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聯絡我們
 
 

永恆的慈父           懷 恩

  西元二000年十月十一日,偉大的慈父 耕雲導師圓寂了。隔天我專程北上參加吾 師的入殮儀式。當時吾 師的肉身雖然已經躺在棺材內,但不可思議的是其傳心力量之大更甚於生前,整個式場金光燦爛,充滿寧靜、悠遠、安祥、法喜、溫暖和禪定。我亦因此殊勝因緣領受前所未有的安祥深深,心燈隨之燃起,心靈亦展現出強大的力量。筆者以為這是吾 師離開地球返回淨土之前留給我們最佳的厚賜及永恆的紀念品,甚至可以說是最後的秘密付囑。儘管我們當時領受的安祥心是無形無相的,但筆者以為這顆安祥心才是真正的舍利子,此光明燦爛的神珠才是人間之稀珍和至寶。

  為了珍惜當天我所領受的安祥心,回家以後我盡可能摒除無關緊要的俗務,藉強力的自覺,全心保任此安祥神珠。為了不斷地提醒自己保任,我時時咀嚼吾 師摘錄自《法華經》及《善導經》的二首偈語:「佛子住斯地,即是佛受用,經行及坐臥,常在於其中」;「得住佛正受,天龍常護佑,宜生感恩想,此乃無上道」。這樣用功大約持續了一個多月之久。雖然不能完全保持當時的原味,但大致上還能保持在深度的安祥裏。爾後雖因俗務及業障而淡化,不過也因此殊勝之因緣,讓我的心態又跨進了一大步。

  記得西元一九九八年,偉大的慈父 耕雲導師對我開示:「你將在西元二000年修行成功。」可惜我一再蹉跎,未能如期完成吾 師之心願。雖然現在我覺得安祥的穩定度和深度又向前跨進了一大步,體會到修行「熟處轉生,生處轉熟」、「得力處即是省力處,省力處即是得力處」之妙,光明日盛,心力日強,法喜日濃,安祥間斷的時刻愈來愈少了,但只可惜吾 師業已圓寂,此種心境如今找誰印證求教呢?只怪自己以前不懂得珍惜此稀有之法緣、可貴之緣生。

  我偶爾會提到孩提時代的往事,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裡,曾經展現過安祥的心態,爾後卻在成長的過程中迷失了。在第一次拜謁吾 師的場合中,又喚醒我小時候展現過的心態,並且有過之而無不及,足見我與安祥禪大有因緣。因此自從我認識吾 師以來,生命的直覺裡即百分之百肯定:這人世間唯有偉大的慈父 耕雲導師才能救我脫離生死苦海。爾後更加肯定安祥禪的殊勝:在當今的人世間唯有吾 師的安祥禪才是真正的最上乘法。

  在學法的過程中,雖然經歷了很多挫折和打擊,但我始終不為所動,死心塌地學習安祥禪,從沒有離開過。這其中的關鍵就在於那一段童年往事,令我堅定不移。因為我覺得安祥就是我生命的內涵,誰也不能剝奪我生命原有的東西,擁有安祥就是我的本分。既是我生命中原有的東西,今生若不能回復,簡直是自甘埋沒、自我糟蹋、自甘墮落。因此我在修行的過程中,盡量信守這樣的理念:不貢高我慢,不求名聞利養,不想當個領導者,不誇大,不張揚,不好神奇,不求多知,唯有努力去行,一步一個腳印,修行功夫務求踏實,安祥務求穩定,老老實實做個平凡人。因為安祥既是自己的本分,只求回復它即可。餘生若有因緣配合,也只是想弘法報 師恩而已。

  記得以前吾 師曾多次指示要我以後多稀釋安祥禪,因為吾 師的講詞雖然都是白話文,但都是法的結晶和濃縮,若不經過實際的修行證驗,真正看得懂的人還真是不多。有一次吾 師還對我開示:「弟子中看得懂我的講詞者僅三五人而已。」筆者有幸為其中一人。又有一次對我開示:「以後你要多稀釋不二法門,編輯成書。」可惜我修行的深度不夠,一直未能完成恩師的囑咐。

  其實筆者在稀釋安祥禪的過程中,亦稍有疑慮。講得太白,恐塞人悟門;又恐一般人流於知識的追求和吸收,流於口頭禪、文字禪,而忽略了行,甚而起疑、輕法、賤法;或是法不對機,例如有些人只是啟蒙階段,卻塞給他研究所的課程……,這其間的尺寸實在很難拿捏。

  最近筆者寫了幾篇文章,刊在安祥禪網站,為安祥禪作見證,得到不少的迴響,亦有私下要求影印者。我想,既是如此,不如蒐集往昔寫過的文章,編輯成書,以其中兩篇的題目,取名為「自覺自在」,一來可省事,二來可供有緣人參考。

  筆者在寫這篇序言時,感受到很強的加持力,法喜充滿。雖然以往撰寫安祥禪的心得報告時,亦有相同的感受,但都沒有這次來得強烈。以前我寫過的每一篇心得報告均曾呈吾 師過目,其正確性概屬無疑。可是本書所蒐集的這些文章都未經吾 師過目,原本我還擔心是否會壞人眼目、誤人前程。不過經由這次寫序言的感受看來,這樣的顧慮似屬多餘。

        最後謹以此書及我內心的安祥,恭敬地呈獻給在金剛界的偉大慈父 耕雲導師,感謝 祂昔日的教誨與救拔之恩。當然 恩師慈航普渡的大願和大任,也將順理成章地由弟子們承當,繼續去完成。

本站歡迎無償連結及轉載,共濟有情 。 瀏覽人次:
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7.0或FireFox2.0以上版本