我執(我很安祥,我是安祥,我在承當安祥……)與法執(安祥很美好、很殊勝……),也就是《牧牛圖頌》所說的「人牛雙忘」,以及禪宗古德所說的「心法雙忘性即真(我法雙忘性即真〉」,屆時才能真正地契入金剛心及無為法。
  
  這邊我要特別說明的是,就一個保任安祥成熟的人而言,當他忘記安祥時,並非他就沒有安祥了,而是安祥更多、更深,這點千萬不要誤會。因為安祥既然到了趕都趕不走時,不會因為我們忘記安祥,安祥就消失,因為他已到達「我就是安祥,安祥就是我」的境地。換句話說,只要我在,安祥就在;只要安祥在,就是我在,這就是《牧牛圖頌》所說的「人牛合一」。
 
  我個人以為:擁有金剛心的人就是佛陀,應可同時傳心給一千個以上的有緣人,也就是禪宗古德所說的「一千人的善知識」。不過 耕雲恩師的功德更大,當年祂曾私下對我開示:我可以同時傳心給兩萬人。由此可見佛陀的功德不可思議。
 
  再者,根據我的觀察與理解,目前能擁有安祥的人並不多,更別說保任安祥成熟。因此 耕雲恩師在《禪、禪學與學禪》的這段開示,我們目前幾乎都還用不到,所以你也不必特別地去關注。
 
  約在1980年間,有一件往事令我印象特別深刻,給我日後的啟發也特別大。有一次某位師兄寫信給 耕雲恩師,報告自己當時的修行情況,說他每天清晨一定持誦《金剛經》2~3遍,用來保任安祥。結果令我們大感意外的是, 耕雲恩師當年的回信,非但沒有讚許他,反而在信中表示大感失望。因為 耕雲恩師當年對他的寄望極深,想付予他法的重任,想不到他在保任安祥上,竟力有未逮,還需要藉助《金剛經》的持誦,方能勉強維繫安祥,顯然地他當時的安祥仍未成熟,隨時隨地都有退失的風險。因為就一個具格的法王子而言,應是到達行住坐臥皆是安祥才是,何需再藉助經典呢?顯然地,這樣的修行功德,很難承當大法,更無法延續心燈與法脈。據說,當年二祖慧可大師離開達摩祖師以後,混跡市廛,安祥仍未圓熟,偶爾還需靠著靜心與調心來回復。
  
  你說得很對,淺淺的安祥也會發光,但是它的光圈有大小的差別。再者,縱使淺淺的安祥,所散發的生命之光也是金色的,因為我們的光是來自  耕雲恩師(大日如來)的心傳,所以是金色的。也就是說不論光圈的大小,它的光都是金色的,因為我們是大日如來的徒子徒孫。這一點,我當年曾私下請示過  耕雲恩師,得到祂親自的開示。唯一有疑慮的是,我們自己往往會錯認,有時自己從未契入過安祥或沒有安祥了,卻自認已有安祥或仍保有安祥,但其實不是。所以自己是否擁有安祥或還保有安祥,必須過來人加以印證。
 
  有些人誤以為──表面意識一旦生起作用,安祥就會消失,這是很大的誤會。動用表面意識,安祥是否會消失,這是因人而異的。其實修行人到了安祥成熟時,縱使不斷地動用表面意識,他的心態依然是安祥的,《六祖壇經》有所謂的「繁興永處那伽定」,可茲證明。因此動用表面意識,不見得就是壞事,這要看個人修持的深淺,不能一概而論。若是修行功德不夠,往往一動用表面意識,安祥立即消失,因此在待人處世上就必須很保守,不可妄想馬上契入縱橫自在的境地。張拙秀才的詩偈所說的「一念不生全體現,六根才動被雲遮」,就是在描述這樣的修行處境。不過對於這首詩偈, 耕雲恩師曾開示過──張拙秀才的詩偈只能教化初機,佛菩薩根本不看這個東西,看了以後就遮住眼睛。這其中的原因是什麼呢?因為一個大修行人,他生命的全體都是安祥,不只表面意識(六根)已被安祥化,乃至第七識、第八識都已被安祥化了,縱使他動用了表面意識,還是安祥。因為他已經進入了不二法門,誠如禪宗經典所謂的「喜怒哀樂皆展現佛性」,「理無礙,事無礙,理事無礙,事事無礙」,「一真一切真,萬境自如如」,「絕學無為閒道人,不除妄想不求真,無明實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五陰浮雲空去來,三毒水泡虛出沒」,怎有可能因為動用到表面意識,就會喪失了安祥呢?若是如此,顯然他的修行尚未到家,仍須上上增進。否則像這樣的修持,仍未到達生命的大解脫、大自由與大自在。
  
  今天因為你提到這個問題,所以我在這邊就順便一提,幾年前台灣有一位居士,以法相宗的理論,批評並攻擊我們安祥禪,說 耕雲恩師講的安祥,只停留在阿賴耶識,我執未斷。很明顯地,這不但是他個人的誤解(誤以為修行就是要拋掉表面意識),同時他也不了解佛陀的甚深法義(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一真一切真……的不二法門)。佛法的修行是本性發露了以後,將所有的意識都本性化,不只是六識,乃至第七識或第八識都本性化。佛法的修行並不是捨棄所有的意識,而是將所有的意識都本性化(安祥化)。為什麼如此呢?因為無論是我們的表面意識或是潛在意識,都是我們生命中的東西,怎有可能捨棄不要呢?何況我們還要在人世間生活,怎能拋掉表面意識呢?如同水泡,表面上看來,它並不是水,但是它的實質內涵也是水,怎會去否定水泡就不是水呢?顯然大背不二法門。八識固然是生死之本,但它的實質也是覺性,怎能捨掉它呢?只要淨化它即可。佛法的修行功夫重在「捨」,但是就我們生命中的八識而言,就在「轉」,所謂轉識成智,也就是淨化八識,而不是捨掉它。當然這位居士是以己之矛攻己之盾,因為他在動用分別心去分別這些法相時,已經落在這八識之中,其自相矛盾之處,不言可喻。
  
  至於你談到的「表面意識完全被本性同化」,此事極難。 恩師在晚年時,曾私下對我開示:「我的表面意識目前還沒有完全淨化。我目前雖已圓具佛之功,但尚未圓成佛之德。縱使如此,不過在不久的將來,我就會很快地完成,屆時將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種好。」 耕雲恩師還開示:「釋迦牟尼佛在圓寂之前,表面意識已經完全淨化。因此祂那一生結束返回金剛界時,就將整個金身(淨化後的表面意識)帶回金剛界,讓諸佛菩薩去學習,以期日後到人世間宏法所使用。當然,我在結束這一生之際,萬一來不及將自己的表面意識完全淨化,那麼我就會在返回金剛界的途中,捨掉尚未淨化的表面意識,只留下已淨化後的表面意識,帶回金剛界。」謹祝
 
安祥
雲開敬上12-7-5 
本站歡迎無償連結及轉載,共濟有情 。 瀏覽人次:
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2.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