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聯絡我們
 
 

          和安祥戀愛     掬 誠

  才從失戀的情緒中走出,在座談會開始前三天告知師兄:「近來心態不好,將獨自打車前往。」當日午休結束,即感到一股暖流從胸中湧起,並一直保持著直到見到師兄的那一刻。以往每次前來參見師兄時,心中既歡喜又緊張,但也有擔憂的情緒。可是此次前來,卻無比的心安,仿佛回家一般。

  見到師兄的那一刻,明顯感覺師兄比去年消瘦了許多,閒聊中得知,師兄近期體檢發現血壓飆升到200,卻依然談笑風生,毫不察覺任何異樣。(後來,我在一篇文章中得知,正常人血壓到了160就要一步一挪,小心翼翼的去醫院住院就醫了。由此才明白,師兄弘法所背負的業障非常沉重,若不具大功德力,普通人是難以承受的。)

  飯間,心中湧起一念——「三年來,我真的沒有好好修行啊!」而師兄雖然惋惜,卻很少責備,只是輕描淡寫的說我貪玩。

  儘管心情有些沉重,可是在師兄旁又有了新的發現——刹那間,心中升起一種「浩瀚」之感,勉強形容的話就是,仿佛置身於宇宙星空之中,感覺上下四周左右無邊無際——難道,這就是「虛空」嗎?(後來翻開《六祖壇經》般若品,對虛空的描述有了一絲的親切感。)

  閒聊間,感覺自身興趣流於低俗,於是在休息時,記錄下當時的感想,以期在日後的生活中不斷地提醒自己逐一解決,諸如:

  如何發現自己世、出世間的錯誤和執著?

  如何面對現實,解決問題?

  看看自己有哪些執著(也就是煩惱)?

  如何真正切實地解決個人生死苦樂的問題?

  如何面對日常的工作和生活?

  如何避免單調、乏味和苦悶?

  如何讓生活更美好?

  修行的難度有哪些?

  如何發現自身的執著並放下、擺脫?

  世人有哪些煩惱?

  如何認清真實?

  什麼才是正確的人生態度,以及正確的行為?

  生命的現象有哪些?

  生命的本質是什麼?

  正當我自以為有所得,並決心在座談會後立刻展開研究這項「偉大工程」的時候,師兄在第二天的座談會上開示:「保持安祥,修行最快速!」——真是一劑良藥,及時糾正了我的想法。我真的好愚鈍,儘管常聽  耕雲導師的講詞,可還是沒有理解「至簡至易」這四個字的含義。若沒有安祥,應付日常生活都會力不從心,哪還會有心力去探索生命科學?

  以往每每羡慕同修們參見師兄後總能容光煥發,而我總是慚愧不已。此次,由於座談會前師兄的加持,在見到師兄後,很快就感覺臉上發燙。座談會後,每晚步入寢室,觀  導師法相,都感覺紅潤生動,心中舒了一口氣——還好沒有丟掉安祥的心態,於睡前不斷提醒自己,「莫將容易得,當作等閒看」。

  座談會間隙,喜歡在庭院中觀心,只覺稍一留意,心力就非常集中、強大。可是座談會後,隨著時間的流逝,再觀心,總是妄念紛飛——方才醒悟,那是師兄的加持,才讓我在短時間內擁有了極強的心力,我需要拼命努力修行才行。

  領受了師兄賜予的安祥後,再聆聽  耕雲導師的講詞時,才理解「安祥是一把鑰匙」。而此次座談會間隙,於寢室朗讀《安祥之美》時,心窩發熱的感覺一直被加強,或許就是「你有的我給你更多」的真實含義吧?

  蒙師兄慈悲,再次有幸與師兄同乘一輛車。行駛途中,驀然感覺渾身被熊熊火炬所包裹,心窩竟然跟著升起了騰騰的火焰。在驚訝、讚歎、不知所措的同時,意識到這才是真正的說法。(此前,我曾羡慕被讚為秒秒發光的人,卻不知師兄的境界竟然如此高深莫測,用秒秒發光都不足以形容。)

  蒙受了甚深法益,還是沒能抵擋住萬丈紅塵的污染。以前總以為師兄所言,「鐵定保任不住」、「甘露倒於尿器」,大概是講別人的吧?面對現實生活,自己立刻被打回原形,這才意識到修行的不易,師兄的可貴!

  「安祥不與錯誤同在」、「安祥不與妄想同在」……,如何保持住安祥呢?方才理解到「觀心與自覺」的重要性。如果不觀心,隨著妄念跑,如何能撥開心中的陰霾呢?如何能體會無念的本心呢?心靈的慣性如此強大,總是在不自覺中就想東想西去了,總是跑了好久才費力拉回來,接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跑了出去……。

  有時真的感覺很無力,心力沒有升起,修行好被動;一旦累積了太多負面的想念和情緒,總會找些低級的興趣來消遣;有時體力腦力消耗過多,也會遭遇有心無力的局面;有時內心被煩惱所佔據,無法擺脫;有時又被周遭的抱怨、不滿、對立的氣氛所感染……。這一切,雖然可以透過努力觀心與自覺化解掉,可是自己的很多惡習尚在,平日裡消耗了很多的目力、精神,蓄積的力量太少,以至於沒有足夠的力氣去化解。如何去掉惡習?如何息業養神?如何提升心力?我必須認真面對才行。

  師兄開示:「要和安祥戀愛。不悟!心靈的家園就會破敗。」有省!

本站歡迎無償連結及轉載,共濟有情 。 瀏覽人次:
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2.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