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聯絡我們
 
 

            關於力量的一點體會     志 誠

  “力量”這個名詞看起來很淺顯,但確實是整個現實世界中最普遍存在的現象。從物理學的角度來看,由於力的存在,就有了力的平衡,因而形成了相對的靜止。在不平衡的情況下會產生速度的變化,從而形成了相對運動。在力量的作用下,於是就有了風平浪靜,也有了風起雲湧;有了波光粼粼,也有了寒潭照影。

  這些看似簡單的物理現象,在生活中也是同樣存在的。例如有一句話說,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伴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以前有些力所不能及的問題,現在即可輕鬆解決。至於在個人的成長和生活中,力量的現象也是普遍的。例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能力,在力所能及的時候,處理問題就會比較輕鬆;而在能力所不能及的時候,則會感到壓力重重。對於一個優秀的領導者而言,快速的決斷力是一個必要條件,如果碰到機遇不能馬上決斷,那麼機遇可能稍縱即逝。鑒寶的人需要有一定的眼力,否則遴選出來的藝術品恐怕只是個贗品了。科技公司應該具有強勁的創造力,這樣才能在競爭中求得生存。

  超越了物理學,進入形而上的層次,力量仍然是普遍存在的現象,只是這些現象很難借用科學的公式去作具體的描述,因此往往為人們所忽視。事實上,生命和生活中的種種現象其實都是業力的不同顯現。 耕雲導師說:“這個大宇宙是生命的大圓覺海”,“業是想念行為的總和”,既然如此,那麼整個宇宙是業的海洋。各種不同的業塑造了森羅萬象,而森羅萬象又在業力的推動下不斷的演變。在業力的推動下,生命就會呈現在不同的變相中。當業的力量維持平衡時,一個生命的特定形態和層次就能能夠繼續保持。而當業的力量不能平衡時,就有了生命形態和層次的變動。有的生命因為昇華而獲得更大的自由,有的生命由於沉墮而痛苦不堪。

  雖然很多的生命都希望得到生命的提升(昇華),但事實上卻是更多的生命在沉墮。從“諸天眾減少,眾惡道充滿”,可以見其一斑。對一個希望得到徹底解脫的人而言,消除業力的束縛是唯一的方法,而消除業力唯有靠修行。即便有一些自許為殊勝的方便法門,據稱能夠使人快速地得到超脫,但對於真正瞭解業及業力真相的人,這樣的成效如何,仍有待商榷,因為大宇宙的因緣果報絲毫不爽,除非直接往心地下手,並且腳踏實地修行,消除惡業之力,否則不是流於空談,就是癡心妄想。佛經上說:“縱經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因此對一個不肯自欺的人而言,應該腳踏實地去修行,消除業障並累積功德。生命的升沉是力量的對決,這種力量有淨業力量與染業力量,有善業力量與惡業力量。很顯然地,充實善業和淨業,才能夠得到生命的改善和提升(昇華)。而這個方法就是從想念和行為中得到改變。因此,修正想念行為是唯一的解脫之路。

  耕雲導師開示,“修行就是修正想念行為”,而修正想念行為的方向就是唯求心安,再進而讓心靈契入安祥的心態。從 耕雲導師的開示:“安祥是突破了業障之後的心靈覺受”,我們可以得知,既然突破了業的障礙,那一定是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而想要突破業的障礙,一定需要有力量。這種力量是功德的力量,也是心靈的力量。突破業障的力量有兩種,一種來自于自力,另一種則來自於他力的幫忙。感受到安祥法味的人都知道,在大善知識面前,業障輕的人能夠直接感受到安祥又喜悅的心態,那是因為大善知識有大力量,能夠拔除別人的業垢,施與人安祥。而對於初發心的人而言,自己的力量太小,還無法扭轉自己的業力和外在的干擾力,修行很難上路;勉強上路,也可能會落入“才一涉動靜,便成頹山勢”的困境。

  在修行上,既然可以依靠他力的幫助,反過來講,同樣也存在他人業力的干擾。甚至他業的力量有時候遠遠大於自業的力量。有句話說:“一人成道,七祖升天。”七代祖先不見得都是修行人,為什麼他們能夠升天?因為成道的子孫擁有大力量,可以拉拔他的祖先到天上。

  在一個人踏上了真正的修行之路之後,就能夠清晰地感受到——修行是力量的對決,也就是道力和業力的對決。一方面,他需要扭轉自己的習氣慣性,突破久遠劫來積累下來的自己的業障,另一方面,他需要有力量承擔及消除他業的干擾。當然,誦經持咒得到的功德也可以助他一臂之力。這種力量的對抗是時時刻刻存在的,而業報的強大衝擊是偶然才出現的,在業報現前時,有可能咬緊牙關就順利通過考驗,也有可能一蹶不振,甚至直接被擊垮(經典上也不乏這些例子)。然而業報現前時,切勿疑惑,因為因果報應絲毫不爽,這也是修行成佛需要三大阿僧祇劫的原因。雖然對於一個初發心的人而言,修行成佛是久遠劫之後的事情,但是對一個瞭解業力真相的人而言,則應該有愚公移山的精神,方能讓修行成為自己的人格內涵。儒家說“修身俟命,夭壽不二”,不要遇到暫時的困難而退縮。據說一個上根大器,久遠劫來不斷修行,由於淨業力量的積累,淨業的功德很大,能夠直接突破業障而一超直入如來地。

  修行就是修正想念和行為。從物理學的角度上來看,行為受到想念的驅動,可見想念具有念力。貪嗔癡的念力,能夠直接驅使人做出苟且的事情,乃至喪失人格;而戒定慧的念力,則可以淨化自己的心靈,消減自己心靈的慣性。說得更詳細一點,在惡的方面,嫉妒心有嫉妒的破壞力,嗔恨心有嗔恨的破壞力,不滿心有不滿的破壞力,抱怨心有抱怨的破壞力;在善的方面,忠厚心有忠厚力,誠敬心有誠敬力,信心有信力。經上講“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可見念力的重要,它是驅動一個人升沉的力量。儒家講“克念作聖”,也有“知止,知之至也”。王陽明先生說“致良知”。 耕雲導師開示“時時自覺,念念自知,事事心安,秒秒安祥”的開示。以上這些開示都是教人從想念上去修正,以奠定修行的牢靠基礎。

  不可忽略的是,心力是一種力量,它能產生加速度,而不只是速度。譬如開車起步,發動機的力量很大,但是還沒有轉化為很快的速度;修行的心力很強,但還尚未轉化為淨業的功德,修行還不能算是上路。因此,不是有一念為善之心便是善人,那只是初發心而已,必須為善的力量大於為惡的力量時,它才能將為惡的速度降低,漸漸消弭,然後才能形成一個善良的心靈。當淨業的力量大於染業的力量時,染業才能得到漸漸的淨化。雖然一個人已經開始修行,但淨業的力量還不夠,仍是染業作為主導,這個時候修行尚未上路。當淨業的業力大於染業的業力時,修行才能上路,淨化心靈的工作才剛剛開始。隨著修行的進步,心力是會不斷增強的,精神也愈用愈出,從而向上增進的加速度就會越來越快。

  修行有成的人,親和力、同化力都是淨業的功德的體現,這也是淨業力量積累的結果。他不但能夠得到自受用,同時也能夠給周邊的環境予以洗滌,讓親近他的人都能感受到祥和的氣氛,這是淨業的功德使然。而一個亂糟糟的心靈,也能夠使得周邊的環境蒙上一層烏雲,讓親近他的人感受到壓力,這是惡業的業力使然。“堅守獨行道,交往簡為宜”,說的就是避免被惡的業力所影響。因為惡業的附著力極強,對淨業的抵消極大,而當惡業的業力抵消了淨業的業力,那麼修行就會停滯不前,而當它強於淨業的業力時,那麼修行就退轉。無論這種惡業的業力是來自於自己,還是來自於環境,都需要謹慎對待。

  既然力量有善有惡,有染有淨,由此可見明辨是非的重要性,所以儒家說“是非之心,智之端也”,我佛門亦有「慧命」之說。對於善惡和染淨的判斷,即為是非之心的一種體現。而在修行的道路上不僅要有是非之心,也有大小之辨的問題,《逍遙遊》上也說過大小之辨。《證道歌》上說“欲得不招無間業,莫謗如來正法輪”,可見譭謗正法的業力和惡報是極大的;耕雲導師講“破壞和合,罪同出佛身血,不通懺悔,必遭惡報”,可見出佛身血和破壞和合的業力是極大的。相對而言,世俗上的許多惡業,罪報雖然也大,但相對而言,沒有這些惡業的力量大。反觀,由衷地讚歎正法、供養正法、努力修行的業力,是成長法身的快速途徑。而慈善事業雖然也是善業,但畢竟是屬於染業,遠遠不及淨業。《證道歌》說:“住相佈施生天福,猶如仰箭射虛空,勢力盡,箭還墜,招得來生不如意。”這是是非之心和大小之辯的問題。

  修行是一件長遠的事業,非一日二日之功,也非一世兩世就可以圓滿。心力很強是必須的,但力量只能進行平衡或者構成加速度,另外還須加上時間才能形成功德。因此惡業轉善業需要時間,染業轉淨業也需要時間。《證道歌》上說“我早曾經多劫修,不是等閒相誑惑”,釋迦摩尼佛“多劫曾為忍辱仙”,由此可為佐證。為什麼修行要這麼長久?因為我們修行的環境是一個業的海洋,而不同的生命相互交織成為一個無比複雜的業網,這個業網比當今世界最複雜的互聯網、電力網都要複雜得許多。就拿一個人來說,單一的個體由於家庭、工作、交際等等,不斷地在編織這個業的網路。個體的生命就如同網中的結,而不同的生命個體之間通過緣生之線相互連接。要從這個業網中,將其中的一個結拆離,恢復為獨立的生命個體,勢必要擺脫其它的結對它的束縛。一個人的生命要昇華,即要從這個無始劫來編織的業網中脫離而獲得自由,談何容易?修行的成功需要突破這些業障,從業的網路中超脫,那至少需要兩個基本條件,第一修行的路不要走錯,也就是方向不要搞錯,這樣才不會繼續編織業網並積累業障;第二是不斷努力地朝著目標前進,這樣才可以消除業障。試想我們從無始劫來都在編織業網,積累心垢。就一個人而言,正法則是“百千萬劫難遭遇”,耕雲導師開示“一個人能遇到正法,需要十八萬劫的十八萬次方。”這是超天文數字。一個人依靠正法的指引才能端正修行的方向,也唯有依照正法修行,方可以了脫生死。修行沒有正確的方向,即便很有道心,雖然很努力,但方向錯了,就只有雪上加霜,愈縛愈緊。由於碰到正法的概率幾乎為零,而業障則是不斷積累,因此從宇宙的時空來看,修行需要歷經多劫,真不是誇張的。只有和正法結緣,並且肯定正法,依照正法生生世世修行,方可縮短修行的歷程。

  「學道者如毛,成道者如角。」以前我很不能理解,現在才知道原因之一二。業障的顯現是一部分,另外,即便在康莊大道上行走,也難免會跌跤。當業障顯現或者遇到考驗時,往往就會面臨持續且強大的衝擊力,在這種強力衝擊下,修行的功德可能會隨時瓦解,從而帶來身體和心靈上的巨大破壞。我曾經在青少年時期有過一段美好的時光,碰到善知識後,也曾短暫獲得過輕安,但是這種美好的心態在業障顯現的時候,自己卻毫無抵擋之力而土崩瓦解,感覺像似瀕死般的前途漫漫。因此奉勸真正想修行的人,這真不是小兒嬉戲。那是一種神聖和莊嚴的偉大歷程。修行不光是需要有心力,還要有信力、見力和決斷力等等。

  當然,力量僅僅是佛法的內涵之一,力量還不是佛法的全部,但正法的內涵中一定含有力量。為什麼力量不是佛法,因為在力量的分野上,佛菩薩有功德力,神有神力,魔也有魔力。而正法的內涵中如果沒有力量的話,就會被一擊則潰。經上說“大雄力”、“大慈力”、“十力菩薩”;禪宗祖師也說 “而今末法將沉,全仗有力量兄弟家負荷”,“為你力量小,不能頓超”。可見正法的內涵中是含有力量的。

  真正的修行過程,也只有親身實踐和體會了,方能知道。其實真正的修行並非我形容的這麼機械與枯燥。當你通過了努力和付出得到安祥的時候,即便是淺淺的安祥,那種美妙的覺受,是你想永遠去追求和保有的無價珍寶。正法難逢,機緣轉瞬即逝。因此,對於想要修行的人而言,端正修行方向,不斷向目標努力,是當務之急。如果您的修行已經踏上康莊大道,那衷心祝願您能夠“寶劍鋒從磨礪出”。若還不知道修行的正確方向,那就“勸君飲杯三昧酒”,莫待“西出陽關無故人”了。

本站歡迎無償連結及轉載,共濟有情 。 瀏覽人次:
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2.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