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聯絡我們
 
 
    重印《圜悟禪師心要》緣起        雲 開 
 
  禪宗的傳承始自「釋尊拈花,迦葉微笑」。到了梁武帝時代,禪才經由達摩祖師自印度移植到中國來。誠如達摩祖師當初所預期的「震旦有大乘氣象」,禪在肥沃的中華文化土壤裏,逐漸地萌芽、成長及茁壯,至代遂大放光芒,禪風極為鼎盛,開衍出五家七宗,果真是「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
 
  爾後歷經末及五代十國的戰亂,時代的動盪不安,致使禪門較缺安禪之地。到了朝,禪風雖然一如往昔興盛,但氣勢已大不如前。圜悟禪師生值代,係臨濟宗的子孫,承先啟後,大振禪風,被譽為代禪宗的中興名匠,實至而名歸。而大師傳承的法子虎丘隆一脈更是綿延流長,直到初仍可見到他的子孫,延續臨濟宗的法脈近一千年,極為稀有難得。再者,大師說法開示的輯錄《圜悟禪師心要》,更是歷來參禪者不可不讀的重要典籍,如同中峰禪師所言:「是第一等的說法之師」,其說法的地位直追臨濟禪師與德山禪師,應屬無疑。綜合以上不難發現,圜悟禪師在中國禪宗史上有其舉足輕重的地位。
 
  禪宗的五家七宗在傳法和作略上,有「以無言顯有言」,「以有言顯無言」;有「直指」及「曲指」之分;有主張「說破」者,也有主張「不說破」者,留給參禪者一些悟的空間;有「截斷眾流」者及「就體消停」者;有「藉教顯宗」者及「須待時節因緣」者;……等等,不一而足。不過就個人觀察中國禪宗的興衰演化後發現,主張「直指」及「說破」者,其子孫比較繁茂,且法脈也比較綿延流長。譬如以臨濟宗與雲門宗為例來作比較,臨濟禪師一生說法都離不開「無位真人常從面門出入」,直指人心,說了再說,重覆再重覆,不管犯不犯忌諱,也不管別人聽了煩不煩,一再重覆地說,這是屬於「直指」及「說破」的宗派。反觀雲門禪師則較偏重於「曲指」及「不說破」者,其作法大致上係利用一些方便,截斷對方的思考邏輯和妄想,突出「無思、無為、無心、無法」之本心,作法上極為高超,非常有智慧,令人讚嘆,可惜眾生的根器和智慧跟不上,所以雲門宗傳了沒多久就斷絕了,在禪門五宗當中法脈滅絕的最早。基於以上的事實,所以我個人比較偏愛「直指」及「說破」的禪風,令人單刀直入,痛快直截。
 
  圜悟禪師因係臨濟宗的子孫,在傳法上亦承襲了「直指」及「說破」的禪風,在《圜悟禪師心要》中處處可見,甚至還揭露很多禪宗公案的底牌。只要是細心參究,當不難發現。
 
  儘管我個人比較偏愛「直指」和「說破」的禪風,但若就其「珍貴性」及「痛快直截」來評量,則非「以心傳心」莫屬,它是「直指」中之「直指」,也就是《六祖壇經》所言:「法則以心傳心,皆令自悟自解;自古佛佛唯傳本體,師師密付本心。」話雖如此,不過「以心傳心」之傳承必須有殊勝的因緣條件配合。這也就是宗門高立門牆、不輕易傳心的真正原因。
 
  筆者一生非常幸運,才一接觸佛法,即幸遇偉大的慈父 耕雲導師,直截了當地學習禪宗,中間並無任何曲折。雖根器魯鈍,但經吾 師「以心傳心」及長達廿年之提攜與錘鍊,終能契入宗門,發現禪宗之殊勝偉大,並且享用大法益。吾 師之大法恩,令筆者銘感五內,不知如何回報?
 
  吾 師天縱聖明,其「以心傳心」之力量不可思議。一生辛勤傳心,卻因末世眾生障重慧淺,竟不契眾生根機,不得已,乃降低身段,開堂說法。在 耕雲導師講詞中「直指」及「說破」之開示,處處可見,了無避諱,不但說得真切,而且講得很白,露骨露髓,吐盡肝膽。吾 師之膽識和魄力,真是令人崇仰和讚嘆。有志宗門禪的朋友,萬萬不可忽略。只要具足誠敬信,就可領受殊勝的法益。
 
  吾 師曾在多次的場合中強調:《金剛經》、《六祖壇經》及《圜悟禪師心要》係學禪的人不可不讀的禪門典籍。筆者謹遵 師命,遂與《圜悟禪師心要》結下般若因緣。很可惜地,過去多年來因個人智慧有限,悟境也不深,縱使曾經看過幾遍,仍覺得艱深難懂、索然無味,缺少親切感,很難獲得啟發,不易進入。雖然我一直深信這本典籍對學禪的人非常重要,但是多年來這本書的意境,依然離我很遙遠。直到前些日子,當我再重新恭閱,突然產生親切感,愈看愈有味道,欲罷不能,對我的啟發也愈來愈多,愛不釋手,心態當然也隨之提升。
 
  我個人既已領受《圜悟禪師心要》之法恩,理應回饋宏揚。鑒於《圜悟禪師心要》係屬文言文,加之目前坊間應該都是沿用初斷句的版本,不但沒有現代的標點符號,而且還出現些許斷句上的錯誤,導致文意晦澀難懂,令人望而卻步。為了讓學禪的人易讀易懂,所以筆者發心用現代的標點符號重新標點斷句,並將古代和現代的通用字,改成現代的用字,同時針對書名、人名、地名……等,標上書名號及專名號,以利現代人閱讀。至於原文裏面當代特有的辭語(專有名詞),雖然現今的社會都已不採用,但仍保留其原字原辭,以保持原文的完整性。
 
  圜悟禪師係處於禪風較鼎盛的朝,當時悟道者比較多,而這本心要係彙集大師給弟子及禪友的開示而成,因此針對悟道者的開示居多,對初機者的開示比較少。所以禪的初學者剛剛接觸之時,恐怕會覺得艱硬難入,不過只要假以時日,並配合實際的修行,應該也能慢慢地契入。對於學禪已入門者,研讀這本心要則受益更大,尤其文中針對「悟後起修」及「向上一路」多所開示,有志宗門的朋友,不可不注意。另外,曾經得過安祥心態的禪友,如果心態仍不穩定,常常進二步退三步或進三步退二步,徘徊中途者,若能研讀這本典籍,應當有鞏固安祥之作用。若能經常拿 耕雲導師講詞與《圜悟禪師心要》兩相對照去參究,對正見之確立獲益更大。
 
  最稀有珍貴的是,偉大的慈父 耕雲導師在廿幾年前,曾就《圜悟禪師心要》寫過序言,並在文中親筆批註而且劃上重點。如此稀有珍貴的開示,對有心入禪的禪友,更是無價之寶。這次的編修一併把 耕雲導師開示的手稿印到《圜悟禪師心要》上,希望能讓更多的禪友共享安祥禪殊勝的法益。
 
  此次再版編修,承蒙安祥禪吳瑞圖覺心俗子等多位師兄姊鼎力相助,才能順利完成,在此謹致謝忱。
 
公元二00二年二月安祥禪弟子雲開敬序於高雄
本站歡迎無償連結及轉載,共濟有情 。 瀏覽人次:
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2.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