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聯絡我們
 
 
懷念 耕雲恩師   2004年8月30日 李 書 敬書

   在1997年,我通過鍾師姐的介紹了解了安祥禪。在鍾師姐和諸多禪友的大力幫助下,我開始修學安祥正法,和大家一起定期的參加自己組織的小型安祥合唱團。禪友們的音容笑貌,心與心之間的真誠交流,讓我領略到前所未有的覺受。安祥給我的感受是那麼直接、深刻、祥和而且美好,通過逐漸研習至尊 耕雲恩師的講詞,我才真真正正的肯定了今生今世我想追求的都在安祥禪裡,只有安祥禪才最適合自己。啊!感謝佛天的呵護,感謝至尊 恩師的慈悲,我終於找到了人生真實的皈依處。我無比的慶幸自己,也告訴自己一定要倍加珍惜這個千載難逢的殊勝法緣。

   不知自己往昔種下了何種善根?累世結下了何等勝緣?在九八年三月,我跟隨鍾師姐及另外三個禪友,一行五人去了雲南昆明,為蔡理事長在昆明成立的體育用品公司幫忙;然而讓我此生難忘,生生世世忘不了的是在三月三十日至四月三日﹝五天﹞能夠拜見到無比崇敬的至尊 耕雲恩師。

   三月三十日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我終於拜見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大慈父 耕雲恩師以及其他多位師兄姐。恩師的到來,宛若三月昆明孕育著無限的春意,週遭的環境無比的祥和、安靜,又充滿著無限的活力。就在當天下午,恩師不辭辛勞和身體的病痛,召見了我們所有人,給大家開示。在充滿無限安祥的居室裡,我們靜靜的聆聽至尊 恩師的教誨,敬視著他老人家的慈容,沉浸在無比美好的安祥覺受裡,彷彿不知時間的流逝。此時此刻,我深深的感受到了 恩師強大的生命力和無比的大慈悲、大智慧。﹝然而看到 恩師為眾生代業受苦,我們弟子又是何等痛心!﹞在內心深處,對至尊 恩師,對安祥禪起了絕對的誠敬信和大肯定。

   以後的幾天裡,恩師仍常常為我們開示,閒時大家也陪著恩師出去走走,每個人都特別珍惜與 恩師共度的日子。四月二日晚,大家一起陪同 恩師度過了在昆明的最後一次晚宴,我們爭相留影作紀念,無比的珍惜與 恩師共聚的最後一晚……

   四月三日早,恩師一行人就要回台了,大家與 恩師拍了最後一張合影,留下了那難以忘懷的一幕,恩師坐上了往機場的車,不時的伸手和大家道別,而我們卻早已淚流滿面了。「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呀!車子緩緩的開動了,我們爭相著與恩師揮手,一直送到了小區門外……望著遠去的車子內恩師的背影,我百感交集。與 恩師共度的幾日猶如夢中一般,如今慈父真的回去了,我呆呆的站了許久,細細的思維 恩師給我們留下的是什麼?而此刻的我也萬萬沒有想到,這難忘的一瞬間竟成了與 恩師的永別!(記得 恩師走後,擺放在 恩師房間內的那盆杜鵑花一直盛開,遲遲沒有凋謝)

   已經過去六年了,這段往事仍歷歷在目,真是不可思議,想像不到自己的人生中會遇如此勝緣,明師難遇今得遇,正法難聞今已聞,自知根性太愚鈍,業障太深重,若非至尊 恩師慈悲救拔,真是不知何時才能出離苦海。如今,自己已經太幸運了,更沒有任何理由不去努力修行了。我願以畢生之精力貫注于安祥的實證,在 恩師慈光的普照下勇往直前,絕不退變,永遠保持對至尊 恩師及安祥禪的誠敬信,以期完成生命的覺醒,邁向生命的大圓滿!

   今生今世我最大的欣慰就是能夠拜見到至尊 恩師,修學安祥正法。恩師示寂之後,自己偶而會感到心無所依,真是像沒有爹娘一樣。有時更會情不自禁的憶念 恩師,深深感戴至尊 恩師的慈悲,並且讚嘆安祥禪的殊勝。然而兩岸相隔,道途萬里,只有遙望東南,祝願安祥禪能早日宏揚,為眾生帶來真正的幸福。
本站歡迎無償連結及轉載,共濟有情 。 瀏覽人次:
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2.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