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聯絡我們
 
 

            一封寄不出去的信

  前言:今年(2019)10月11日又是導師圓寂的追思日,這封信是2000年大概也是這個時候寫的。當時或許潛意識裡真的也能感受得到偉大的  耕雲導師要離開我們了,所以心裡突然非常非常想念  耕雲導師,於是執筆寫了這封信。但是因為當時沒有禪學會的位址,所以寄不出去。等我拿到地址想寄時,朋友卻告訴我,  耕雲導師已經圓寂了!一時間,天地沉默!這封信也就成了一封永遠寄不出去的信。現在  耕雲導師已經離開我們19年了,今天晚上站在  耕雲導師的法相前,突然又想起這封信,便整理出來,以此表達對導師深深的感恩和懷念之情,感謝他慈航倒駕,不惜燒眉來到這地球弘揚安祥正法,讓業障深重、福德淺薄的我,也能夠接觸、品嘗到安祥,從此生命有了新的啟航。

敬愛的導師:您好!

  我是大陸的一位安祥禪友。兩年前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在朋友處得到幾本《安祥禪》書籍,隨手翻了幾頁,很喜歡,但是當時因為我的單位經常在每週的例會上進行破除迷信的宣導,不能有宗教信仰,說實話,剛接觸到安祥禪時,我在書裡經常看到有“佛”字,所以當時我是完全不相信安祥禪的。但是我很喜歡書裡面的文章,因為那些文章都是直指人心,很多話好像說的就是我,尤其是後來看了您的《安祥之美》、《幸福之道》以後,更是愛不釋手。我覺得這樣的文章真的是這個世上的珍寶,因此很想長久擁有這樣的書,以便有空的時候就可以再拿出來看看。但是當時朋友說這些書沒有賣的,看完以後必須全部還給她。為了以後有空能夠再翻看您的文章,所以我就鄭重其事地買了一個本子,想把這些文章一篇篇地都抄下來。

     我抄完了《安祥之美》和《幸福之道》小冊子後,再抄《安祥集》其他文章,抄到了約三分之一處時,有一股暖流經常在我的腳踝處流上來,像冬天的太陽曬一樣,很溫暖,很舒服,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幾天。有一天,我突然想起好像在哪本安祥禪刊上看過有安祥禪友也有過這樣的反應,再檢視當時自己的心態,覺得很安定,沒有了之前的浮躁和亂糟糟。在這一刻,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是法在我身上發生了作用,也在這一刻,我才肯相信,原來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東西不是渺小的我以常識能夠理解的,也是在這一刻,一向對宗教有著強烈排斥情緒的我才願意相信,原來佛法裡面說的很多東西都是真的,並不全是迷信。

      這樣的感悟讓我覺得手中這本《安祥集》更加珍貴了,於是更加認真,更加虔誠地一字一筆的抄寫。當抄到書的大半時,有一天傍晚我正在做家務,按照書上所說的回顧內心,突然一陣清涼從心裡升起,我整個人就進入了一種從未體驗過的安祥裡。

          後來的一段時間,因為要上班,同時家裡又有人要來,我就懶散下來了,不再像原來那樣起勁地抄了。有一天我甚至突然懷疑起自己之前的體驗,我想我是不是像別人所說的那樣子——入魔了?而就在那天晚上,本來已經好轉,但一直潛伏在我身體的疾病突然來勢洶洶地發作起來,一時間,我臟腑絞痛,坐臥不得,腰酸背痛,手腳發軟,連站起來倒一杯水都辦不到。在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痛苦煎熬中,我一眼看到放在桌面上您的威嚴法相,我第一次像電視上所說的虔誠佛教徒那樣跪在您的法相前(在這之前我沒有向任何人、任何佛相下跪過),祈禱您的幫助,並為之前的懷疑深深的懺悔。不知道是吃藥起的作用(那段時間我一直在服藥,並且幾個小時前我還剛服下),還是真的得到您的護持,我的病痛慢慢緩下來了,不再像剛才那樣難受了,甚至第二天天亮也沒有看醫生,身體就莫名其妙地回復原樣了。經過這件事以後,我終於死心塌地的相信您的話句句確鑿無疑,從此再也沒有對安祥禪有過一絲一毫的懷疑了。但是在這之前,我想我這一輩子都不會相信任何宗教的,我覺得是男子漢大丈夫就應該務實地過生活,相信宗教是一件極愚蠢又飄渺而又不務正事的事情。

     現在我正在準備升等考試中,所以比較少時間看安祥禪的書了,但是我知道我這一輩子可能都離不開安祥禪了。

       敬愛的導師,我寫這封信目的是想告訴您,在海峽的另一邊,有一個人因為您和您的法,改變了他,並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我非常非常感謝您!並願意歸依您和禪學會!也希望有一天有幸能拜見您,當面表達感恩之情。

  謹此 敬祝

一切如意

                                                    安子敬上

                                                  2000.10.12

本站歡迎無償連結及轉載,共濟有情 。 瀏覽人次:
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2.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