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聯絡我們
 
 
怡君師姊書信往來
懷恩師兄:您好!

  我叫怡君。2000年一場暴病差點奪去我的小命。這時,我表哥來看我,看到我病情嚴重,便帶來了《金剛經》、《大悲咒》及幾本《安祥禪》季刊囑咐我的家人幫我念經、持咒,同時務必要說服我自己也要念。因為我從小接受的都是唯物主義教育,平時對問仙、卜卦等迷信活動非常反感。由於對佛教不了解,也把念經、拜佛當作迷信看待(真是罪孽深重),因此對於念經能治病這一說法,不但不相信,反而覺得荒謬絕倫。但是對《安祥禪》季刊裡面摘錄刊登 導師《愛的人生》裡面的片段和其他文章倒是挺喜歡的,尤其是後來全部看完  導師的《愛的人生》之後,更是愛不釋手。除了覺得其格調清新、內容高尚、字裡行間透露出強大的愛心和巨大生命張力以外,還有很高的文學價值。但我僅僅是喜歡裡面的內容,對 導師開示的法仍心存疑問。

  後來即使身受病痛之苦仍然繼續閱讀、抄寫 導師講詞,沒想到痛苦竟然減輕了,覺得精神反而更好。這時候,我忽然想起,好像在哪一本《安祥》季刊上看到過別人也曾有過同樣的感受。我恍然大悟,接著又驚又喜。有了這次的體悟之後,我才有點相信導師的大法,但依然是疑信摻半邊抄邊在心裡打問號。又過了十天左右,一天傍晚,我一邊做家事,一邊想起 導師說的「只要把精力集中於一點,在這一點上形成焦點,必然會在這一點上爆發智慧的光芒……;工作的時候專心地工作……」,便努力集中精神於當前的手上工作,忽然,腦子一下子空洞起來,周遭喧囂隱去,我突然進入到一種非常寧靜的境界中,一種我從未曾體驗過的非常恬靜、非常舒暢的淡淡的喜悅從心底徐徐升起。直到這時,我才肯相信,在這世界上,有許許多多事情和現象不是靠我們普通人的常識可以解釋的,同時也徹徹底底地深信, 導師的大法真實不虛。正因為有了這兩次真真切切的安祥體驗和感受,使我在抄完了《愛的人生》之后,才接著抄《觀潮隨筆》。……

  從當初完全不相信  導師的大法,到現在少了安祥便覺得活著是行尸走肉,已三年多了。現在我的生活很忙,白天上班,晚上不是加班就是要讀書進修(為了參加考試),所以很少有專門的時間念經或看、抄  導師的講詞。一天當中只能利用清晨、傍晚散步或中午下班回到家的這一段時間,根據您在《自覺自在》中所說的方法來努力做強力自覺的功夫(有時傍晚念經),在環境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周末盡量抽時間做一次反省。因為做的是辦公室工作,接觸的人較多,加上平時修行的時間太少,心的定力太小,所以每每在家裡得到的一點點安祥在踏進辦公室門口的一剎那就被繁瑣的人、事給沖走了。為此我曾經很懊惱,不知該如何去突破?也曾很想放棄考試,好抽些時間修行。經過好長一段時間的心裡掙扎,前個月在李師兄的開示下,才稍微平靜下來。

  以上是我個人接觸到 導師的無上大法的因緣和這幾年修學安祥禪的概況。在這裡我有幾個問題想請示:
  1、李師兄一再強調要我培養起對 導師如父親般的親切感情,多祈求 導師的加持,可是我對 導師一直是懷著一種高山仰止的尊敬和仰慕,是否一定要培養起親如父子的感情方能經常得到 導師的加持?
  2、因我患的是潰瘍性結腸炎,屬慢性病,易於復發,平時念經或抄寫 導師的講詞,安祥好的時候,病變部位會隱隱發痛,聽我表哥說這就是安祥的治病作用,但平時怎判斷它是安祥在療痛還是病情復發?
  3、我平時觀心主要是觀念頭起,雖還不能做到念念自知,但沒隔多久還記得用力去回顧內心,但為什麼安祥深的時候反而不記得去回顧裡面了(比如李師兄前段時間來與我們共修和那天給您打電話後)?

敬祝秒秒安祥

怡君敬上  2003/8/28


懷恩師兄:您好!

  那天我在沮喪和絕望中抱著試探的心理給高雄禪學會打電話,當操著和我同一種語言的師姐和您的聲音先後從隔了千山萬水的海峽一端傳來時,我像一個被丟失多年的孩子,一直在找家而終於找到了自己最親的親人,心裡很激動。

  您託怡玲師姐轉來的信件已收到。讀您的信,像喝了一杯清涼飲料,心如淡雲清風般寧靜。正如您所說,我現在稍一涉動靜,安祥就溜走了。只是明天我又要去上班了,但願我不會把安祥像扔垃圾一樣扔掉在辦公室。

  謝謝您的開示和叮嚀。 導師走了,除了他老人家的慈悲法語,我相信您的開示是我今後修行最好的指引。

敬祝安祥!

怡君敬上 2003/8/31

懷恩師兄:您好!

  此時已是晚上十一點多了。今晚一直在咀嚼那天您在電話裡一再語重心長的叮嚀:珍惜此刻的心態!剛才又細細閱讀《從保任談起》、《生活和修行》等文及導師《保任此心,絕不相賺》的講詞,便深深自責痛恨自己根器遲鈍,錯過了百千萬人難逢的機緣!那天得了您的傳心並不懂得肯定此心,還一味地在找有念無念!因為不懂自肯,因此也沒有引起足夠重視,只沉浸在能與您接上聯繫的喜悅中,至使現在安祥只剩下些微影子。此時我心甘被您大 罵一場痛棒一頓!此一蹉跎,不知何時再相逢?

怡君敬上 2003/8/31

怡君師姊您好:

  前後三封信皆已收到,這三封信誠懇的表達出學法的道心,使我內心既感動又敬佩。在我修行的過程中,我相信只要不肯自甘墮落的人,就不會墮落。何況妳又得過安祥心,只要堅持不斷地努力,應該有保任安祥成熟的一天。妳的問題謹回答如下:

  一、對 恩師的情懷,妳和李師兄的看法,依我看來,都會得到 恩師的加持,關鍵在於「時常想念 恩師」及「內心的誠懇」。

  二、安祥治病或舊病復發?個人以為二者都是。因為有了安祥,往日錯誤的想念行為所造的因果,會提前受報,甚至修行好的人會重報輕受。所以用心甘情願及歡喜的心態去承受一切,用一般人的態度去面對即可。若需要看醫生,就要去看醫生,心態和物質的治療雙管齊下,這樣才合乎中道,才不會偏廢,也才不會落入迷信。

  三、在深度的安祥裏,已經能夠「不觀而觀」了,一切無須費力,此時只要保持自覺自己覺自己即可,不須特地向內觀。但安祥減退時,則須用力回顧自心,否則容易為外境、外緣牽引。

  四、修行是一件長遠事,不可因安祥一時丟失,就太過自責,這樣就會雪上加霜。應該把重點擺在反省錯誤和擺脫錯誤上,自責若用得不恰當,反而不好。應該用積極樂觀的態度去奮鬥。據說,除非是超級的上根大器及累劫修行之人,直下就能承當。否則安祥的保任和成熟,必須靠時間來完成的。因為安祥的誕生、成長和茁壯,如同世間的肉體生命一般,都需要長時間的涵養。不可操之過急,因此 恩師開示:「羅馬不是一日造成的」,就是這個道理。

  五、參加考試若是責任義務或適度的自我上進,應該積極地準備與參與。否則日後人世間的不如意和挫折,反而易成障礙。

  謝謝你來信和我討論安祥,謹簡答如上,若有不盡合人意之處,尚請海涵。 謹此 敬頌

安祥日深

懷恩敬上03-9-1
本站歡迎無償連結及轉載,共濟有情 。 瀏覽人次:
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2.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